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七百一十二章 封江禁海

第七百一十二章 封江禁海

        都说了有信仰可不死,怎的这翻脸就要砍人呢!

        阴阳人,死太监,说话不算数啊!

        胖子瘫软在地,一脸恐惧外加不明白。

        其余几青皮也糊涂着,你这死太监倒底是要咱们有信仰的好,还是没信仰的好呢。

        不说他们,就是真田他们也是听的困惑,发现自己实在是跟不上天朝公公的思路。

        魏公公,有狗屁的思路。

        他就是毛燥起来了。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老祖宗传下来的至理名言可不是白瞎的。

        其实,也不能怪魏公公毛燥,失去耐心,实是说了这么多大道理,又是重于泰山,又是轻于鸿毛的,偏这帮青皮就跟不上他的思路,没法领会他老人家的指导思想,这就让他老人家抓狂了。

        驴唇不对马嘴!

        果然,思想认知的前提还是素质啊。

        素质这个东西,搁哪朝哪代都是建立小康社会的基本条件啊。

        没有素质,连沟通都是问题。

        不能愉快的聊天,又如何能愉快的进行下一步的合作呢。

        魏公公真是恼火的不行,他说了那么多,核心宗旨不就是要你们这帮青皮牺牲小我,成全他这个大我么!

        可你个死胖子要好生过日子,不肯帮咱,那咱的日子怎么个过法?

        咱的信仰要是破灭了,那死人可就多了。

        这个严重后果就迫使魏公公不得不杀人。

        你们这帮青皮不是怕被报复么,那行,咱就让你们知道咱比你们怕的人还要可怕!

        魏公公气鼓鼓的看着那个死胖子,就是你了,今儿这鸡你不做也得做。

        这也是气急了才想到直接杀人恐吓,要是稍稍冷静些,就当叫这胖子挨个试试刑具的妙处。

        这恐怕要比直接杀人更有效果,要知道,就这屋中的几十套刑具中,可有六套是魏公公自个设计的。

        心里的恐惧远比生理的恐惧更要有效果。

        人真田几个倭卫穿着兜裆布在那叫炭火烤了半天,总不能白站了吧。

        莫说几个青皮了,就那扬州商号的东家,放扬州城头等的人物,不也叫绳子一提就尿了么。

        所以啊,这魏公公还是太年轻,始终不能保持本心,想一出是一出。

        也该这胖子倒霉,狗太监如今身边可没有什么谋士可以适时的劝谏,所以,他真的就得死了。

        “公公饶命,公公饶命啊!…”

        死太监的样子不像是说了玩的,眼看着两个兜裆布的大汉过来拉自己,胖子急了,不待叫人拖起,就在那嚎叫起来了。

        “做错事、说错话就要能于承担后果,这点你爹娘没教你吗?”魏公公可没有饶命的意思,不耐烦的挥手示意倭卫们赶紧把人拖下去砍了。

        “公公,小人到底做错了什么!”

        胖子被拖起后,亦是出于对死亡的巨大恐惧,亦是不想死的稀里糊涂,竟然硬了一回,愤而质问了一声。

        “你没做错么?好,咱让你死的明白些,省得到了那边做个糊涂鬼。”魏公公这人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给人说话的机会,也乐于指出纠正对方的错误。

        “咱自打来了这江南后,就一个念头,就是全心全意替皇爷办差。为此,咱时常要警省自己,要懂得批评与自我批评,凡事也要讲个实事求是,讲信仰不讲私情,讲奉献不讲付出,讲道理不讲面子。只有做到以上几点,咱才觉得咱是个实实在在的人,不辜负皇爷对咱的厚望……”

        自打给东林学习班编了小半本《魏公良臣文集》后,魏公公最近不管干什么,说什么总是文绉绉的,务必使自己说的每句话都能和遇到的事情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一套特殊理论体系,从而从根本上切中问题的关键所在。不仅解决当下的问题,也能成为日后这大明朝治国思想。

        这显然是一件让人想想就觉得自豪无比的事,因而,魏公公特别在意,也特别热衷,在来海狱前,他路上可是想到了好多条条框框,就想着在这些青皮身上试验一下,取得不错的效果后,再向东林学习班推广。

