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七百三十八章 快拿走,咱晕血

第七百三十八章 快拿走,咱晕血

        11月22日,汉服出行日,咱家为那些年轻人喝彩。

        大家若于街上看到他(她)们,请给予鼓励。

        ……

        宝应的致仕官员李克元,魏公公能留他一条命,可高邮的钱文业,魏公公却是下了处决令。

        并且是灭门令!

        这是魏公公两世为人以来,头一回下这等严酷的命令。

        如此无情,皆因那钱文业想要他魏公公的命。

        魏公公不想哪天突然就叫个剌客剌死、割去首级,便只能自己去割首级了。

        世上没有撬不开的嘴,也没有守得住的秘密。

        严刑酷法之下,宝应城中的亡命徒没多少能一直撑到底的。

        钱家虽然没有出过进士,也没有出过举人,但在高邮却几乎家喻户晓。

        民间都说若钱家在家跺跺脚,运河那边就要抖一抖。

        这倒不是说钱家是管运河的官,因为管运河的是漕运总督衙门,地点在淮安。

        钱家能有这等势力和影响,是因为他们是运河上的“漕口”。

        庙堂规则为明,江湖规则为暗。

        本朝依靠运河南粮北调,供应京师和边防,两百年下来,围绕着漕粮的征收和运输,生长出一套盘根错节的潜规则体系,称之为漕规,而决定漕规和执行漕规的则是漕口。

        能为漕口者,一为敢打敢杀的亡命徒,二为地方有权有势的士绅。

        初始,小户认为漕口可以给他们提供保护,于是纷纷投靠,请漕口代交漕粮,以避免官吏的敲诈。漕口自是愿意包揽此事,于是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套独立于律法之外的管治体系。

        两百年下来,这套规则已是根深蒂固,而原先那些替小户打抱不平的漕口们,也一个个都成了高高在上的漕头。

        钱家就是其中一支。

        历史上,漕帮正式建帮是在伪清雍正年间,但眼下实际上已有雏形。

        从事漕运的多是运河沿岸的青壮年船工,还有一部分底层读书人参与其中出谋划策。各漕口也是组织严密,有残酷的漕规、家法维持,并且已经呈现一定的军事化。

        如有些漕口已有旗语、暗语,一旦有事,短期内就能调动千人左右力量。

        这等力量地方府县都做不到,因而便是名满天下,以能臣著称的李三才做漕运总督时,也是不敢对那些漕口强硬,主要以安抚为主,为的就是避免漕口动乱,影响漕运。

        钱文业和董三郎乃八拜之交,二人算是蛇鼠一窝。

        一个早年在太湖干劫票,一个则是在运河抢地盘,都有人命在身,也都纷纷洗白,摇身一变成了高邮的体面人物。

        把兄弟叫个太监打死,钱文业自是不甘心。但他很聪明,知道凭一己之力很难斗得过那魏太监,所以私下鼓动对魏太监暴行不满的士绅,筹资出重金买那魏太监人头。

        人不犯我,我还犯人呢,况人要犯我。

        魏公公可不管钱文业是什么漕头,他只知道此人一定要死,反正漕运也不归他管。

        郑铎亲自率兵执行这道灭门令,一共出动了两百三十人,直扑位于高邮城外十里地的钱家老宅。

        马蹄声响彻在钱家大院外时,自有守院的人喝问来的什么人,结果就是脖子一疼,血涌如柱,身子扑通倒地。

        马队官兵多半是辽东马匪和飞虎军出身,叫他们堂堂正正上阵冲杀,可能勉强,但要他们做这杀人放火的勾当,那却是一个个再顺手不过。

        郑铎看着院中已经惊慌成一团的钱家人,朝部下们挥了挥手。

        大门很快被撞开,官兵们鱼贯而入,手中的火把映红了整个钱家大院。

        睡梦中的钱文业被惊醒后,还算有胆色,带着十多个亲信赶到了前院,看到眼前一幕顿时怒不可遏:“我是营字漕口钱文业,什么人敢闯我钱家!”

