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七百一十六章 量海外之物力,结皇爷之欢心

第七百一十六章 量海外之物力,结皇爷之欢心

        感谢“回首故人依旧”大佬的百元打赏,如你所愿,富士山上维新志士把歌唱!

        …………

        魏公公所说的东印度公司全称不列颠东印度公司,又称约翰公司,听名字,倒像是公公家开的。

        这家公司成立于万历二十八年,也就是十一年前,由英女皇伊丽莎白一世授予皇家特许状,并给予印度贸易的特权而组建的公司。

        东印度公司在历史上最大的业绩就是建立了英属印度,而最为中国人知道的就是该公司的鸦片业务。

        公司,是近现代化的一个标志。

        已经出现的东印度公司深深剌激到了公公,也使他对组建近现代商业体系越发迫切起来。

        所以,在窗台独坐片刻后,他提笔给皇爷写了封白话题本。

        题本名为《请建皇家海外贸易总公司疏》。

        该本中,魏公公重点向皇帝阐述了西洋诸国的贸易体系,以尽可能通俗易懂的话语告诉大明朝的皇帝陛下——有人在抢你的钱,若咱们再不管的话,这天下的洋财就都不姓朱了。

        所以,为了整合现在混乱的海贸,以及和那些抢钱的西洋人斗争,有必要运作一家海外公司与之竞争和对抗。

        这家海外公司由皇帝陛下特许经营,并授予皇家特许状,给予海外贸易所有特权,直属于内廷。

        公司组建以后,一些大明官方不便出面的事项都可以由该公司代为处理,以避开国内官僚体系不必要的牵制和干扰。

        这个官僚体系,公公说的很明白,就是外朝。

        皇家海外贸易总公司可以先设在海事特区,由特区衙门代管,为了给皇爷打气,公公特意用“量海外之物力,结陛下之欢心”做总结。

        最后,公公又说了些在江南和洋商及西洋教士闲谈得来的逸闻,如日本国有银山,西洋国火炮犀利,又有佛郎机国建一强大舰队,号无敌。还有某国有女人为皇,某国王室私生活混乱,某国人常年不洗澡,某国指使国内囚犯出洋占领蛮荒之地,掘金银香料无数等等。

        这使得题本除了开头几段外,余下的看着更像是个“小报”。

        一桩桩轶事,在公公笔下十分有趣,想来皇爷和贵妃娘娘读来都有意思。

        写完吹干之后,公公放下笔,来到窗前,远看运河,闭目养神。

        他知道,此刻扬州城内有不少双眼睛盯在这醉元楼。

        京里来了中官,还有锦衣缇骑护送,到了扬州便直趋醉元楼魏太监所在,如此大事,扬州城的大小官员不可能不知道。

        魏公公能想象,现在怕是连同知府余正学在内,大小官员们都在打听京里来了什么旨意。

        不过他们猜他们的,公公懒得理会,因为这些官员们会知道的。

        最迟不过下午。

        ………

        扬州富人之多,大概能排在南直前三。

        而其中,最富的肯定是盐商。

        扬州,为两淮盐业重镇。

        在魏公公的情报中,扬州城的盐城现下分为两股势力。

        一支是西商,一支是徽商。

        “商人河下最奢华,窗子都糊细广纱。

        急限饷银三十万,西商犹自少离家。”

        这是流传甚广的《扬州竹枝词》中的一首,可能是嘉靖年间就有的,也可能是近些年才冒出来的。到底什么时候有这词,谁也说不准。词中所说的西商,便是指的来自西北山西和陕西的商人。

        扬州货号大东赵盛杰如今对魏公公很是巴结,没办法,谁让他的后台李三才倒了呢。新任漕运总督王纪可不买他赵东家的账,使得赵家的生意一落千丈。

        这年头,做生意不和当官的勾结,那万万是发不了大财的。

        因而,早叫魏公公调教过的赵东家,自然而然就把热脸贴在了公公的热屁股上。

        他干的是真卖力。

        据他讲,西商大多住在扬州最繁盛的下关一带,因为此处靠近运河及盐运司、钞关(税关)。

        自古以来,能被称为盐商者,大多是雄霸一方的土豪。

        史上也不乏贩盐的贩子起事造反的,如张士诚。

        下关有条东关老街,那里有座山陕会馆,是西商们在扬州城的主要活动地点。放后世讲,就是一处专门会所,非请勿入那种。

        起初,公公听说扬州的盐商大股力量竟然是来自西北的商人,还是颇为诧异的。但听赵盛杰说了几句,就知道为何西北商人能在两淮重镇扬州当起土豪来了。

        原因便是早年间的“开中法”。

        “开中法”说白了就是商人将粮食运到边关,换取盐引,如此政策最为得利的肯定是离边关近的西北商人们。

        而扬州之地,不仅是两淮重镇,南都门户,更是盐业重镇。所以,在“开中法”的影响下,留在西北边塞种粮食已失去经济上的意义,陕西商人和山西商人一起,纷纷来到运河沿岸的两淮食盐转运枢纽扬州,成为专业盐商。

        卖盐者,有巨利。

        时日一久,西商基本垄断了扬州盐业,成为一霸。

        不过,到了弘治年间,输粮换引的“开中法”,被朝廷改成了以银换引的“折色法”。

        主持改法的那位户部尚书是淮安人,离扬州颇近。

        “折色法”的出炉,使得商人不必再千里迢迢送粮食到边关,而是直接拿出白银购买盐引,即能获得贩卖食盐的许可。

        此举,显然打破了陕西及山西等“边商”固有的优势,给了地理上更接近两淮的商人可趁之机。

        于是,扬州城内出现了另一股新兴盐商势力,即以徽商为主的“内商”。但西商毕竟占领扬州日久,势力根基之厚也不是徽商短期内能够取代的。

        西商这边也不是省油的灯,自然不想徽商们瓜分他们的利润。

        但人徽商既占地利、又得人和,且有“左儒右贾”的传统,文化水平普遍较高,动辄喜欢发起诉讼,与山陕商人屡屡发生商业冲突,前者往往能得到官方有利的判决,在争斗中占据上风。

        这就使得西商拿徽商无可奈何,但徽商同时也撵不走西商。

        这个局面一直持续到弘光元年,扬州城破。

        眼下,扬州名声显赫的西商有三原梁氏,泾阳张、郭,西安申家,潼关张氏。

        负责这些向这些西商大富豪借钱的是郑铎。

        负责向徽商大富豪借钱的是曹文耀。

        这是魏公公精心安排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https://www.65ws.com/a/82/82304/35572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