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九百一十二章 伟大的胜利

第九百一十二章 伟大的胜利

        胜利,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在英明神武魏公公的亲自指挥下,奋勇的大明皇军将士们终于取得了对南都腐朽勋贵的第一阶段斗争胜利!

        闻着那鸭香味,听那风雨声,想着灿烂的钱…前景,公公诗兴大发,诗云:

        “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前山千丘暗,齐声唤,前头捉住了侯爷汤。

        两千大军近金陵,风烟滚滚来天半。唤起同志千百万,同心干,紫金山上红旗乱。”

        “记下。”

        公公十分重视文学创作,尤其重视原创,前世他最恨那些盗版党了,看书不给钱,跟嫖霸王鸡有什么区别。

        为了庆祝这个伟大的胜利,公公特意拿出了两只肥鸭用以招待前来洽降的灵壁侯一行。

        行军在外,条件简陋,一切权宜,不必讲究。

        魏公公坐在八仙桌上,隔着桌上盆中正冒着热气的红烧肥鸭,亲切的看着挤在长凳上的贵人们。

        左边,是丰城贵人和神机贵人。

        右边,是灵壁贵人和东宁贵人。

        对面,是小贵人们。

        小贵人后面的十来条从邻居家借来的长凳上,端坐着忐忑不安的一干大小家将们。

        这些是小小贵人。

        满屋大小人等,不下五十余,可在公公面前,便是那侯爷、伯爷也是大气不敢出一声。

        只这小小场景,便显公公虎气是如何冲天。

        有诗云:“独坐板凳如虎踞,长梁瓦下养精神。菜来我不先动筷,哪个混蛋敢伸手。

        “诸位,辛苦了!”

        公公举杯致意,大小贵人们于惶恐之中亦赶紧端碗。

        “事情都已过去,诸位不免害怕,咱家这人最好说话,只要大家实事求是,咱家绝不为难你们!”

        公公哈哈一笑,豪气冲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是胜利者应该有的姿态和肚量。

        众贵人们不敢耽搁,忙也端起碗来喝光。

        丰城贵人把酒咽下喉咙时,发现对面的灵壁贵人正盯着自己看,不由脸色一红,拿袖拭嘴故作不知。

        对此小节,公公浑不在意,他放下酒杯,抬手示意桌上坐着的几位大贵人们动筷。

        “公公先请!”

        丰城贵人和灵壁贵人他们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打这魏太监根本不说他们身份,只一口一个“贵人”叫着,便知这阉贼打的什么主意。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说明这阉贼对他们的身份是有顾虑的。如此一来,他们的性命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了。

        接下来,很有可能是双方说和了。

        “好,好。”

        主随客便,魏公公含笑点头,将早就看中的缠在一起的鸭肠夹到了自己碗中。

        众人见状,忙也伸筷夹肉。都是饿的慌了,这两天谁吃过一顿饱饭的。

        不想,就在众人把肉刚刚夹到手,准备放进口时,却见魏公公“叭”的一声就把筷子拍在桌上,然后冷笑一声:“人过要低头,马过要下鞍。怎么,各位就这么安心的吃咱家的鸭子?”

        丰城贵人不防,吓的手一抖,筷子夹的鸭腿掉在了桌上。

        灵壁侯爷则是夹着鸭屁股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那是恨的啊:阉贼莫要太过份!

        东宁伯爷则是默默收回筷子,将夹着的鸭脖子平静的放在碗中: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神机营的李副将和东宁伯爷的两个大侄子则是拿着筷子,尴尬的看着。

        他们后面那帮没资格吃鸭子的大小家将们则集体低下头,以示这事和他们没关系。

        气氛立时变的紧张,就在众人猜测魏太监想干什么时,耳畔却又传来魏太监的笑声。

        “咱家的意思不是不让你们吃,只是这鸭子是咱家花钱买的,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所以几位贵人是不是得有所表示一下?”

        魏公公一边说话,一边嚼着鸭肠,汁水都溅了出来,边上的宋四宝赶紧递上帕子。

        “啊?”

        焦承远有些天真,忙摸出自己的钱袋放在桌上:“魏公公,我这里有些散碎银子,莫说买两只鸭子了,就是买二十只都够了。”

        魏公公擦完嘴,抬头打量了眼不比他大多少的焦二公子,尔后侧脸于宋四宝道:“告诉焦二公子,咱家这鸭子值多少钱。”

        “是,公公。”

        宋四宝将身子半弯,指着焦二公子碗中的鸭掌道:“二公子,你碗中这鸭掌按市价来算的话,至少得五千两一块。”

        焦二公子没什么反应,边上的焦大公子则是“啊”了一声,张大嘴巴望着自己碗中的那块鸭皮。

        二公子不是没反应,而是呆了,半响才回过神来,失声道:“怎么会这么贵,又不是金鸭!就是金的也没这么贵!”

        二公子年轻不懂事,竟是一下就站了起来,看样子倒像和魏太监理论一二。

        “承远,坐下,不得放肆!”

        焦伯爷喝了一声,等侄儿坐下之后,方才转头看向魏公公,沉声道:“魏公公的意思,本伯已然知晓,却不知公公打算要多少?…只要本伯拿的出,便不叫公公看轻了。”

        丰城贵人和边上的神机李贵人看了一眼,皆已明白魏太监这是要他们拿钱赎人了。

        “想来本侯这块鸭屁股也不便宜,不过也好,有个价便行。”灵壁贵人家底颇厚,五千两一块的鸭屁股,他是吃的起的。

        “这个嘛,哈哈…先吃,先吃,吃完咱们再算账。”公公摆了摆手,竟是起来亲自为几位夹肉。

        “来来来,多吃一点,多吃一点…”

        公公的热情使得贵人们有些坐不住,因为他们发现盆中的鸭肉都变的很小,每夹一块,边上还有人替他们报数记账。

        最后,家底颇厚的灵壁侯爷愕然发现,他最少要拿出二十万两银子才能把单给买了。

        丰城贵人本以为自己把老汤他们卖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最后发现自己要出的银子不比老汤少,这让丰城贵人十分愤慨:魏太监太不地道了,哪有过河就拆桥的道理!

        望着贵人们碗中的鸭脖、鸭肋、鸭下水、鸭皮、鸭骨,再看自己碗中的肥鸭实肉和有活肉的鸭翅膀,公公心满意足坐下,顺手拿了根牙签剔了剔牙缝,随手又拔了一根胡须。

        “吃,大家吃啊,趁热吃…”

        焦伯爷最先动筷,这钱反正是要出了,那不把这肉吃下去,岂不亏了。

        见着这帮贵人都吃了,公公心头亦暖和。

        正所谓:

        人民胜利今何在?

        满路新贵满目衰!

        大阉横空从天降,

        摧尽腐朽方释怀。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53690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