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七百三十六章 不怕掉脑袋么?

第七百三十六章 不怕掉脑袋么?

        不明觉厉的魏公公决定亲自上门服务,给老头送温暖,让他感受下内廷新晋权阉的和睦春风。

        当下就是甲士开道,长幡林立,旌旗执仗。

        沿途百姓见了,人人寒噤。

        到了地方,见府上匾额题着“进士高中”四字,这就彰显主家身份了。

        要么是家主高中进士,在朝为官,要么就是家中有子弟如此。

        这,便是正儿八经的官宦之家了,难怪敢不把他魏公公放在眼里。

        不过,进士这种东西,旁人尊得敬得,独魏公公不放在眼中。

        他老人家在特区办的学习班中可是网罗了不少进士呢,甚至现任官都有。

        那个地魁星神机军师顾大章可不就是在任的常州教谕么。

        魏公公把这位常州教谕“雇佣”了,也没见常州府哪个跳出来和他魏公公讨论下人事编制的问题。

        小角色,小角色而矣!

        魏公公微哼一声,不过也是有些羡慕啊。

        暗道:区区“进士高中”有什么威风的,改日咱家在梨树村弄个“天赐大珰”可比你这“进士高中”要拉风的多。

        说那日,肃宁梨树村上空突有红光万丈闪耀,尔后飞来百朵五彩祥云,云端有神衣绯玉,云中萧乐。约半柱香后,四里八乡只见云上突有一光身小童子从云端降下来,径直落在村东魏家屋顶,之后便听婴儿一声长啼,紧接着就是百鸟来朝,最后还隐约能听狐狸叫什么八千女鬼兴大明什么的……

        天赐大珰,光宗耀祖,永载史册!

        魏公公遐想联篇,是时候为老魏家编纂叔侄出世的天象吉兆了。

        得不重样,自家是光身小童子降世,二叔那就得是天星元灵入世了。

        ………

        “进士高中”魏公公瞧不上,不过这家倒真是宝应的大户。门第修得十分气派,占地也大,一看就是那种在地方排得上号的的土豪。说不定那个宝应县没事的时候还常到这家来喝个茶,聊个天什么的。

        这年头,家有举人都是乡贤了,一个进士换个土豪,也不奇怪。却不知这家的进士是做的什么官,自家又认不认得。

        要是有“阉党”的香火情份,魏公公也能高抬贵手放他一马。但若是东林那边的,那就顺手敲打了。

        在一众甲士的簇拥下,魏公公迈上台阶,步入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几十个拿着刀剑的壮汉在和自己的部下官兵对峙。

        那群壮汉后面则是站着几个穿着颇是富贵之人,当先乃一白发老者,远远瞧着便是一身正气,且无形之中有威压散出。

        这是筑过基的。

        魏公公停下脚步,往戴着玉扳指的中指上吹了口气,漫不经心的问大岛:“这些是什么人?”

        “主公,应该是这府上的护卫。”大岛毕竟是倭人,于家丁这个概念不是太明切,因而将眼前这些人当成护卫。

        “护卫?”

        魏公公摆了摆手,“明明是帮匪人,哪是什么护卫?”

        大岛闻言,顿知公公意思,立时挥手,一队手持火铳的倭兵涌了进来。

        见着官兵手中有火铳,那数十壮汉不由都是一惊,纷纷看向身后的家主。

        家主自是那筑过基的白发老头了,他微一沉吟,迈出人群,扬声道:“来的可是提督海事魏公公?”

        魏公公没答他,左右看了眼,小田立时去搬了只凳子过来。

        这凳子是院中仆人打扫用的,小田粗粗抹了下,一点也不配魏公公的身份。可出门在外,魏公公也不能老叫人把他那张虎皮椅子抬着吧,所以也就将就凑和,一屁股坐了下去,这才看了那老头一眼,淡淡道:“你是什么人?”

        “老夫太仆寺少卿李克元!”老头见面前这小太监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虽听说这小太监跋扈异常,但心头还是万分恼火。

        太仆寺少卿,这算是副部官员了,也是京官。

        宝应城中突然冒出个副部官员来,无论如何也是很吓人的了。

        魏公公也是诧异,看不出啊,难怪把个“进士高中”高挂,原来还真是位大官。

        不过,也仅是诧异了下,之后便是随口问了声:“可在任?”问话的时候,心不在焉的把玩着玉扳指。

        “老夫已致仕。”

        李克元的脸色很僵硬,他没想到自己报出名号,这小太监还敢这么轻慢他。

        “既是致仕,就不能再称官身,若不然,咱大明朝得有多少官啊。”魏公公正了正脸色,一道锐利的目光落在李克元脸上,“说说吧,你为何拦阻咱家的人查案?”

        “敢问这位公公,我李家犯了什么事?”

        李克元脸色难看,愤愤不平。

        魏公公摇了摇头,道:“你家没有犯事。”

        听了这话,李克元自是气不打一处来:“既未犯事,为何派兵入我府上!”

        “梅知县,你说于他听。”

        魏公公突然指向带着几个随员刚刚赶到的宝应梅知县。

        梅知县咽了咽喉咙,硬着头皮上前道:“李大人,县内有盗匪出没,险些劫了魏公公卤薄,公公这才差人搜捕盗匪……”这是把魏太监的理由重复了一遍,不带半点私人感情,也容不得他有什么怪话。

        待梅知县说完,魏公公这才眼皮一抬,微笑道:“听到没,咱家只是叫人例行搜查。”

        “那为何搜到我府上!难道魏公公以为我李家是那种包藏祸小之辈吗!”李克元脸色铁青。

        “咱家说了,例行搜查,无论何人休家,都要查。”魏公公语气平静,律法面前,官民平等。

        “魏公公莫非没瞧着我府上那进士高中的匾额。”李克元微哼一声。

        “见着了。”

        “既见着,为何还要搜我府上?”

        “咱说了,无论何人何家,都要查。”

        李克元再是忍不住,喝了一声:“你查得别人,偏是查不得老夫府上。”

        魏公公大奇:“为何查不得?莫非这中过进士,做过官的就可以凌架于律法之上了吗!哼,真是无法无天了。”

        “老夫虽致仕,但仍是在籍官员,府县都得礼遇老夫,便是老夫真的犯事,也须天子圣旨来拿老夫,你区区一太监,如何就敢擅自派兵入我府上!要照老夫说,你这太监才是目无法纪,无法无天!”李克元掷地有声,吓的梅知县脸都白了。

        魏公公不怒反笑,“咯咯”笑了起来:“啧啧,你这致了仕的太仆寺少卿是来找咱的麻烦吗?”言毕,修旨轻弹,皮笑肉不笑,“咱们太监一向对皇上忠心耿耿,你这样骂咱家,不怕掉脑袋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https://www.65ws.com/a/82/82304/307211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