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九百四十四章 中立

第九百四十四章 中立

        魏公公感慨之余,对这位敢敲他竹杠的崔老子佩服不矣。

        却不知,他老人家如果好好看看人崔老子的履历,就知道人家为什么有这底气和胆量了。

        崔老子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其是隆庆年间的进士,原在户部任主事、郎中,又出为济南知府,后做过陕西堵粮参政、于万历三十二年任右副都御史,这是都察院的二号人物,仅次于总宪。

        一般人做官做到这种程度,有这么多历练,那么即便不入阁,也当为六部重臣。

        可是,崔老子既没升总宪,也没能入阁,更没调六部任堂官,反而叫发到南京兵部来做冷板凳的侍郎。

        原因便在于,崔老子叫人告了。

        万历三十五年,御史弹劾崔志佳“结交内侍”。

        内侍结交外官,外官结交内侍,都是十分忌讳的事。不被人告发捅到明面上还好,一旦上了台面,那就百口莫辩,当事人除了请辞以洗嫌疑,另无它途。

        崔志佳照例上书请辞,不过皇帝却给留中不发。科道清议哗然,又有御史上书,大有不把崔大人赶回家这事就不罢休的精神。

        崔志佳头疼了,官肯定是没法再做了,可他真不愿意就这么灰溜溜的滚回老家。

        好在,他结交的内侍还是份量十足的,最终一番运作发到南京来。如此,既能堵了北京科道的嘴,又能让崔志佳不致灰头土脸还乡。

        也算是个最好的结局了。

        出力的两位内侍便是提督印绥、尚宝、直殿三监的司礼秉笔太监钱忠,此人是嘉靖年大珰陈洪的干儿。

        另一位则是司礼秉笔,太后身前的红人、宫中人称“行不行先生”的王顺。

        钱忠和王顺都是蓟州人,蓟州和沧州乃是本朝太监的两大“主产地”。

        本朝为官,内外朝都讲究师生(父子)座师、同年同乡关系。钱、王二位秉笔和崔志佳是同乡,内外呼应,相互援助,自是再正常不过。

        而且不为人知的是,崔侍郎和王顺还是换贴的兄弟,其子崔呈秀但见到王顺,便要呼“大爷”的。

        有这么两位秉笔太监做后台,试问,崔侍郎又如何会怕了魏公公。

        儿子有个秉笔大珰做“大爷”,试问,崔侍郎又如何会怕人对他的儿子报复。

        真要说起来,人崔侍郎只要你魏公公一万两,那是手下留情了。当然,这也是侍郎大人的精明之处。

        贪多易出事。

        一万两不上不下,你魏公公能接受,他崔大人也能吃饱。这笔钱他也不是真准备自个用了,而是替儿子崔呈秀准备的。

        明年,崔呈秀就要参加会试,崔侍郎相信自己的儿子才学一定能中进士,但名次是否能靠前,却是未知数。

        因而,须得打点一二,以求个庶吉士出身才稳妥。这事不同于贿考,只是个名次高低,可操作空间太大,且没什么风险。

        为官数十年,崔侍郎攒的银子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但用于打点求个庶吉士,加上为儿子日后的安排,这点钱肯定是不够的。

        南京兵部侍郎又是个冷板凳,没什么油水,眼看着自己年底就要致仕回乡,侍郎大人心里能不急?

        这陡不丁的给撞上个魏太监,侍郎大人自是不能放过机会。

        所谓富贵险中求嘛,

        你魏太监搞这些事情来,不就是为此么。

        我不挡你发财,但从你指缝中掉些出来,不为过吧。

        果不其然,魏太监愿意分润。

        崔侍郎心满意足,这么多年了,他算看透一件事。

        那便是和太监打交道,远比和那些官员打交道要爽快,没那么多弯弯绕绕,没那么多揣摩。

        收钱办事。

        崔志佳回城之后便去找了上官、南京兵部尚书王永光。

        他要促使魏国公他们赶紧付钱,便要设法让魏太监进城才行,而这事就得着落在南京本兵和内守备太监身上。

        ……….

