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八百一十五章 平倭港

第八百一十五章 平倭港

        咸的也好,鲜的也好,只要是肉就成。

        宋三笑哈哈的拿勺子一边搅锅里的肉,一边让手下把柴火烧得更旺些。

        柴火添上后,火势立时旺起来,不一会,锅里就沸腾起来,扑鼻而来的香气让人都忍不住要多吸上几口。

        做为“献肉”的功臣,王大强很是得了宋头夸赞。中左千户所是洪武年间设立的,至今两百多年,除了千户官时有调动外,百户以下人员大多都是世袭的官。而士兵跟内地卫所一样,也都是军户。

        不过和内地卫所军户种田不同,定海卫等沿海卫所的军户实际上是渔民。他们不种地,一辈子就干两件事,一是替军官出海打鱼,一是替上头走私海货。

        有的卫所当官的宽厚些,吃肉同时能让下面人也喝上汤,所以空额和逃缺现象不严重,卫所上下看着还有点模样。

        有的卫所则是烂透了,当官的心太黑,把下面的军户不当人看,闹出“官逼兵反”来,而被逼的没什么活路的官兵大多都是选择出海为寇。

        因而,沿海海盗有很多其实就是原先卫所的兵。随着时日一长,海盗和官兵之间沾亲带故,扯上七弯八绕总能攀上亲,这海盗和卫所也就搭上了各种线,成了兵匪一家。

        从前闹倭乱的时候,就是因为沿海卫所腐烂,或是很多军官直接带人参与了海盗打劫,因而这“倭乱”老是平不定,越演越烈。

        后来朝廷从外地调兵来,又有戚继光、俞大猷等名将,才渐渐把个“倭乱”给平了。就这,都把嘉靖朝折腾的够呛,可谓是倾国之力来平这东南海寇。

        可再打后,戚继光带着戚家军去了北方,浙闽沿海的防卫还得靠原先的卫所。才开始十几年还好,打万历以后,这从前的习性就又回来了。

        归根结底,还是利益驱使。

        海贸利太大,朝廷开海禁,倭乱就消失。朝廷政策有变,这倭乱就又来。闹来闹去,背后总离不开浙闽沿海那些士绅们。

        宋三这帮中左千户所的兵,也不知干过几次换下兵服出海当海盗的勾当了。他们都是军户,上头叫干啥就干啥,只要给口吃的,不是太过份就行。

        要说吃不饱,其实也不对。至少宋三他们是吃的饱的,可是吃来吃去都是海里的玩意,这么多年下来,这帮人能不腻。

        因而能吃到肉,对于这帮士兵而言,不异于开荤过大年了。包括宋三也是如此,小旗不过是卫所的最低级军官,类似工头,管的不过十来个人,上面一层层克扣下来,能有多少油水落他手里。

        一帮人围着铁锅煮肉烤火时,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来人也是小旗,和宋三一样都是小旗,刚从港口那边回来,远远见着宋三这帮人在烤火,他就想过来凑个热闹。但一闻到肉味,立时跟打了鸡血似的冲了过来,一边跑一边笑骂道:“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老张,有肉吃怎么能不叫我呢。”

        宋三也笑骂起来:“就你鼻子长的跟狗似的,贼灵!”

        “让让,让让。”

        张二一边示意宋三的手下让个位置给他,一边就往锅里看去。这一瞅,可是乐坏了,只见锅内水正沸腾着,一块白花花的肉块正在汤水中时起时伏,离的近了,闻的更香,不由是狠狠咽了几口唾沫。

        “老张,快给我来一块!”张二搓着手咧嘴笑,一把抢过身边王大强的筷子就往锅里夹去。

        宋三拿勺子挡了一下,笑骂道:“急什么,没熟呢!”

        一听这话,张二嘿嘿一笑:“有些日子没吃肉了,奶奶的,天天吃咸鱼,嘴里腥的不说,回家搂婆娘都嫌我腥呢。”

        “你那婆娘也腥,下面腥着咧,闻着可不比海鱼好闻,也就你张二受得了,换我,闻都不闻。”宋三一脸坏笑。

        张二哪能宋三逗他,当下还击起来,说上回瞅着宋三婆娘洗澡啥的,反正不给便宜给宋三讨。

        二人逗笑着,王大强用瓢在锅里捞了点汤尝了尝,随即又用筷子在肉上插来插去,想看看里面熟没熟。

        “你小子比我心急啊。”张二笑骂一句。

        宋三拿勺子把肉按在锅边弄下一小块,王大强赶紧夹了放在嘴里,也顾不得烫就嚼了起来。一嚼,那滋味,真是美味的很。

        宋三问他:“熟了,能吃么?”

        “行了!”