        只是,洗心革面,脱胎换骨的大道理,他魏公公讲的是高兴,连绵不绝,唾沫星子横飞的,但听众显然还是不能体会他老人家的良苦用心。

        明知对象有局限性,不当讲道理,讲信仰,讲付出,而是应该讲后果,讲好处,威逼利诱才能有效果,魏公公却还是忍不住要讲那些没用的。这也算是当局者迷,或者说急于想证明自己了。

        众青皮听的是脑壳老大,要不是这狗太监有一帮打手看着他们,早扑上去把他揍成猪头了。

        “……”

        又是一番滔滔不绝后,魏公公停了下来,不是因为说完,而是得告一段落,让青皮们有吸引消化的时间。

        他的视线落在了胖子脸上,如果胖子能够及时反省,他老人家不是不可以放他一条生路。

        胖子叫魏公公看的脸都绿了,努力想让自己明白狗太监到底说的啥玩意,但努力了半天,他发现自己依旧没听懂。于是,为了不枉死,他好一番迟疑,终是忍不住低声问了句:“公公,你说的这些跟小的到底有什么关系?”

        魏公公当时就滞在那里。

        气氛很尴尬。

        想了想,发现自己刚才说的那一通和人家真没什么关系后,魏公公老脸一红。

        可是,他没有如同自己所说的那般进行什么自我批评,讲道理不讲面子,实事求是总结他说的这番屁话根本就不在点上,而是恼羞成怒,牵怒人胖子,大手再次一挥,气急败坏道:“朽木不可雕也,快把这死胖子给咱拖出去砍了,砍了!”

        胖子那脸当场从绿变白,他猛的挣脱束缚他的大汉,“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使出吃奶的力气嘶吼起来:“小的赵宝乐愿为公公效犬马之劳!从今天起,我赵宝乐愿跟随公公全心全意为皇爷办事!”

        这是在生死关头成功进行了突破,悟了!

        胖子真是悟了,懂了,明白这个狗太监想要传递给他的思想理念,到底是什么了。

        “对,对,我等愿全心全意为皇爷办事,听公公话,跟公公走,做一个有信仰的人!”

        其余几个青皮也懂了,这魏太监杀赵宝乐不就是杀鸡给他们这帮猴看么。

        现在鸡都懂了,他们这帮猴还能不懂么!

        不懂不行啊,这狗太监无法无天,可是真敢杀人的啊。

        “很好,从此你们就是咱的人,是咱队伍中的一员了!伟大而光荣的海事特区欢迎你们的加入!”

        魏公公脸上露出了欣慰笑容,然而内心深处却是失望的。

        因为,众青皮愿意帮他魏公公做事,不是因为叫魏公公的信仰而感动,不是叫他魏公公的大道理而感动,而是怕了他魏公公的无法无天。

        所以,某种程度上,魏公公今天败了,败的一塌糊涂。

        但不管过程如何,目的还是达到了。

        不管白猫还是黑猫,会抓老鼠就是好猫啊。

        念及于此,魏公公将些许失望抛诸脑后,热情洋溢的将众青皮扶起,然后重重拍了拍赵宝乐的肩膀,既是对他说,也是对其余人说。

        “你们和咱一样,都是来自五湖四海,都是皇帝陛下的子民,今天,我们为了一个共同的信仰走到一起,这个信仰是什么?就是全心全意为皇爷办事!…所以,只要你们心中有这个信念,你们做什么都不用怕,为什么?因为你们的背后有咱,更有天子!”

        唔?

        众青皮听了这话,一个个不由思索起来,赵宝乐的智商看样子还真是他们当中最高的一个,不到三个呼吸,眼前就是一亮:这狗太监说这话就是说无论我们做什么,你这太监都替我们撑腰做主了?

        旋即暗骂,你要早说这话,咱们吃饱了撑的不答应你。说一千道一万,我们不就是怕叫人报复,牵连家人么。

        其他几个青皮也想到了这点,进而就开始考虑如何能够最大程度保全家人。

        “咱相信,只要你们跟着咱始终坚持皇帝陛下的利益为最大,始终保持对皇帝陛下的忠诚,始终团结在咱的身边,咱们就一定能把这个特区办起来,办好!”

        魏公公口干舌燥,他要歇会,这屋子实在太热了,所以,他寄予厚望的扫了众青皮一眼:“好,现在你们商量一下,能替咱拉多少客来,至于咱这边会给你们怎样的支持力度,等会咱再和你们商议。”

        说完,魏公公很高兴的负手离开牢房,到了外面不忘询问跟在边上的临时“秘书”赵新全:“刚才咱说的那些都记下了吧?”

