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八百八十四章 集体讨阉

第八百八十四章 集体讨阉

        “你老汤胆子大,怎么着,我这三等伯爷就是无胆鼠辈了?”忻城伯赵世新也站了起来,他巴不得众家勋臣联手把那魏阉给剁了呢。

        “你们怎么说?”

        汤国祚盯着丰城侯李承祚、武进伯朱世恩他们。

        “我没什么好说的,听魏国公的就是。”丰城侯李承祚倒也爽快,他这一表态众勋臣便更加有底了。

        因为上任外守备、提督操江的就是前任丰城侯李环,也就是李承祚的父亲。

        李环为南都外守备十四年,在军中经营了不小的势力。三大营中不少军官都是打丰城侯府出来,亦或得了丰城侯提携的。

        这一点,现任外守备、提督操江的魏国公徐弘基最是清楚。可以说,在场勋戚们哪怕全部不同意,但只要丰城侯府愿意跟他魏国公干,出面帮他联络三大营的军官,那调兵这件事就是万无一失的了。

        “国公和侯爷们都干了,我这伯爷没理由不跟上……咱们南都这帮人本就是共进退,没什么说的,此事我参与了。”

        广宁伯刘嗣爵在掂量了此事份量后,决定参加。要不然,他的后梁骨都能叫南都城中的勋戚们戳穿。

        其他在场的勋戚们也纷纷表态,愿意参与讨阉之事。

        正如广宁伯刘嗣爵所说,南都勋臣基本都是开国功臣之后,而京师勋臣大多为靖难功臣之后,二者之间本就没有瓜葛,因而渐渐的就分道扬镳了,甚至老死不相往来。

        这种局面也影响了大明朝的政局,开国功臣的影响力尽在南方,靖难功臣的影响力则在北京。

        而南都集中的开国功臣们对于江南士绅影响极大,这就使得以江南人士为主的东林党人士不得不在北京“奋斗”,对于南都则丝毫影响也没有。

        做为一个传承了两百多年的政治利益集团,南都勋戚可谓是一个鼻孔出气,如果刘嗣爵不参加这次的“一致对外”,则势必会被孤立,这对于他一个三等伯府而言,肯定不是好事。其余各家也是如此。

        一直光听不说的安远侯柳祚昌、成安伯郭祚永、平江伯陈治安、东宁伯焦梦熊等人也坐不住了,纷纷表态,愿共襄讨阉盛举。

        见各家达成一致,隆平侯张国彦笑了起来,道:“我自是没有意见。”

        “事不宜迟,既然大家伙都同意干了,那么就由魏国公给大伙定个章程,这事怎么个弄法吧…要再拖下去,谁知道那个没卵子的鸟货会不会跑了。”刘荩臣一身儒衫,说话却跟市井人般。

        “如果调兵的话,刘朝用那边怕是绕不过去。”说话的是应城伯孙廷勋。

        应城伯祖上孙岩随太祖皇帝渡江,官至燕山中护卫千户。建文年间成祖起兵靖难,请孙岩协守通州,后封应城伯。不过却因私杀人,被成祖夺爵安置交阯。永乐十六年去世,复赠侯爵,到此间降为三等伯。算是南都勋戚的“末流”。

        “刘公公那边我已遣人去见了。”

        魏国公徐弘基示意众人过来听,他意从神机和神武二营各调兵四千,分为两路直扑溧阳,一路由西直攻溧阳铁场,一路则往东堵住魏阉南逃必经之路。如西路拿不下铁场,则东路复来增援。

        “如此一来,魏阉可就插翅难逃了。”刘荩臣抚着胡须,为魏国公此策称赞。双管齐下,看他魏阉有多大本事!

        隆平侯张国彦问了句:“是要擒还是要杀?”

        “当然是要死了。”灵壁侯汤国祚嘿嘿一笑,“兴师动众的把人擒了,难不成还要送到京里去?…魏阉强占矿场,激起民变,叫百姓打死,圣上又能说什么?”

