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七百五十五章 曲线救国

第七百五十五章 曲线救国

        直到魏公公咯屁那一天,他都坚定认定醉元楼的那一晚,是他波澜壮阔一生所经历的,最难熬的一次谈判。

        有一段时间,公公朝练金钟罩、夜练铁布衫,却不知和那一晚有没有关系。

        有关那一晚的经历,公公直到死也没跟任何人说。

        后人只是在公公的小本本上曾翻到一个大大的“耻”字。

        耻辱啊!

        阴沟里翻船。

        公公痛不欲生,偏要强颜欢笑。

        “姑奶奶,你说咱有必要骗你吗?这件事,合则两利,斗则两伤。有咱家给你撑腰,你那没用的…咳咳,酒鬼丈夫还敢对你下手吗?”

        此时,窗外的月亮都不足以代表魏公公的心,唯有眼泪,那一滴、两滴想要控制,却始终无法控制的泪水。

        “你不就是想活吗,想活,不一定要你那公公回来,咱家也可以,真的,咱家可以的!…”钻心之疼中挤出的笑容,是人世间最真诚的笑容。

        “你看咱,看咱,有咱,就有未来!”公公哆嗦着拿指头点着自己的鼻子,同时两腿夹得紧紧的。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不是骗我?”王月娥的态度有所松动,但仍是半信半疑。

        魏公公赔笑道:“唉,这话说的,你想啊,如果你不信我,咱俩就这样,得耗到什么时候?……你总不能真捏死咱吧?所以,到了你我二人还是得好商量,把这事咧条条顺顺的办妥了。既然如此,咱为什么要骗你,咱如果想害你,刚才就不会拦着你嘛…好姑奶奶,你说,是不是这理?”

        王月娥颦眉想了想,没吭声。

        魏公公干笑一声,接着道:“姑奶奶,你自个想,以咱家的权势若要保你,你那酒鬼丈夫还敢不敢动你?”

        “这…”

        诚然,对方的话不假,但王月娥显然不会轻易妥协,她一动不动的盯着魏公公,把对方盯的浑身发毛。

        “好姑奶奶,真疼,估摸都肿了,您这再不放手的话,就没用咧。”公公低声下气,倍觉耻辱。

        “没用就没用呗,反正你就不应该有这东西…”王月娥说完,想到什么,逼问道:“你先告诉你,你到底是不是宫里的人。”

        “是,当然是了,要不然,外面那帮人怎么会听咱的?”魏公公实没好气,这种事有什么好问的。

        “既是宫里的人,那你怎么会有……”王月娥顿了下,咬牙道:“那个的?”

        魏公公急的想翻白眼,这位良家,你可知人人都有隐私的哎,岂能随便告诉别人听呢。

        “这是朝廷机密,恕难奉告!”魏公公腰杆一直,身为内臣的他,誓死也要捍卫皇帝脸面。

        王月娥愣了下,旋即嘴角微微一翘,手下稍一用力:“你说不说!”

        魏公公五官顿时再次扭曲,哀求道:“姑奶奶,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你有说不出口的苦衷,咱也有啊。不过这事跟咱能不能帮你没半点关系,你想咱是太监这一点,肯定是没错的,要不然你也不会来找咱。所以,咱们就别说那些没用的,还是商量下怎么合作才是正经。”

        王月娥将信将疑:“你真的能保证我母子平安?”

        魏公公强撑着一拍胸口:“咱家言出必行!”

        “你怎么保证?”王月娥总觉不踏实。

        魏公公轻笑一声:“这个就要姑奶奶和咱合作了。”

        “怎么合作?”王月娥有些好奇。

        魏公公轻咳一声,道:“赵恒友一死,想来赵家如今做主的就是你和你那酒鬼丈夫了吧。”

        王月娥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只要你那酒鬼丈夫没意见,赵家这个主咱想你这个媳妇肯定能做得了,那样的话,你赵家就能和咱的海事特区合作了。”

        魏公公这是真想赵家这个儿媳与自家合作,赵家乃泰州第一大商人,当初他叫人去绑赵恒友,就是想逼迫对方主动合作,从而能够影响动泰州其他的商人。

        哪曾想,那赵恒友却是个硬骨头,仗着自己的舅舅是侯爷,死也不肯和魏公公合作,气的魏公公叫人把他送进海狱。最后,更没想到的是,做儿子的竟然花钱买了当老子的命。此事,纯属意外啊。

        魏公公时间有限,高邮这块,他大动干戈,把个江北商会勉强弄起来。但类似这种事却是不能做太多,物极必反,和人做买卖,且事关海事大计,总得双方自愿的好。要不然,一个硬逼着,一个别别扭扭的,睡在一张床上却分别做着不同的梦,这买卖哪能长久。

        须知道,魏公公对于这海事可不单单是垄断长江,把大江南北的海贸分一块下来就满足了的,而是要进行远洋贸易,甚至远洋殖民的。

        这牵涉到的人力、物力,可谓是天文数字。

        故,必须得到民间的鼎力支持。

        也必须让大明朝的商人们主动加入进来,由官带商,由商带民,通过庞大利益的剌激,将大明朝这艘大船拉向汪洋大海。从而再通过海外的巨利补贴国内,减轻小冰河寒流给大明朝带来的损失。

        只要内部不乱,外事,于明朝而言,真的不是事。

        大明朝,也不是亡于外,而是亡于内。

        如此宏伟的大计,岂能是魏公公一个人就能干成的。

        他需要人,需要数以千万计的人。

        而对于农耕社会为主的明朝而言,只有趋利的商人才能为魏公公所用。

        因此,注定是合作,而不是强迫。

        强迫的合作,还是强迫。

        魏公公对此看的清楚,所以,他真的需要一个马骨。

        自己找上门来的赵家儿媳,给了他这个利用机会。

        不想,赵家儿媳却误会他魏公公是要把他丈夫赵建元也解决掉,并且也默认了。

        这让魏公公心寒啊,这些个女人怎么老想着害老公呢。

        当初,客妈妈也曾有过类似提议啊。

        难道咱家生来长了一付西门庆的腰子?

        转念,也能理解。

        “只要你肯和咱合作,余下的事就不用你操心。”

        对付赵建元那个烂酒鬼,魏公公都不必动刀。子弑父这种事就足以压得这个烂酒鬼继续醉一辈子去了。

        “我…相公不死,我不敢回去。”

        王月娥在说这话的时候,竟是松开了魏公公的要害。

        魏公公浑身一轻,霎那间热泪盈眶。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发作,对赵家儿媳竟然生出了感激之情。

        只是,还是疼啊。

        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顾赵家儿媳在看自己,解开腰带就查看起来,这一看,脸顿时发苦:“姑奶奶,你下手真够狠的,都肿了哎。”

        “哼,要不要我给你吹吹消消肿?”王月娥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魏公公轻咳一声,连连摇头:“不用,不用。”说完,顿了一顿,视线又落在人肚皮上。

        “你不就是想要个保证么,嗯,这样可好,咱收你肚中孩儿做义子如何?”

        这是曲线救国了。

  https://www.65ws.com/a/82/82304/308585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