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九百四十八章 真是勋贵之耻

第九百四十八章 真是勋贵之耻

        广宁伯其实是大善人,南都城中有家世德堂药铺,以出售妇科玉液金丹闻名南都乃至整个东南。而这家世德堂药铺的主人就是广宁伯刘嗣爵,据说方子是他家祖传的。为此,可是造福了不少妇人。

        因而,有人说广宁伯祖上刘荣在从伍之前,实际就是个妇科郎中。这一点,历任广宁伯既没有反对过,也没有承认过。

        但从随太祖皇帝打天下的那帮功臣的出身来说,一个妇科郎中不给人看病,而拿起刀杀人,倒不是不可能的事。不然,也没法解释世德堂药铺那些妇科方子的来历。

        家中能经营药铺,广宁伯肯定不算坏人,他只是有勤俭持家的传统而矣。

        或者说,抠门。

        所以,他不想给钱赎人,为此极力煽动各家再拼一把,因而,光荣的列名不友好分子。

        只是,刘伯爷做梦也没有想到神机营和巡捕营,还有水陆标兵营那帮丘八,竟然一铳不发就放魏阉进城了。

        他更没有想到那魏阉竟连内守备的面子都不给,也没有想到魏国公敢铤而走险,在南都城中伏杀魏阉。

        可惜,可惜啊…

        魏阉没死的消息让刘伯爷甚是遗憾,本来,他还准备去吊个大唁的。真个要是就剩一口气了,他刘伯爷也不是舍不得把药铺里那些妇科玉液和金丹抓上一些送去的。

        太监嘛,算不得男人,当然算女人了。

        遗憾之余,伯爷剩下的就只有苦恼了。

        平江伯老陈真是一点骨气也没有,魏阉摆明了把他当个屁,他还屁颠屁颠的把银子给人送去了。

        真个是一点血性都没有,活丢祖上的脸!

        还有那丰城侯李承祚,他家可是做过几任外守备、提督操江的,你便是没血性,可骨气总要有吧!

        可你丰城侯现在做的叫个什么事,人都被放回来了,还嚷着要付自己的“赎金”,更不要脸的鼓动各家,背着魏国公向魏阉摇头乞怜,哪还有半点侯爵的样子!

        我呸!

        我刘嗣爵虽只个伯爷,可举头三尺有祖先,叫我向那魏阉谄媚讨好,我宁可一死!

        刘伯爷打定主意闭门不出,他魏阉要有本事尽管冲他来。

        可真等人魏阉冲他来后,刘伯爷却气的大骂:“魏阉瞎了眼么,他不去找徐公爷,不去找柳侯爷,他先找我做什么!”

        委屈。

        刘嗣爵十分的委屈,事情是徐公爷挑起来的,坚持要再干一次的是柳祚昌,冤有头、债有主,魏阉凭什么不先去找正主,反而找他这个摇旗呐喊的。

        伯爷,真是十分的想不通。

        想不通也要去处理啊,府外满是大兵,大门正当口还摆了一具棺材,这算个什么事嘛。

        刘伯爷气势汹汹的去找魏阉理论了。

        本真是气鼓鼓的,可一脚迈出,发现外面站满了系着白布条,看着不伦不类的魏阉爪牙后,他的气一下就消了下去,脸上也瞬间荡起了笑容:“魏公公大驾光临,本伯真是喜出望外啊…”

        一边说着,一边朝那帮系白布条的丘八看去,他听应天知府潘斌隆说了,魏阉军中私藏倭寇,弄不好这些丘八就是倭寇呢。

        要说倭寇么,刘伯爷不陌生。

        因为他祖上刘荣就是抗倭名将,永乐年间望海埚一战保了辽东海疆两百年安靖。可以说,他广宁伯府能有今日荣光,便是从倭人身上得来的。

        可老话怎么说呢,一代不如一代。

        就刘嗣爵这一代,莫说上阵打倭寇了,就是刀都提不动。

        他爹那会,一队人数仅仅72人的倭寇,在浙江杭州湾登陆,一路北上,横扫浙江、南直隶,所到之处如入无人之境,最后竟然胆大包天围攻南都。

        而此时南都城中除了二十八家勋贵外,还有几万驻军。然而面对这72个倭寇,没有一家勋贵敢挺身出来说我带兵去打的,就是魏国公都不敢。

        最后,勋贵们强迫三大营出外和倭寇较量,结果,明军死伤上千,把总朱襄、蒋升被倭寇斩杀。

        倭寇没有死一人,全身而退。

        这一战,堪称大明军队的耻辱。

        时任南京翰林院孔目的何良俊不无狠狠地说:“夫京城守备不可谓不密,平日诸勋贵骑从呵拥交驰于道,军卒月请粮八万,正为今日尔。今以七十二暴客扣门,即张皇如此,宁不大为朝廷之辱耶?”

        大意是说,南都驻军平日飞扬跋扈,每月要吃掉8万人马的军粮,却被72个倭寇攻击,简直就是朝廷的耻辱。

        这一战,真是耻辱到顶了,耻辱到勋贵们都没脸面,最后一发狠心,各地调兵,城中兵马再出,几经合杀,才算把这股倭寇给消灭。

        这一战,也彻底让北京的朝廷认识到东南兵马的不堪,不得已重用戚继光、俞大猷等练新军,这才平定东南海疆。

        当时,刘嗣爵还是个青年,几乎是亲眼目睹倭寇的凶残。

        所以,他对倭人真是怕到骨子里了。

        而这魏太监手下竟然藏了不少倭人,难怪两路大军全军覆没。

        刘伯爷不以为魏太监有多大的本事,只当其是仗了部下倭人的凶狠才得胜。

        知道怕就好。

        刘伯爷的态度很让魏公公满意,他难得的从棺材上挪下来,和刘伯爷亲切的攀谈起来。

        最后,双方愉快的达成一致。

        本定数目是两万七千余两,加上不友好的惩戒,再加公公亲自过来的车马费,辛苦费,刘伯爷一次性拿出六万四千两弥补魏公公。

        本着一视同仁,不分厚薄的原则,魏公公同样给了刘伯爷尊崇会员待遇。

        当然,主要还是公公看在伯爷家主要是开妇科的,这要是开周大福的,怎么也得再来万儿八千才松口。

        人家给了钱,公公就不能再呆在人家这里,于是又爬上棺材,命往下家忻城伯赵世新府上。

        望着那些腿上绑腿,肩上扛铳,腰上佩刀,额头系白布条的魏阉虎狼远去的身影,刘伯爷真是松了一口气,险些瘫倒。

        六万四千两,差不多是他伯府三年的进项了,如何能不心疼呢。

        可又能如何?

        最后,只能自我安慰。

        棺材棺材,升官发财嘛。

        说不定自家经此一出,反能大发一笔呢。

        只是,这个铁牌几个意思…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67544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