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八百四十九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第八百四十九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感谢秋叶飘零寂落伤、脸上有微笑、新贵公子三位大佬的百元打赏!

        ……….

        公公等着无事,恰亲卫带那黄尊素过来,于是与之攀谈,所问多是培训胡、沙二人事。

        这事非是小事,事关东亚共荣,皇明一统,公公十分重视。

        黄尊素一一回了,对胡、沙二太监言中也多有肯定之辞。

        “这事干系重大,十分要紧,白安可须用心做。”

        公公听的满意,忽的笑了笑,于那黄尊素道,“对了,白安啊,咱听说你有一儿子,可曾取名了?”

        “回公公话,小儿方三岁,尚未取名…”

        当下规矩,孩童幼时多唤小名,那大名得稍大入学之后请夫子取,家长为此还得备一份礼。公公与他大哥名字便是他爹以二只鸡、一斤半五花肉换来的。

        黄尊素已有举人功名,一只脚踏士大夫之中,于子起名之时自更要慎重。他原是想请党内大僚邹元标先生为其子取名,并收其为门生弟子,如此一来,其子将来于党内必风光无限。

        公公这边却是不待黄尊素说完,就摆了摆手,一脸自来熟的亲切,道:“何必要等到那时,不若咱家给取个名好了。”

        “这…”

        黄尊素一怔,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是应还是不应,就听那魏公公呵呵笑道:“不若就叫宗羲好了。”

        宗羲?

        黄尊素细品这二字,觉是好名字,不过有何深意呢?

        正待询问,耳畔就听有人在大声呼救,说什么冤枉。

        定睛瞧去,先是不认得,再瞧,不是那庐州孙必显么?

        半年时光,使得从前眉清目秀,肤白面嫩的孙秀才变得胡子邋遢,猛一看,倒像是个村夫,也难怪黄尊素有点不识得这同学。

        “救我,救我…我要回家…”

        东厂番子的出现把个孙秀才弄得魔障起来,跌跌撞撞的不顾一切往前跑,一只鞋掉了都浑然不知。

        真是盼星星、盼月亮啊,这半年时光自个是怎么过来的,孙秀才是想都不敢去想。

        他现在只想抱着那帮尖帽番子好生嚎哭一回:苍天可鉴,他半年都没吃过鸡了!

        “必显他…”

        高攀龙老泪纵横,待他脱出囚笼,定要上京告御状,将这魏阉的罪孽公之于众,叫他死不得超生!

        “先生慢些!”

        见景逸先生步伐也快,顾大章生怕先生摔着,忙紧跟上去照应着。

        众人此时众志成城,胸口半年之郁气只恨不得一泄而空,现下更恨不得将那魏阉搜将出来,当着番子面将他群殴而死才好。

        怎料,前方异变陡生。

        但见横空冒出数名东厂圆帽番子将那庐州孙必显拦腰抱住,尔后重摔于地,不待孙秀才喊痛声出,“咣咣”几把腰刀就拔鞘而出,架在了那孙秀才的脖子上。

        “镇守驾前,岂容擅闯!”

        一身飞鱼服的东厂试百户齐祥芳厉声怒喝,把地上的孙秀才吓的懵住:尔等不是来救我的么,缘何还要对我怒目相向。

        正飞奔着的高攀龙等龙也是刹时止住了脚步,若非顾大章和艾允仪及时拉了一把,景逸先生弄不好就要摔个狗朝天。

        怎么回事?!

        众“顽固派”大惊失色,不敢置信的望着那门外一幕。

        镇守?

        顾大章心跳比刚才还快,因为他似乎听到那东厂中人说什么“镇守驾前”,可这江南之地并无镇守中官啊,难道说?……

        不会的,不会的…

        顾大章旋即强迫自己不要乱想,许是南都的内守备来了,那魏阉年纪不大,资历甚浅,皇帝再宠信于他,也不可能升任镇守中官的!

        可若是南都内守备来了,那些东厂番子又为何如此对孙必显呢,这些番子又是为何而来?

