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七百三十章 圣旨密封

第七百三十章 圣旨密封

        “济宁太白楼名闻天下,咱早年间就知此楼,听说原是唐代贺兰氏经营,后传诗仙李白于开元年间曾携夫人许氏及女儿平阳迁至济宁,就住在这太白楼前,每日与志同道合之辈荒饮,真是快活哉…”

        王体乾看着眼前这座太白楼,想着当年诗仙的豪迈,不胜感慨。今日他本是不想上岸的,可既来了济宁,错过这运河北岸的太白楼就未免太可惜了。

        “王公公,这么说来,这酒楼有上千年了?”

        李维很是吃惊,这太白楼坐北朝南,十间两层,斗拱飞檐,修的颇是雄伟壮观,但实是看不出有千年历史了。

        王体乾摇了摇头:“不然,原先那太白楼早是毁了,尔今这座乃洪武爷时济宁卫指挥狄崇使人重建的。”

        说完,一摆手,乐呵呵的走在前头,“走,进去吃上一顿,饮上两壶,沾一沾李太白的仙气。”

        “嘿,要得要得,沾了诗仙的仙气,弄不好咱兄弟二人也能七步成诗呢。”

        李维咧嘴直笑,拉着田刚兴冲冲的跟在王体乾后面。

        这一路,他二人跟着王公公真是海吃胡塞了,兄弟两个出了那么多公差,就属这一回最是快活。

        “咱们可不沾李太白的仙气,沾的是王公公的福气才是。”

        李维这人最会说话,知道这位王公公如今是尚膳监有职事的,听说贵妃娘娘都知道有这人,所以巴结一二只有好处没坏处。

        王体乾听了这话,嘿嘿一声:“咱家哪有那多福气给你们沾,你们啊是沾的那小案首的福气啊。”

        这话半点不假,出京时司礼监文书房的写字太监李永贞,带着一个叫陈默的人找过王体乾,送了对方五百两程仪。

        王体乾自是知道无功不受禄,也知此事定和圣旨所牵涉到的魏良臣有关,因而直接问对方的要求。

        如果是小节,能办到的,他王体乾一定给面子,毕竟,这魏良臣可是当初他从肃宁带进京的,二人之间有香火情份。

        再者,那魏案首也真是他王体乾的福星,自打那次之后,他便走了好运,现在终是升了尚膳监监丞,不枉这些年苦熬了。

        所以,能方便的,王体乾自会方便。

        结果,对方并无任何让王体乾感到为难的要求,只是请王公公路上走慢些。

        这个要求对王体乾来说再是容易不过,皇爷只是叫他去宣旨,可没说几时到。

        于是,就顺水人情,走慢些权当游山玩水了。

        有五百两银子带着,路上又有什么吃不起的呢。

        “卑职晓得魏公公对咱们好,可魏公公人在江南,王公公却在眼前啊。县官不如现管嘛…”李维一脸谄笑。

        王体乾知这锦衣总旗素来油嘴滑舌,人却不坏,因而也笑道:“你小子倒是会说话,有前途。”

        “客官,里面请!”

        说话间王体乾当先进了酒楼,有伙计见来客赶紧过来招待。

        王体乾也不看菜,叫伙计捡招牌菜上来几道,又要来两壶酒,坐在靠窗位置便吃了起来。

        李维吃了几口很是不错,随口问道:“王公公可是御膳房的行家,这太白酒楼的菜可入得了您老法眼?”

        “尚可。”

        王体乾放下筷子,李维忙替他把酒斟满,坐下时故作不经心的问了句:“王公公,陛下对江南的事到底怎么说法?”

        王体乾端起酒杯浅尝一口,然后瞥了眼李维,微哼一声:“这么多天了,你小子是不是憋的很难受?”

        李维讪笑几声。

        田刚也放下筷子,有些期盼的看着王体乾。

        “莫打听,到了地头宣了旨,不就知道了么。”王体乾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两位锦衣卫总旗。

        李维正想着如何才能从王公公口中套出点东西来,田刚犹豫了下,却坦言道:“不瞒王公公,我和李维都受过魏舍人的好,他现在惹了大麻烦,我兄弟二人实是担心他。”

        此话是真心。

        听说有圣旨发往江南,是和案首舍人有关的,李维可是特意让田刚去找了他那位族兄田尔耕,这才把护送宣旨的公差抢到手。要不然,他们二人已经升为总旗,这种跑腿的差事根本用不着他们。

        王体乾在关外时就知这二人和魏案首关系很好,因而微一点头,琢磨了下,说道:“咱家知道你二人跟着小案首出过关,不过这旨意内容是什么,咱家也不知。”

        王体乾没有说谎。

        他怀中的圣旨可没有经内阁票拟,也未经司礼监批红,乃是中旨直出,故而是密封的。

        除拟旨人及皇帝本人外,知道这道旨意的人绝计不会超过五人。而作为宣旨的太监,王体乾也只能到地头才能解封宣旨,那时方知旨意内容。若之前就敢私拆,那是要杀头的。

        李维和田刚其实也知道这位王公公不定知道圣旨内容,但总抱有幻想,毕竟旨意是对方从宫中领出来的,总能知道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

        现在看来,这位王公公怕真和他们一样不知情。

        田刚叹了一声:“是福跑不掉,是祸躲不过,魏舍人能不能过这关,看天意了。”

        李维不知说什么。

        “是么?”王体乾将杯中余酒一饮而尽,爽朗一笑,“若是祸事,咱家还能请你二人在这吃酒?”

        “啊?这么说来舍人他无事了!”田刚和李维都是一振。

        王体乾笑而不语,虽然圣旨内容他没有看过,但从金公公的脸色和语气判断,皇爷这回怕是要保人,就是不知具体怎么个保法。

        李维和田刚对眼一眼,均可见对方眼神中的轻松之意。

        王体乾没再猜测旨意内容,拿筷子指了指桌上菜:“快吃吧,吃完上船继续赶路。”

        接下去可得适当加快一些了,要不然再这样慢下去,就会适得其反了。却不知那位小案首叫他王公公走慢些,又为的是什么?

        引蛇出洞?

        李永贞走前说的这成语是何意思。

        ………

        感谢下以下两位读者一直以来对骨头的打赏,虽然二位不是大额打赏,但却始终持之以恒,日复一日,实令骨头感激与感动。

        二位兄台便是“汉族网麦冬”和“吃清屎的叫兽延虫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https://www.65ws.com/a/82/82304/306970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