        王永光和内守备刘朝用此刻正焦头烂额着,不知如何应对这棘手事,二人商量了半天也没个结果,因为魏国公那边死不松口。

        这事便就僵着了,当事人不答应,叫两位帮腔劝架的如何办。

        一见到崔志佳,王永光便拉住他道:“平远兄来的正好,我正要叫人寻你呢。”虽是对方上官,但王永光知崔志佳过往,因而从不以上官居之。

        “今日之事,倒似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崔志佳摇了摇头,一脸困惑道:“却不知这事与本兵,与刘公公有何关系,要二位如此愁眉?”

        王永光一怔,细想这事确是和他没有关系,他之所以掺和进来,可不就是魏国公的请托么,要不然和他有屁的关系。

        刘公公那头早先压根就不想插手,甚至连魏国公他们去“讨伐”魏良臣的情报,都是他授意送去的。

        后来之所以干涉,一是魏国公亲自上门拜托,二则是南京乃留都,魏良臣带兵在城外大闹实在是影响不好。

        三则是有些私心,想借此机会突显一下他内守备的重要性,哪知那魏良臣竟半点面子也不给他,枉他刘公公之前对他诸般照顾。

        但现在也不是和魏良臣计较的时候,若不尽早把事情解决,皇爷那边他便是不好解释的。

        江南镇守中官在内守备驻守的神策门遭剌,这事谁敢说和他内守备没关系。

        要知道,听说魏良臣没死,刘公公可是松了好大一口气。但没想到这小子重伤之后还能有精力闹事,还弄了具棺材出来讨什么公道,真是叫人又气又好笑。

        城内一夜之间冒出这么多公揭来,背后不是这小子搞鬼,刘公公就枉活这辈子了。

        可就算知道,刘公公也不能说什么,魏良臣是太监,他老人家难道就不是太监么。

        眼下这局面,刘公公就是不站魏良臣也得站,可是魏国公那边僵着,叫他能做什么,总不能他刘公公自个掏腰包吧。

        要知道魏良臣手下的兵马这么能打,刘公公绝不会通风报信,两家打个两败俱伤,才最合他内守备利益。

        现在一家强,咄咄逼人,连刘公公的面子都不给。

        一家弱,还死犟着,拉着他刘公公一起,这事就真不好弄了,

        崔志佳这人,刘公公也是知道的,知道他和宫中瓜葛不浅,因而也想听听他的意见。

        “这事与我二人是没关系,但眼下却是撇不得干系了。平远兄,依你之见,这事当如何处置?”王永光苦笑一声。

        崔侍郎想了想,道:“依我来看,莫不如让那小魏公公入城好了。”

        “放他入城?”

        王永光和刘朝用都是一怔。

        “我刚才去正阳门看了,小魏公公可是嚷着天诛奸小呢,若不放他入城,岂不说二位也是奸小了么?便说二位不是奸小,这般拒他入城,恐怕也当二位和魏国公是一伙的了……”

        崔侍郎必须要提醒这二位,他们一个是南都内守备,一个是南京兵部尚书,代表的是皇帝和朝廷,可不是代表南都这些勋臣们,因而必须保持“中立”,万不能陷入其中。

        且此时此刻,唯这二位超然事外,才能更好的约束双方。

        两虎相争,旁边拿矛的才是决定力量。

        王尚书有点拿不定主意,他知道崔志佳的意思,但他担心放魏阉入城会闹起大乱来。

        “本兵不必担心,我观察小魏公公多日了,他是个联明人…其以名压人,我亦可以名压他。”崔侍郎轻笑一声,他相信眼前这二位听的懂他的意思。

        “刘公公以为呢?”王永光将皮球踢给刘朝用。

        刘朝用沉吟片刻,微微点头。

        ………

        午时刚过,就有内守备和南京兵部的人来见魏公公了。

        来人分别代表内守备刘公公和兵部王尚书和魏公公约法三章。

        即魏公公可以入城,但一不得侵扰百姓;二不得干涉有司衙门;三不得致伤人命。

        只要魏公公答应这三条,那么他就可以入城,光明正大入城。

        魏公公本就不会在城中胡来,听了这三条自是心下大喜,忙应了下来。

        很快,正阳城门就缓缓打开。

        魏公公按住心头激动,命抬棺入城。

        入城仪式自是十分悲壮,就差打出白幡了。

        消息传到魏国公府,徐公气气的大骂王永光和刘朝用不义。

        就在所有人以为魏公公入城之后便会奔魏国公府算账,不想,魏公公奔的第一家却是丰城侯府。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65880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