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九百五十六章 贵妃的担忧

第九百五十六章 贵妃的担忧

        贵妃不语,只兀自生着闷气,继而丢下丈夫独自去了寝宫。

        万历一头雾水,等贵妃走后问了宫人,这才知太后训斥事,不由皱眉。

        前些日子叶向高上了密揭,说年后皇帝仍未让福王归藩,京中有流言纷传。

        甚至有危言耸听辈称宫中将有大变,福王将取代太子为帝。他已令锦衣卫严查此流言源头,但终归治标不治本。如不使流言继续,唯有速使福王归藩。

        此事让万历十分不悦,他去年便和叶向高说好,待太后寿辰之后再叫福王就藩,叶向高偏等不及,非要旧事重提。又说什么民间流言,端的就是在借机逼他。

        枉他好心准了增补阁臣事,又叫魏良臣放了东林书院师生,现在看来,这福清相公是得寸进尺,说他这皇帝失信,分明是他这首辅才无信。

        万历大为恼火,单是叶向高倒罢了,现今太后也来催促,还把贵妃给训了,看来太后那里对福王不就藩这事也有成见。

        他素来孝顺,肯定不会让太后不高兴,故而心下暗叹一声,明白自己怕是留不得老三了。

        但如何和贵妃交待呢。

        万历忐忑不安的到了寝殿,就见贵妃斜倚在窗栏前,颇是落寞。走近了看,贵妃眼角分明还有泪水。

        “你受委屈了,莫生气了。”

        万历心疼的坐在贵妃身边,尔后一只手轻轻搭在贵妃的肩上。

        “我哪有委屈,自古没有媳妇生婆婆气的道理。”贵妃侧过身去,不愿理睬丈夫。

        万历不敢多说太后的事,在边上犹豫再三,终是忍不住在贵妃耳畔低语道:“不若让老三出京罢,免得你老受气。”

        闻言,贵妃身子颤了下,转过身来看着丈夫不悦道:“说好冬天的事,怎么又要改…你这做皇帝的能不能有点主见?”

        万历苦笑一声:“多几月,少几月,有什么打紧的。”

        “你是真要让常洵走么?”贵妃凝视着丈夫。

        万历没有说话。

        贵妃眼角一下又红了起来,落泪道:“自常洵出生以来,得了你这父亲什么?只苦了我母子每日叫人指指点点,说我倒罢了,你知道就好,可常洵又做错了什么?都是你的儿子,为何一个是忠,一个就是奸?”

        “皇位不能给他,朕便其它多补些罢了。”万历叹了一声,嫡庶之分,便是他这做皇帝的都动不得。

        贵妃也知太后既发话了,常洵肯定不能再留在京城了,只是心中舍不得。但事已至此,她也无法制止,便悠悠对丈夫道:“你说话几时算数的,先前的皇庄便裁了一半,常洵在京里做些买卖赚些钱财贴补生计,外朝便说他欺行霸市,你这当爹的不为儿子做主反叫给停了…

        你说,你能补他些什么?怕是你真补了,回头还是叫外朝给弄没了,于其每每叫常洵担个恶名,不若你什么都不给他,就叫他在洛阳好生呆着,有甚吃甚,总饿不死就行…”

        说起这些,贵妃真是一肚子怨言。

        万历也是无语,他知贵妃说的是实情,他真的没法补贴常洵,因为外朝那里根本通不过。

        只能道:“内库但是有,朕就给他便是,常洵是朕的骨肉,哪里会如你说的这般。”

        “内库有什么?”贵妃白了丈夫一眼,“你这当皇帝的还欠着人钱呢。”

        万历轻咳一声,贵妃说的肯定是他跟魏良臣借银十万两的事。

        可这钱,哪里用还。

        皇帝借的钱,真的需要还么?

        那魏良臣只要是有良心,就当知道他能有今日,全是皇帝的恩赐。别的不说,就冲他皇帝开了口,他魏良臣也不能要这笔钱啊。

        “那你说怎么办?只要朕能做到,便都允你好了。”

        万历还是想着尽最大努力让常洵在洛阳过好些,也让爱妃心里好过些,同时自个心里也能少些愧疚。

        贵妃似早就考虑此事,她道:“我一直想着这事,也知不能让你为难,所以,不若往后良臣那边的钱你都给了常洵吧。”

        万历听后一怔,旋即摇了摇头:“他哪有什么钱,海事都未启呢。”

        贵妃哼了一声:“南都的事,你当我不知道么?”

        万历讪笑一声:“这事八字也没一撇,朕就是装作看不见,他魏良臣也未必能弄多少钱。爱妃有所不知,南都那帮人可狡猾着,有时候朕也拿他们没办法。”

        “都死了人,这事可不能善了。小魏好心肠,你这做皇爷的不当回事,我可当回事呢。那矿场的事,怎么就成了他徐家的了。这本是陛下你的钱,他替你要回来,你就得撑着他。南都那帮人叫嚷再凶,你也不能把小魏按住了打板子。”

        见贵妃知道的这么多,万历知道肯定是金忠告诉他的,便笑着道:“朕不是给他递了口谕了么。”

        贵妃微微摇头:“我说句难听的,人家小魏做事,比你这当皇爷的要有气魄。”

        万历笑了起来:“朕是皇帝,哪能跟他那般乱来。”继而点了点头,“好了,这次良臣真若能在南都有所收获,朕都给常洵好了。”

        贵妃却追问了一句:“那海事的呢?”

        万历顿时愁眉苦脸:“我的好爱妃,朕和你还过不过日子了?”

        贵妃没好气道:“反正,海事真要赚着大钱了,你不能忘了常洵。”

        万历嘿嘿一笑,自是应了。

        他很清楚,海事一定能赚大钱,因为四明相公沈一贯是最精的人,连他都要插上一脚,可想海事之利了。

        就是不知道浙江那边准备的如何,魏良臣能不能争得过沈一贯,别白忙活了半天,全便宜了四明相公。

        “寿宁那孩子长的如何?”万历问起自己的外孙。

        “这才多少天,能长成什么样。”想到女儿和外孙,贵妃脸上顿时变的慈祥起来,“小家伙挺可爱的。”

        万历问道:“像女儿还是像驸马?”

        “当然是像咱女儿了,若像驸马能有多好看…”贵妃说到这,想到什么,欲言又止,但终是没说。

        “怎么?”万历不解道。

        “没什么。”

        贵妃摇了摇头,这件事她可不敢跟丈夫说。

        因为,她怎么看那孩子都有点面熟,好像那个…魏良臣呢…

        去年魏良臣在京里时常往寿宁那边跑,而那时驸马冉兴让在国子监反省,十月怀胎,这日期倒是对年,更关键的是魏良臣可不是真太监…

        贵妃不敢深想,真闹出丑闻来,皇室的脸面就丢尽了,她的脸面更丢尽,丈夫知道还指不定闹出什么来。

        但愿,是她多想了吧。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68990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