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九百五十五章 当爹的德性

第九百五十五章 当爹的德性

        京师。

        贵妃娘娘早上便出宫了,她是去看自己外孙的。

        寿宁生子已有百天,按习俗须办酒席,驸马冉兴让这两天一直在忙此事。

        贵妃娘娘虽是公主的亲娘,孩子的“外祖母”,但按礼制却是不必往公主府的,可是毕竟骨肉亲情,外孙满月时贵妃没有去,这次却是无论也要去一趟的。

        宫中女官哪个敢劝阻,礼部那边也没觉这事可与不可,至于坤宁宫那边更是不敢过问,所以早早的贵妃娘娘就坐着马车出宫了。

        其实万历这个“外公”也准备去的,可他是皇帝,要是出宫的话肯定阵势很大,公主府那边接待各方面也繁琐,加上腿脚不便,便叫贵妃代自个好生看望寿宁母子。

        这一年来,万历很疼寿宁这个女儿,隔三岔五就要内侍宣寿宁进宫,比之从前不闻不问的态度可是天壤之别。

        这使得公主府上的女官和内侍再也不敢如从前那般欺负公主两口子,连带着宫里也没人敢再在皇爷和贵妃身边说公主的坏话。

        不知道的只以为陛下临老了重起亲情来,知道的却是明白陛下不是重视亲情,而是重视银子。

        据说,寿宁跟派到江南的镇守中官魏公公一起弄了个海事债券,一份就是一千两,在京里卖了好多份。听说连太子和福王都买了,这债券收益很高,才发行一年时间,就已经支息两次,比之放利子都实惠。

        海事债券的背后就是陛下,为了让这海事尽快出成果,赚更多的钱,陛下这才给那魏公公升了江南镇守。这中间完全是因果关系,只是陛下本人不方便出面,才由寿宁殿下代办。

        也因此,陛下才对寿宁这个女儿无比疼爱。若不然,何以解释从前那梁姑婆欺负公主两口子,陛下却不管的事呢。

        贵妃娘娘到公主府的时候,驸马冉兴让就领着人接了,公主因为孩子尚小缘故没来接自己的母亲。

        贵妃对冉兴让这个女婿说不上多顺眼,也说不上有什么嫌弃,因为这个女婿不是她选的。

        但其毕竟是自己女儿的丈夫,外孙的父亲,所以贵妃和蔼的与他说不少话,喜的冉兴让内心激动不矣。

        自娶了寿宁为妻后,他这女婿还是头一次能和“丈母娘”说这么多话呢。从前,他可是连“丈母娘”的面都见不得的。

        要说年纪,冉兴让实际只比贵妃娘娘小十四岁。

        贵妃是十四岁进的宫,十六岁生的寿宁,如今女儿也生了孩子,她已晋为“外祖母”,可即便如此,贵妃今年也不过才三十九岁。

        这个年纪放在民间妇人,就是保养再得体,也是徐娘半老了。可岁月在贵妃身上却是没有什么变化,若说有变化,就是贵妃的身子比从前越发的丰满,这也是为何皇帝为何越发钟爱她的原因。

        有贵妃宫中的宫人私下打笑道:“真大了,皇爷便要搓你了。”

        和冉兴让说了几句后,贵妃娘娘自是去寻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她可不会和冉府的那些亲戚及道贺的官员见面。

        当下自有人领着贵妃娘娘去,见着女儿时,寿宁正在喂孩子奶。

        “母亲!”

        寿宁欢喜的叫了一声。

        贵妃笑了起来,走上前去仔细看女儿怀中的外孙,发现小家伙个头满大的,长的很是俊俏。正吃奶的小家伙见到自己的“外婆”却没多少兴趣,只顾吮吸。

        “小家伙长的像你,可不像冉家的人,不过不像才好,像了他冉家的人,长大了可不好看。”贵妃笑着说道。

        “呀…”

        寿宁闻言,脸突然红了下,继而却颦眉。

        “这习惯可不好,不能惯着。”

        贵妃注意到女儿的胸部叫外孙咬了下,笑着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引得小家伙十分不满,张嘴就要哭。

        寿宁心道当爹的就这德性,能怪孩子么。

        贵妃被外孙的样子乐的笑了起来,寿宁忙收拾了下衣服,哄起儿子来。贵妃也在边上帮着哄,不一会,小家伙就睡着了。

        寿宁忙将孩子放到摇蓝中,盖好之后便与母亲说话。说了没几句,衣服却湿了。

        贵妃问了句:“可是奶多胀的?”娘儿俩在屋内,自是没有什么说不得的话。

        寿宁脸红了下,微微点头:“一直都胀,有点多,宝宝喝不了。”

        贵妃是过来人,自是知道怎么回事,便让女儿多挤挤,平日内衣里多塞一些。嘱咐几句后,贵妃随口说了句:“也别浪费了,多出来的让驸马喝。”

        “母亲…”

        寿宁叫贵妃这句话弄的脸一下都红了。

        “有什么害臊的,都当娘了。”

        贵妃笑着摇了摇头,与女儿又说了一些如何带孩子的事后,她起身将一件赤金镶玉递在女儿手中,道:“你父皇特意让银作局打的。”

        寿宁忙接了请母亲代她谢过父皇。

        “他是你爹,有什么好谢的。行了,我也回去了,你过几日带孩子进宫让你父皇瞧瞧,也叫他高兴高兴。”

        一听母亲现在就要走,寿宁自是不愿意,让母亲无论如何吃完饭才走。

        贵妃却是执意回去,寿宁只得送母亲出府。

        回到宫中后,贵妃还没来的及去见丈夫,慈宁宫那边突然来人说太后有召。

        “太后找我做什么?”

        郑贵妃莫以为别的事,只道太后那边想知道寿宁孩子的事,便忙去了,却没想太后根本不是问孙女和重外孙的事,而是训斥起她来。

        “皇帝去年就与阁臣说福王今年出京就藩,可为何年后至今,并不曾见福王那边有所动静的。肯定是你在这中间又蛊惑了皇帝,使得他改变了主意。”太后先入为主,认定福王还不就藩是郑贵妃从中作梗。

        本就对这个偏心婆婆不满的郑贵妃也懒的辩解,答道:“圣母今年寿诞,应令常洵与祝,是以迟迟不行。”

        太后闻言,面色转怒道:“你这女人也可谓善辩了。我子潞王,就藩卫辉,试问可来祝寿么?”

        郑贵妃滞住,不敢多言,只好唯唯而退。回到宫中,见丈夫正在花园赏花,想着在太后那里受的气,不由上前将那些花都打落。

        “爱妃这是怎么了,谁惹着你了?”

        万历一脸纳闷,不知贵妃怎的生这么大脾气。

        她不是去看寿宁母子的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68782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