        对面走出一人,打量了他一眼,说了句:“我家公公说了,让我带你人头回去。”

        什么?!

        钱文业心中一凛,旋即就见对面突然扔过来几枚黑色物件。那黑色物件还滋滋的冒着烟,他知不好,可未等他和手下躲避,就听轰隆数声,之后似有什么东西打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郑铎持刀上前,朝半跪着、太阳穴叫铁片打出一个窟窿的钱文业脖子挥去。

        钱文业的脑袋飞离脖子,钱家人发出惊叫声。

        脑袋滚落在地上后,钱文业的眼睛还睁着,嘴亦张着。

        他似乎看到了自己那具正在朝天空喷涌鲜血的身体。

        “魏公公有令,除了女人,都杀了!”

        郑铎将长刀在钱文业的尸体上擦拭着,扫了眼对方的脑袋,脸上毫无表情。似乎杀的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头牛、一只羊,甚至都不是一头猪,而是一个可怜的蝼蚁。

        钱家老宅瞬间就成了人间地狱。

        马队从前院砍到后院,见到男人就杀,吓得那些钱家女眷、丫鬟们尖叫连连。她们东跑西窜,有吓呆的瘫坐在地上,好像全身的骨头都被拆了般,连手指都动不得了。

        钱文业身为运河漕头,自有仇家,因而老宅中养着几十个漕丁,以备不时之需。

        然而这些漕丁打打群架,埋伏杀人个个都是好手,但又如何是一帮背负无数人命,在辽东死人堆里滚了又滚的虎狼对手。

        几乎未费什么功夫,半数漕丁就被格杀。余者四散而逃,等发现逃都逃不掉又想乞饶,待发现对方根本不留活口,只有奋起拼搏。

        最终,连同那些钱家的男丁,一个接一个的倒在血泊之中。

        钱文业有三个儿子,长子和次子被杀之后,小儿子钱永强仍在负死顽抗。他平日就喜耍枪弄棒,甚得父亲喜欢。也是因了这份本事,他活到了现在。

        可惜,棍棒拳脚再好,也是孤木难支。

        钱永强一条胳膊被对面两个官兵砍断时,那刻,他想起数月前,为了弹压漕口下那帮闹事的小户,他在他爹授意下用铡刀切断了一个二十岁的年轻后生的胳膊,然后将那年轻人踹进了运河。

        这是报应么?

        不知道,他等不到答案。

        半个时辰后,钱家大院的喊杀声停止了。

        附近的村民惊恐的看着钱家大院,没有人敢去瞧瞧发生什么事,也没人敢去官府报案。外面乌漆抹黑的,谁知道路上是不是伏着凶人。

        整个钱家大院如今就剩三十多妇人,她们被驱进两间屋中,耳畔就听翻箱倒柜的声音。

        “搜,一间间的搜!”

        郑铎可是谨记魏公公的吩咐——我们所付出的每一分力气,都要得到十倍的回报。

        一箱箱的银子从地窖中被抬出,一盒盒的金银首饰、珠宝玉石被倒在青石铺就、已经染满鲜血的地上……

        …………

        高邮卫左千户所外。

        魏公公示意小田打开盒子,他老人家朝里瞄了一眼,直摆手:“拿走拿走,咱晕血。”

        “公公,这是账册。”郑铎将记有从钱家搜出物品的册子递上。

        魏公公精神一振,接过细看,之后很是满意的合上。

        到底是高邮数得上号的人物,钱文业的家当不小,光从他老宅搜出的值钱物件连同金银就有小三万两了。另外还有扬州、泰州、高邮、淮安等地的十三间铺子和几处房产,不过处置这些却是要棘手些。

        “办的不错,弟兄们也都辛苦了,赏!”

        魏公公哈哈一笑,那边曹文耀也是一脸兴奋的过来禀报:“公公,左千户所派人来说愿意投降。”

        “什么投降?”

        魏公公一脸惊讶,“咱家乃钦命提督海事内臣,他左千户所是朝廷正经官军,如何要向咱家投降!”

        言毕,挥了挥手:“不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https://www.65ws.com/a/82/82304/307211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