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九百二十五章 上坊桥事变(上)

第九百二十五章 上坊桥事变(上)

        感谢QQ阅读的红夜书友一直以来的打赏支持!

        ……..

        公公的思维向来缜密,根据皇爷知道他卖矿这事便能迅速推断出,这二五仔肯定不是宫里派来的那几个。

        那么,就是他身边的了。

        范围锁定的很快,能有渠道和权力向皇帝密奏,除了锦衣卫没有别人。

        其他人想要出卖他魏公公,也没渠道啊。

        公公不怀疑是田刚出卖的他,他认为是田刚从北京带来的那百名锦衣卫当中的一个,或者一部分人。

        但,公公不准备兴师动众“揪奸”。

        因为,这是人家的职责所在。

        厂卫,就是皇帝的耳目,干的就是密探侦缉事。

        要搁他魏公公是皇爷,也会这么干,并且对举报人是要大力褒奖的。

        要不然耳目失了,下场就是崇祯了。

        公公只是感到有点寒心,毕竟他为社团尽心尽力,从来没有私心,皇爷却还是在他身边安插人手,这是信不过他魏太监啊。

        等等…

        公公放在裤裆上正挠痒痒的手停住了,他似乎明白为什么皇爷对他不放心了。

        轻叹一声后,公公细细琢磨起皇爷这密旨加上谕的组合代表的具体意思来。

        怎么看,似乎都是钱的事啊?

        ……

        南京城内外的百姓管上坊桥叫七瓮桥,这桥全长不到四十丈,桥身酷似弯弓,桥瓮上方桥耳两侧还有16只精雕的螭首兽头,据说是当年洪武爷的太子朱标亲自叫匠人雕刻的,但真假谁知呢。

        两百多年下来,桥墩、桥瓮和兽头基本还保持了国初那会的原样,风吹雨打不见丝毫破裂。桥下是秦淮河,不远处是一大片湿地,桥面深觉宽阔,十分壮观。

        六天前,这上坊桥对岸却来了一队兵马,打着“大明皇军”的旗号,说是天子亲军,奉江南镇守中官之命前来驻扎,准备什么金陵特别大演习。

        百姓们懂的什么江南镇守,懂得什么大演习,只知官家的事少问。

        这些皇军倒也军纪严明,在上坊桥对岸两三里处自个搭了帐篷,吃喝都由专人负责,除了买肉菜会和当地百姓接触,其余时间官兵是不出营区的。

        这让当地百姓对这些天子亲军好感大生,有胆大的寻着商机,还挑着各式货物到那皇军营门前兜售。

        别说,真不愧是天子亲军,官兵们俸禄似乎挺高,出手大方,小贩们但要把东西拿来卖,里面的官兵铁定给你买个精光,且是一手交钱一手拿货,绝不欺人。

        只是,这些官兵的口音听着颇怪,汉话说的不是太流利,要不是他们都是穿着官兵的衣服,又有南京城中的官员们来确认过,百姓只道是外藩来的兵呢。

        就在这队官兵在上坊桥对岸驻了三天后,上坊门突然也开出一支官兵来,人数较这支打着天子亲军旗号的官兵人数要多。

        一出城,这支官兵就在上坊桥对岸建了两个营地,和对岸那支官兵隔着上坊桥互相监视,双方的军官虽然有接触,但看上去彼此似乎都在监视对方。

        与此同时,地方上的里正也开始挨家挨户通知,不许百姓们再卖东西给那支皇军。每日里却仍是出现挑着货物贩卖给皇军的小贩,但却是清一色五城兵马司的人装扮,内中还有几家勋臣府上的。

        营中的皇军似乎知道他们被监视了,但上上下下却是没什么变化,依如从有。

        事情,在二十一日凌晨发生了剧变。

        卯时一刻,天还黑乎乎的,上坊桥左岸的神机营和巡捕营官兵还在沉睡时,突然就听外面铳炮齐鸣,跟正旦元宵般,响彻着霹雳叭拉的炸耳声。若从远处上坊门上看过去,那是浓烟弥漫。空气中也瞬间弥漫着呛人的火药味。

        神机营和巡捕营的官兵以为遭到了对面袭击,纷纷惊慌失措从帐中摸出,拿着各式武器准备抵挡时,却发现上坊桥上却是空无一人。

        对面,铳炮齐鸣,可就是没有一个士兵越过上坊桥向对面发起袭击。

        就在神机营和巡捕营官兵一头雾水,莫名其妙时,桥上却走来几个人。

        为首的军官声称他们方才进行大演习时,桥对岸有铳声响起。

        并且演习过程中,皇军有三名官兵失踪,怀疑是被三大营的人掳去了,他们要求进入三大营的营地搜查。

        这个无理的要求肯定遭到了神机营和巡捕营将领的严词拒绝!

        前来交涉的军官并没有放弃,也没有斥言付诸武力,他们仍借口铳声和士兵失踪事和神机、巡捕二营交涉。

        事情很快传回了城中,南京兵部衙门和魏国公府都收到了消息,在部署应变的同时,应天知府潘斌隆受魏国公徐弘基所托,赶来上坊门交涉。

        皇军指挥官小田真次郎参将和应天知府进行了两次交涉,双方态度都很强硬。

        小田参将声称他已进行过点名,发现确实有三名士兵失踪,并且可以肯定他们在演习的时候,遭到了对面三大营官兵的铳击。所以有充足理由相信,三大营官兵对大明皇军抱有敌意,并不排除失踪的三名士兵已经遇害。

        “若要证明你们滴清白,我们滴必须搜查滴!”

        潘知府听对面这参将说话怎么这么别扭,于是忍不住问对方职官何处。

        “我滴,江南镇守中官麾下亲军参将魏大壮!”

        小田对自己的汉名十分的骄傲。

        “魏…魏将军…”

        潘斌隆以没有兵部调文,江南镇守所部擅自搜查神机、巡捕二营驻地恐引起二营官兵不安,易激化矛盾,导致冲突为由,拒绝了小田参将的要求。

        小田参将见状,也不再继续与潘知府交涉,怒气冲冲的带人回去。

        正午时分,上坊门守军突然接到通报,有一支马队和一营步军正在快速往上坊门而来。

        队伍当中似乎有魏阉身影。

        魏阉亲自带兵前来南都的消息迅速传播,为免意外,潘斌隆向魏国公徐弘基和南京兵部尚书王永光力陈,请内守备厅出面协助调此事,并以第三方立场派员前来上坊桥彻查铳射及士兵失踪一事。

        :。: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56864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