        王大强点点头,边上人立刻骚动起来,七手八脚的就想往锅里抢肉。

        “猴急什么!”

        宋三将勺子往锅上一砸,“吭啷”一声吓的士兵们都不敢再抢。

        “瞧把这帮小子给吓的。”

        张二哈哈一笑,示意宋三手下这些兵不要抢,一个个来。说完让宋三赶紧分肉,说是马上李总旗他们就回来了,要叫这帮人瞧见,肯定连锅都给端走了。

        宋三一想也是,赶紧压低声音让手下们一个个的捞肉,免得吃不成。

        第一勺肯定是打给张二的,都是小旗官,宋三不可能不让他先来,之后给自己打了一份,然后才是手下人的。

        吹了吹后,一帮人就团在火堆边啃起肉来。这肉是咸肉,事先没在水里泡,咸的很。但就是那咸味,吃起来才香。

        见大家伙吃的差不多,宋三站起来对手下们说道:“吃完都去上船干活,上面交待过了,今天这批货太阳落山前得搬上船,要不然摸黑也是咱们干。”

        一众手下心里再是不愿,可也不得一个个点头答应。

        张二抹了末嘴边的油,对宋三道:“兄弟我得回去了,我手下那帮人你给看着些,手脚不麻利的,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宋三点了点头,问张二道:“听说这批货是发到倭国的?”

        “货是给倭人的,不过不是发到倭国,是发到东番去的。”张二道。

        “东番那地方鸟不拉屎的,怎么发那去了。”

        张三感到奇怪,据他所知,前年琉球叫倭人占了去,之后这边有什么货都是直接发琉球,那边专门有人收货。就昨天出港的穿山所那批沈将军的货,也是发的琉球。

        “这个我也不清楚,好像李总旗说过,倭人什么将军派了个叫马晴信的官在东番那里设了个寨子,听说倭人是想把东番给占下,这事上面都知道。”

        具体情况张二和宋三只是小旗官,肯定了解的不多。

        张二正准备走的时候,港口那边却突然传来炮声。

        ………….

        魏公公没闲着。

        进军舟山途中,穿山所被俘的那些军官可是竹筒倒豆子,把他们知道的事情都给交待了出来。

        因为沈有容这批走私货是发往琉球的原因,所以魏公公肯定对琉球方面要有所了解。

        据被俘军官交待,当年日本在侵朝失败之后,就转而派船队占领了琉球。大致什么时候日本人占领琉球,他们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至少是三年前。因为这三年,定海卫有不少运货的船都是去的琉球,在那里他们看到了很多倭人。

        “万历二十一年,倭国关白丰臣秀吉遣出使吕宋的使者原田孙七郎,在返回倭国途中路经东番,曾发出招谕书,以威逼利诱东番土著向倭国称臣纳贡,此事被我福建方面得知,立时遣人联系东番土著,使倭人阴谋未能得逞。”

        说话的是阮大铖,他阮家是安庆首富,官府公文和邸报他家可是堆了两库房,最早的甚至有景泰年间的。

        他本不想给魏太监说这段故事,奈何魏太监老是向他询问,态度还放的低低,隐有不耻下问之势,使他也不得不说。

        王大力也想起了从前听过的,当下道:“末将曾听邓总兵提起过,倭人似曾派船攻打过东番,不过因为当时我浙江和福建海域有水师集结,倭人没敢动手撤回去了。”

        魏公公将两事结合来看,时间段大概就是福建巡抚金学曾和沈有容筹备远征军攻日时,那么想来日本方面注意到了明朝集结的大量水师,担心会引来明朝的全力讨伐,因而不敢两线作战吧。之后才趁明朝注意力不在日本时,才出兵占领了琉球。

        这也算是日本的老传统,即“北上不行,就南进”。

        “如此看来,浙江方面和日本是有勾结啊。”

        魏公公负手屹立船头,他有个困惑,沈有容既是力主征日,为何还要和日本方面做生意呢。

        这个困惑,他一时不解,只能期待日后和这位浙江参将见面再讨教了。

        前方快船的旗手打出了旗语,消息很快被传至公公这里。

        平倭港到了。

        公公微一沉吟,颁下提督海事太监令,命皇家海军立即转入战斗状态。

        与此同时,平倭港外游弋的定海卫中左千户所的船只和那些渔船也发现了一支庞大的船队正向他们驶来。

        中左千户所显然没有将船头挂着大明旗号的皇家海军当成敌人,两艘船只迅速靠近,通过打出的旗语询问对方是哪家卫所的。

        回击他们的却是炮声。

        炮声很快从海面传至港内,等闻讯赶到的中左千户所千户蒋国筌带着家丁赶到港口时,港口内已是浓烟四起,到处都是叫火箭和猛火油击中燃烧的船只。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22594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