        众人都是点头,于这要死要活却是不再说,大家心中有数就行。

        徐弘基对李承祚道:“神机营老夫可使动些人,神武营那边,怕是就要你丰城侯出面招呼了。”

        “这事交给我好了。”

        李承祚应下此事,复问徐弘基打算何时动手。

        徐弘基正待说时,外面来报说是他府上的家将徐德要见国公。

        “让他过来。”

        徐弘基对众人道徐德是自己派去见内守备刘朝用的,众人不由有些期待那刘朝用是否参与此事。

        若南京镇守太监也愿意讨那“魏阉”,那这事便更好向北京交待了。

        徐德进来后,见着国公和一干侯爷、伯父,忙行了礼,尔后道:“末将去了内守备厅后,里面的人却说刘公公不在,早前两个时辰出城往孝陵去了。”

        “他前天才回来,今天就又去了?”徐弘基脸一下冷了下来,“这是躲着咱们呢,老夫就知道他刘朝用不向着咱们。”

        “太监不帮着太监,才是怪事呢。”灵壁侯汤国祚呸了一声。

        “没有内守备的印,三大营的兵可调不得。”丰城侯李承祚色变。

        刘荩臣皱眉问道:“现在怎么办?”

        徐弘基微哼一声:“没了刘朝用,我们这些人就是摆设么。”

        “神武营中我能抽出些人来,大抵五六百人是有的。”丰城侯李承祚估算了下,在不能公然调兵的情况下,从神武营中以各种名义要出些人却是没有问题的。

        徐弘基是现任外守备勋臣,自也能暗中抽人,再加上其他各家勋臣的关系,最后算下来能抽出三千余人来。

        “这点兵马怕是不够。”

        灵壁侯汤国祚因自家在泰州的外甥之死对那魏阉恨之入骨,因而对其实力也颇是留心,据探来的消息称,魏太监手下有数千兵马,水陆俱全。

        这一点徐弘基也清楚,据逃回来的徐广和徐兴称,魏阉此来可谓倾巢出动,马步数营兵,不下五千众。徐广和徐兴麾下只两百余家兵,自是无法与魏阉兵马交手,不得已方才投降。

        徐弘基倒是不曾责难徐广、徐兴二人,敌众我寡,实力悬殊太大,铁场丢失不能怪他们。

        这也是他的失策,若知魏阉敢公然举兵过来,岂会只派两百余家兵过去。倒是可惜了徐元,遭了那魏阉毒手。

        三千多人听着也是不少,但相较魏阉手下兵马也不多,单一路的话能应付,可要分两路,却肯定是不够的了。

        众家勋臣在那嘀嘀咕咕,大有从长计议的意思。

        他们的担心是有道理,这要能一举诛杀了魏阉,那万事不提。可要是杀不了魏阉,那折损兵马这笔账怎么算?

        “你们怕什么?不就是人么?别的没有,这人咱们还没有吗?…我灵壁侯府愿出两百人!”汤国祚底气十足。

        闻言,众勋臣怔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对啊,他们府上有人啊!

        勋臣府上不但有家兵,更有以各种名义服厮役的官兵。三大营的空额有一多半是他们弄出来的。

        忻城伯赵世新声音洪亮:“我府上出三百!”

        武进伯朱世恩也不甘落后:“我府上也能出二百!”

        “我家凑一凑,一百五十人吧。”

        “……”

        众家勋戚情绪高昂,你出一点,他出一点,最后一统计,竟是能凑出三千多人来,其中以魏国公府最多,能出五百人,其次是丰城侯府,能出四百人。这两家都是做过外守备提督操江的,家兵真是不少。信国公生着病,要是他在的话,恐怕出的还能再多些。

        这些并不在朝廷编制的家兵便是这些勋戚二百余年传承的实力所在,而他们府上那些在朝廷编制的役兵则是他们的特权所在。

        “够了!”

        徐弘基满意的看着一众出人出力的勋戚们,“大家这就回去安排,后日一早,便去诛那魏阉!”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49708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