        顾大章想不明白,也看不透彻,扶着高攀龙的手心却不由自主的渗了汗水。

        “先生,好像不对?”

        三十八年中进士,任长兴知县不到两年便因母去世回乡守孝,在知东林先生去世之后特意往东林书院吊唁的游士任,从眼前一幕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不由甚是紧张。

        此时高攀龙也品出不对了,但骑虎难下,不管前方是福是祸,他都不可能避往一边,因而微哼一声,不卑不亢的带领众人继续往前走去。

        然而,却是上不得了。

        十数个东厂番子从两侧兜上,将他们拦下,也不言语,但面上神情明白无误的告诉高攀龙一众:就地止步!

        秀才遇上兵,有理讲不清。

        高攀龙强按心头怒火,面色铁青的透过拦在面前的东厂番子看向那正被刀架脖子的孙必显。

        顾大章等人则是不由自主的抬高脖子张望起来,未过多时,几人脖子却悄无声息的矮了下来。

        因为,他们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那个身影,是那么的叫他们憎恶。

        憎恶之余,却有一丝说不出的畏惧。

        ………

        “那是何人?”

        公公抽了抽鼻子,负手缓缓向前,他注意到门后有几个人正在看他,但却不理会,只打量着地上趴着不敢动弹一下的大胡子。

        监班宋四宝一脸紧张的上前恭声道:“回公公话,此是庐州孙必显。”心头则把这六组的家伙骂的狗血淋头,公公难得来一趟,你这不开眼的自己寻倒霉就罢了,平白无故的连累他做什么。

        “噢。”

        公公点了点头,孙必显嘛,一丈青扈三娘的位子不就叫他得了去么。不过按说能得扈三娘位子,怎么也得是俏哥儿一枚吧,怎的却如此模样呢。

        东厂试百户齐祥芳微一躬身,示道:“此人擅闯公公大驾,不知公公如何处置?”

        “年轻人不懂规矩,无有好计较的。”公公挥了挥手,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拖下去,杖十板,吃点教训便是了。”

        齐祥芳无二话,立时命人将孙必显拖到一边,尔后亲自拿来木板,毫不迟疑的就打在了那孙必显的屁股上。

        东厂行刑有专用行刑木,又有“用心打”、“着实打”、“好生打”区别,不过齐祥芳奉命南下供江南镇守调遣,并不曾携带刑具,魏公公又不曾发话怎么打,自是一般用刑,无取人性命之意。

        只那孙必显虽胡子邋遢,可身板仍是个秀才,再一般打,也经受不住啊。

        很快,惨叫声便响起,把门后一众东林师生听的人人脸色发白,高攀龙等人更是面色难看,那顾大章脸颊抽搐的厉害。

        七八个人好像不合群般,就那么呆呆站在人群之外。

        待孙必显受刑完毕,公公方才将视线落在那几个不合群的家伙身上。

        这一瞥,却把最后面一人看的下意识往边上挪了一步,尔后又觉不妥,再挪两步,最后则是一咬牙,直接跑到了一边大队之中。

        “胆小鬼!”

        顾大章叫这同伴举动气的发抖,高攀龙的脸则黑的如炭一般。

        识时务者为俊杰,是个好苗子。

        公公却是欣赏,问监班宋四宝那归队之人是谁,答称山西长治人程正己,万历三十五年进士,初授行人司行人,再授吏部主事,于去年三月南下无锡,之后落网。

        是咧,地正星铁面孔目程正己!

        看来,二叔弄的那点将录还是有问题的,铁面孔目裴宣那人大公无私,无畏强权,视死如归,这识时务的程正己未免和裴孔目有些不符啊。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凡事要实事求是。

        公公暗道将来有机会,这《东林点将录》还得自己操刀过手才行,务必要弄成经典永相传,确保永不翻案才好。

        不过,这程正己身为吏部主事,不在京里当他的差,跑无锡和东林党人厮混,性质可是很严重的。

        至少,吏部的考勤有问题,有大问题啊。

        :。: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38567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