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八百五十二章 老太爷不糊涂

第八百五十二章 老太爷不糊涂

        南都内守备刘朝用这些年,不知为何就是不愿意呆在南都城内。

        这要说夏天倒也罢了,南都城中跟个火炉子似的,刘公公年纪大了受不得热。可这寒冬腊月刘公公也爱住孝陵那边,真是叫人有点搞不懂了。

        不过也没人敢管内守备是住城内还是住城外,甚至,南都城内的勋臣百官们巴不得刘朝用不在城中的好。

        陈福是知道刘公公为何爱住孝陵那边的,据说二十多年前曾有算命的给刘公公批个卦,说是刘公公命中富贵在外,若居内,则一生平淡无奇,甚至会有血光之灾。

        这卦,是应了的。

        当年刘朝用是内书堂的首魁,以第一名的成绩出堂,首任就在司礼监做写字太监,这职事可是成日与宫中诸位大珰打交道的,前途无量的很。

        如果说内书堂是宫中的国子监,那么写字太监则相当于翰林院的学士。故而只要刘朝用好生当差,两三年就能放出任监丞,之后少监、掌印按部就班。

        可谁曾想,刘朝用这写字太监一做就是二十多年,始终没有迁任。

        刘朝用苦闷之余就去找算命的批卦,卦显富贵在外,也不知说那算命的真神仙还是刘朝用时来运转,未过一月,司礼监和御马监斗了起来。

        最后的结果是御马监出身,在南都任守备太监的崔安被罢,而默默无名的刘朝用则被点派南京出镇,从一个八品的写字太监一跃四品红袍。

        此后,这位被南都内守备厅恭称“老太爷”的守备公公就把“富贵在外”四个字看的格外重,甚至演变成如今宁住城外,不住城内的习惯。此事,也就陈福等寥寥数人知晓,这几人都是刘朝用的心腹,自不会对外宣扬。

        刘朝用的值房在内守备厅的东边,离陈福的监丞值房有一段路。陈福到了守备公房外时,就听院子里面有小孩子的嘻闹声和刘公公的笑声。

        他便问值守的两个小太监里面在做什么。

        一个小太监回道:“老太爷在陪小少爷撒跶子呢。”

        刘朝用是太监,自不会有亲孙,里面那位被小太监称为小少爷的乃是刘朝用弟弟的孙子,今年才六岁。

        刘朝用年纪大了,特别喜欢这位侄孙,所以几天前叫人将侄孙从扬州老家接了过来。

        这会祖孙俩正在里面玩一个叫“撒跶子”的游戏,便是用纸叠成正正方方的块子,然后拿着在地上相互砸。谁能把对手的“跶子”砸翻过来,便能赢。

        这游戏可不是一般人家能玩敢玩的,因为纸张十分宝贵,百姓家但有纸的话多是用来记重要事情,可不敢浪费,甚至拿来擦屁股都不愿意的。

        也就是经济条件好的家里才敢让孩子玩这游戏,可也得注意些,万不能让有字的纸张落在孩童手中,不然叫县学的夫子们瞧见了,肯定要说话的。

        刘朝用什么人,莫说弄些纸给侄孙玩,就是拿金子给他玩都不带眨眼的。这世上又有哪个夫子敢指着南都守备公公的鼻子大骂不敬圣贤呢。

        陈福笑咪咪的进去,先没敢上前说话,只在边上静静的呆着。

        刘朝用见着他了,只点了点头,继而和侄孙玩的不亦乐乎。

        约摸半柱香时辰后,刘朝用方拉着侄孙的手到里间,要仆人们伺候好小少爷,才唤来陈福。

        “有事?”刘朝用接过小太监递上来的热毛斤,一边擦脸一边问道。

        陈福忙小步上前,躬身道:“是有件事得老太爷拿个章程。”

        “什么事,说吧。”

        刘朝用将毛斤扔给小太监,转而坐下,小太监自是奉上热茶。

        陈福轻声道:“是那位小家伙又闯祸了。”

        刘朝用“嗯”了一声,道:“他不是任了江南镇守么,这才多大功夫,又闯什么祸了?”

        陈福嘿嘿一声,道:“老太爷,那小家伙这回惹的是魏国公府。”

        “甚尼啊?”

        刘朝用一愣,“他怎么和徐家斗上了?”

        陈福当下将魏良臣占了溧阳铁场的事给说了。

        听完陈福所说,刘朝用瞪了他一眼:“你啊,拿了人嘎多大的好处的?这事你也敢接?”

        陈福忙赔笑道:“老太爷,你这不就是冤枉死我了嘛,魏国公的事我哪敢掺和噢…还不是您老吩咐我盯着那家伙的么。”

        “我说徐弘祖怎么派人请我回来呢,原来是为了这事。”刘朝用放下茶碗,若有所思。

        “这事老太爷的意思是?”陈福轻声询问。

        “江南镇守的事,和咱内守备有关系么?”

        刘朝用摆了摆手,“这事权当咱家不知道,你也莫要掺和,他两家要斗,便斗去好了。”

        一听这话,陈福心下一凉,刘公公这要是不保魏良臣,魏良臣可斗不过魏国公府。要知道,魏国公徐弘基如今可掌着南都兵权呢。这南都附近数万驻军要是动了,魏良臣那点人手哪顶得住。

        不过旋即却听刘公公又道:“对了,你去给咱到军中传个话,就说没咱的手令谁也别带着人乱跑。要出了事,咱家可不饶他们。”

        “是,是,我马上就去说。”

        陈福心下一定,有刘公公这话,魏国公可就调不得兵了。

        本朝制度,南都驻军要想调动,必须内外守备双双同意,少一个都不成,而内守备更在外守备之上。

        刘公公不许下面丘八乱来,这就是断了魏国公动兵的念头,他真要想斗,只能出动他府上的家兵,这样一来,魏良臣未必就顶不住。那小子手上可也是有几千人马的。

        不过心喜之余却也古怪,刘公公不是说不掺和么,为何还要如此安排?

        刘朝用知道陈福在想什么,他笑了笑,摇了摇头道:“杭州那边给咱家来话了,说是今年海路要是能打开,五十万匹丝绸便能卖出去,这事皇爷一直关心着。可海路这块咱家又不管,皇家都派给那小子了,节骨眼上咱可不能让那小子出事,要不然,皇爷肯定埋怨咱呢。”

        言毕,又教诲陈福道:“咱们做太监的,眼里只能有皇爷,皇爷想什么,咱们就要给办什么,万不能轻重不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陈福忙点头道:“老太爷的话,我一辈子都记着呢。”

        “你再给咱带句话给那小家伙,斗归斗,但要斗赢,斗输了,皇爷没脸,咱家这边也没脸,却须要他难看的。”

        刘朝用摆了摆手,示意陈福去办吧。

        端起茶碗又饮了两口,嘴角微微翘起,京里传来消息说那小子能任江南镇守,可是贵妃娘娘鼎力支持。

        他刘朝用可得仔细办事了,年纪是大了,但脑子不糊涂噢。

        :。: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48894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