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八百二十九章 拜山头

第八百二十九章 拜山头

        拜山头,是中国官场文化的精髓。

        浙江是四明相公沈一贯的山头,魏公公在人山头搞事,不能不来拜一拜。

        但他在定海卫干的事,是严重侵犯了人沈相国利益的,而他欲图谋的事,更是和沈相国为首的浙党密切相关。

        可以确定的一件事,如果浙党能够和魏公公手拉手,那么,不可能的事情就会有可能。

        所以,与其来说拜山头,莫不如说魏公公这是来献投名状的。

        他想把浙党老大沈一贯拉进他编织的伟大海事大业中。

        献投名状前,必须先拍马屁。

        伸手不打笑脸人,马屁这东西,千拍万拍,哪怕肉麻至极,阿谀至极,都会对当事人起到效果的。

        况,魏公公的马屁,乃千古绝句。

        “木偶兰溪,山阴娄江。福清新建,皆为婴儿。四明不出,谁与争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兰溪、山阴、娄江、新建、福清、四明都是地名,而这六个地方出了六位大学士。

        兰溪指赵志皋、山阴指朱庚、娄江指王锡爵、新建指张位、福清指叶向高,四明则是沈一贯了。

        六人中,除新建张位外,都当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

        组合在一起,便是赵志皋、朱庚、王锡爵这三位,不过是木偶。张位和叶向高则是连孩童都不如。但是如果四明相公不出来的话,世上也没人能和这五位争锋。

        猛的一听,那五位挺牛逼啊,再细一听,牛逼上天也不及四明相公一根毛。

        当然,这话是魏公公加工过的,原话是“木偶兰溪、四明,婴儿山阴、新建而已,乃在遏娄江之出耳。”

        作者是东林太君顾宪成,写下这句话的背景是为了阻止王锡爵复出,从而确保叶向高能够入阁。

        帮助顾太君完成这个伟大事业的就是李三才,而王锡爵是李三才的老师。

        为了东林党的利益,李三才私拆老师王锡爵给皇帝的书信,并涂改信件,出卖老师,终使王锡爵彻底身败名裂,使叶向高如愿以偿入阁,这个学生也是千古第一人了。

        “四明不出,谁与争锋”是半句,取自“宝刀屠龙,莫敢莫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的典故。

        砍掉上半句,自是和“宝刀屠龙”有关,魏公公可不敢犯忌讳。

        试问当今天下,哪个敢持宝刀屠龙。纵是他有胆敢说,怕人四明相公也不敢受。

        魏公公相信自己精心拼凑的绝句,一定能够让沈一贯对自己刮目相看。只要对方受了自家这马屁,后面的事就好办了。

        如若对方不受他马屁,那也无甚可作为的了,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便是。至于浙江的事,便须力取,而不是智取了。大不了耗点时间,麻烦一些而矣。

        沈一贯的反应比较精彩。

        怎么说呢,老相国的脸上先是铁青一片,继而震惊万分,再接着则是面无表情,之后神色有那么片刻舒缓,最后归于一片虚无。

        看着,好像波澜不惊的样子。

        魏公公一脸谦逊的恭立在那,无论言语还是举止,他都充分表达了内心深处对四明相公的无比敬重。

        虽然沈一贯没有说话,但魏公公知道,这是个好的开端。

        因为,沈一贯没有出言斥责他这个闯进来的太监,仅此一点就够了。

        纵横官场数十年的首辅大人,也不可能一点城府没有,听着受用的马屁就兴高采烈。

        若如此,沈一贯就不可能成为首辅了。

        沈一贯的视线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魏良臣的脸,至于对方那些虎背熊腰的护卫们,则直接被他老人家无视。

        魏公公必须承认,沈一贯的气势明显比他强,毕竟,这位是真大佬。

        哪怕已不是首辅,其所表现出来的威压,也非一般人可承受的。

        好在,有万历和贵妃加成,有公主殿下床事加分,有太子嫔妃助阵,有二叔九千岁无尚威仪,魏公公也不会就沈一贯给压的抬不起头,喘不过气。

        他面带笑容,尽管举止谦恭,但目光之中也是不卑不亢。出于礼数,他没有直视沈一贯的目光,但对方能够清楚看清他的眼神。

        刚才的嘈杂声惊动了沈府不少人,赶到的护卫越来越多,将魏良臣一行团团围住。

        沈一贯终是有了动作,抬手示意护卫退下,然后伸手一指亭中凳子,淡淡道:“魏公公乃内臣,陛下既委你提督海事,便是钦差中使。老夫如今乃致仕之人,一介平民而矣,可不敢让魏公公久站,传出去,世人怕说老夫怠慢中使呢。”

        闻言,魏公公纳手再拜,尔后道:“相公面前,无有晚辈的座。”

        这一声“晚辈”让沈一贯有些错愕,旋即笑了一笑,并不言语,只做一“请坐”动作。

        见状,魏公公知不能再推辞,遂上前落座,屁股却只沾了半个凳子,不敢坐实。

        这是有讲究的。

        民间也好,官场也好,若心存敬意,对长辈或上官便是这般坐。

        中国乃礼仪之邦,士大夫尤重礼仪,魏公公有心拜山头,岂能不样样叫四明相公看着满意。

        坐下之后,魏公公心中更定,知道自己的马屁是完全起效了。

        沈一贯也注意到了面前这小太监的坐姿,他略感惊讶,继而微一点头,仍是淡淡道:“魏公公可是内书堂出?”

        “回相公话,晚辈无福入得内书堂,只入宫前读过几年书,蒙上天眷顾,得了个府案首。”魏良臣实话实说。

        一听面前这小太监竟然得过府案首,沈一贯不由再次吃惊,对这小太监好感又生了几分。

        当下询问魏良臣为何弃了科举入宫。

        “……家道贫寒,便学乡人入宫近君养亲了。”魏公公这话说的多了,也是熟练。

        “难得你有这番心思,却是可惜了。不过内臣未必不可发达,亦未必不可扬名,观你如今地位,想来也不后悔。”

        沈一贯挼须道,打量了魏良臣一眼:“却不知魏公公来老夫府上,为的何事?”

        魏良臣听后忙欠身站起,拍了拍手掌,当下小田就将一个礼盒递上。

        “小小心意,还望相国笑纳。”

        魏良臣将礼盒躬身递于沈一贯。

        沈一贯略微疑惑,身边管事轻脚上前打开礼盒,发现里面竟然堆满银票。

        看数量,怕有几万两之巨。

        管事不禁动容。

        沈一贯则双眼微眯,淡淡一笑:“魏公公这是有求于老夫?”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27719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