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八百五十三章 调兵杀魏

第八百五十三章 调兵杀魏

        怎么说呢,跪求订阅吧。

        ……..

        南京驻军自洪武时便有三大营,分为神机、巡捕、神武三营。

        三大营兵力又不尽相等,神机、巡捕二营各有定额兵一万六千人,神武营则五千人。

        此三万七千人便是南京驻军主力,然二百年下来,诸将及勋戚、阉寺、豪强以厮役占冒者居十分之三,老弱病残者居十分之三,所余堪战劲卒选用者只十分之四,不足一万五千人。

        除这三大营兵外,南京城内另有一支堪称精锐的军队,即内守备厅所辖水陆标兵,有兵四千八百余。

        此外,孝陵驻军又有五千余,其中精兵约摸六百,亦属内守备提调。

        除了这些兵马外,就是隶属南都兵部的周边诸省军马,其中又以中都凤阳守军人数最多。

        因而,于南都外守备勋臣而言,所能指挥仅神机、巡捕、神武三营,但却须内守备太监签押,南京兵部尚书副署,否则外守备勋臣是不能单独调兵的。

        若三勋臣一致同意调兵,那么按祖制则不予知会北京,即可“先斩后奏”。

        当年宁王在江西叛乱,便是由南都三巨头发三大营兵,交予巡抚王守仁指挥,这才平定了宁王叛乱。

        只是,因南都调兵事先未向北京通报,给了武宗皇帝借口,闹出了一幕闹剧来。

        陈福受了刘朝用授意后,便往各营前去传话,他先去的是是内守备直辖水陆标兵营,尔后再去巡捕营。

        等从巡捕营出来后,陈福却得到消息,魏国公徐弘基正与丰城侯李承祚、忻城伯赵世新、诚意伯刘荩臣、灵壁侯汤贵等一干勋戚齐聚在隆平侯张国彦府上。

        陈福顿知怎么回事,如那忻城伯赵世新、灵壁侯汤贵等人可都是和魏良臣有过节的,魏国公徐弘基将他们召集在一起,用屁股想也知所为何事了。

        心下冷笑,也不再耽搁,火速赶往神机营。

        ……..

        隆平侯张国彦祖上乃成祖宠臣张信,建文帝时曾命张信往北平攻取成祖,结果张信听了母亲劝说,将此事密告于成祖,使得成祖十分感激于他,遂于靖难之后封张信为隆平侯。

        张信乃于正统年间去世,死后追封勋国公,传至张国彦这一代,仍为世袭隆平侯爵。

        张国彦膝下只一子,名张拱日,今年方十八岁,这会正侍立于父亲身后,听各家勋臣伯伯们说话。

        “你是国公,我等要么是侯,要么是伯,按道理是当听你魏国公的,可魏国公早前可是不理会我等的……怎么,如今自家房子着了火,便要我们出来帮着灭火了不成?”说话的是灵壁侯汤贵,话语之中满是刻薄之意。

        这倒不能怪汤贵对徐弘基不满,早在去年,汤贵和赵世新他们就曾上门请求徐弘基出面,与他们一起上书弹劾魏阉在南直胡作非为,可徐弘基却因不想得罪皇帝,加上自家产业虽受波击但损失较小,因而不想当这“出头鸟”,拒绝了汤贵他们的请求,令得一干勋戚们十分失望。

        这会,徐弘基却跳出来要大家伙跟他一起对付那魏太监,汤贵他们肯定要说怪话。好在汤贵没把话说绝,他要说魏国公府的兵将没用,武器叫人夺了不说,衣服都叫扒了,魏国公实在是没能力对付魏阉,这才请他们帮忙,只怕徐弘基能当场暴走。

        “灵壁侯少说两句吧,魏国公既然把我等叫到这来,那我们便拿个章程,是上书还是如何,听魏国公的就是。”

        忻城伯赵世新家中并无产业叫魏阉冲击,也不像汤贵一样有个外甥让魏阉给弄死,但那叫被沉了江的通泰参将曾国华却是他府上出去的。

        打狗还要看主人面,魏阉不将他忻城伯府放在眼中,赵世新可不与他善罢干休。他见汤贵在那说怪话,怕把事给弄崩了,所以出来打个圆场。

        在场这众人都是南京城的勋戚,这会理应一致对外,而不是在这你怪我,我骂你的。

        “老赵说的是,从前的事都不去说了,铁场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那魏阉连魏国公的产业都敢动,那我等产业他更是不放在眼里了。”

        诚意伯刘荩臣祖上可是开国功臣刘基,为人也十分儒雅,但儒雅之下却是一颗睚眦必报之心。

        因为,魏阉在长江搞的封江,受损最大的就是他诚意伯府。

        本就有心报复,却势单力孤,如今有勋臣之臣的魏国公出面,他刘荩臣还有什么好怕的。

        又有两个伯爷出面说圆场话,一个是广宁伯刘嗣爵、一个则是武进伯朱世恩,二人祖上都是靖难的功臣。

        汤贵闷哼一声,不再说话,但神情看着是不平的。

        一直沉默的魏国公徐弘基见状,再是忍受不住,袖子一拂,说了句:“既然灵壁侯府想着各家自扫门前雪,那就当老夫没来过好了……区区一个太监,老夫还不曾怕了他!”说完,怒气冲冲就要走。

        “国公发这么大脾气做什么,稍安勿燥,稍安勿燥…”

        忻城伯赵世新和丰城侯李承祚忙上前将徐弘基拦住,好说歹说给拉了劝下来。

        武进伯朱世恩他们则走到汤贵身边,低声与他说些什么,汤贵这才不摆脸子。

        “魏阉敢与国公府动兵,便留他不得,但不知魏国公打算如何对付这魏阉。”身为主人,又和魏国公府交好,隆平侯张国彦断是不能让这事黄了。

        “他敢做初一,老夫就敢为十五。”

        徐弘基环顾众人,直言他意调兵擒杀魏阉。

        众勋臣听了都是一惊,均没想到魏国公竟然是要调兵诛杀魏阉。

        那汤贵则是眼前一亮,精神为之一振。

        “魏阉虽该死,可毕竟是内臣,是不是…”广宁伯刘嗣爵有些打突,众家勋戚联手诛除皇帝的宠奴,影响可是很大的,万一天子降罪,那这事如何收场。

        “若广宁伯担心有什么后果,老夫不强求,在座有谁不愿意的,现在便可回去。”徐弘基脾气暴躁,说话自也粗声粗气。

        众勋臣你看我,我看你,却是没人动。

        “有什么好怕的!我汤贵愿和魏国公联手诛杀那魏阉!”

        汤贵猛的站起,说话间桌子一拍,于众人道:“国公都不怕天子降罪,你们又有什么好怕的,杀了那魏太监,天子真要降罪,便由我灵壁侯府担着便是!”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49081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