        “记着呢,记着呢。”

        赵新全连忙点头,也得亏他手速快,记性好,要不然魏公公刚才那一番大论,哪能一字不漏的给记下来呢。

        魏公公道:“拿来咱看看。”

        “公公请看!”

        赵新全忙将小本递上去,魏公公仔细翻了几页,见他说的每句话都给记下来了,不由很是欢喜,吩咐赵新全回头腾抄一份,他老人家要亲自整理,尔后选入文集之中。

        ……

        魏公公歇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命人将众青皮带来开会。

        众青皮被带到了一间明亮的屋中,屋外挂着“会议处”牌子。

        屋中摆着一张桌子,桌子后放着一张椅子,不用说,肯定是魏公公的虎座。长桌前则放着几十张小板凳,看样子是青皮们坐的。

        “都来了,坐,坐下说话。”

        魏公公一进来,就热情的示意众青皮坐下,然后走到长桌后面,一屁股坐在椅上。

        “秘书”赵新全也拿着本子和笔走了进来,坐在魏公公左手处,距离魏公公大概三尺的样子。

        “特区初创,百事待兴,条件差些,大伙就先委屈一下,等客商云集,特区条件好了,咱这会议处就是这般了。”

        魏公公抬手朝众青皮拱了拱拳,众青皮见了一个个紧张的赶紧站起来给魏公公回礼。

        “坐,都坐下说。”

        待众青皮再次落座后,魏公公和蔼可亲的看着他们,说道:“在座的都是这松江地面上吃的开也能干的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咱才特意请你们过来帮咱。咱这人不爱说废话,下面说的这些,你们都要听好了,咱等会问的可多了。”

        众青皮个个点头称是,一个个心里则是暗骂你个魏太监可是说了一个时辰的废话了。

        “那,就长话短说了吧,你们都认识哪些地方的商人,这些商人平日又是怎么销的货,卖给谁,那些收货的又是如何从海上出的货……咱现在希望你们把这些商人请到咱的特区来,咱给他们提供房子,提供买卖场地,不收他们的税……”

        魏公公大致将这特区的好处说了遍,这些其实青皮们都知道,因为之前郑铎把他们找来后就告知过对方。不过这些人不肯答应,这才叫关到牢中去,之后就是刚才发生的事了。

        众青皮都在思考,相互间对魏太监说的这些其实都考虑过,一个个心中有数,但是这事操作起来却不好办。

        因而几人都在互相看着,谁也不知道当如何和这魏太监说。

        “怎么,一个个不说话的?”魏公公有些不快,“你们可是自愿要全心全意替皇爷办差的,咱可没逼你们。”

        “公公,我等不是这个意思。”说话的是赵宝乐。

        魏公公微哼一声:“那为何不说话?”

        “这…”

        赵宝乐紧张之下,本能的站了起来,看了看下面的同伴,再看明显有不快之色的魏太监,犹豫再三终是咬牙说道:“回公公话,若要小的们现在去找那些商人过来特区,不瞒公公,怕是一个都不肯来。”

        “怎么就不肯来?咱家什么都给他们弄好了,又不收他们的税,他们为何不肯来。而且,你们都不曾去试过,怎知人家不肯来?”

        魏公公现在不是问人家来不来,而是要这些青皮去做。先把事情做起来才行,至少要让这南直的商人都知道这海事特区是干什么的,有什么好处。

        “小的斗胆问公公,若公公是那些商人,愿意来此地么?”赵宝乐说这话时,可是硬着头皮的。

        “嗯?”

        魏公公怔了下,陷入沉思。

        他听明白了赵宝乐的意思,这海事特区眼下他魏公公弄得再好,商人们也不会来。因为,没人信得过他,也没人会放着原先好好的路子不做,跑他这来。想要这些人肯来,至少要把整个南直官场给打通,通过“行政”手段强行压制,通过官府的强力手段逼迫商人们到特区来做生意。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南直官场可是视他魏公公如虎狼存在的。而且这样做也不合魏公公创立特区的本意——自由买卖。

        赵宝乐迟疑一下,道:“其实想要那些客商都到公公这来做买卖,办法不是没有,只是这法子太过凶险。”

        “说!”

        魏公公目光一动。

        赵宝乐边上的青皮有两人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均是眉头紧皱,但不敢吱声。赵宝乐心里也慌,可见魏太监正盯着自己,也只得把这法子说了出来。

        “封江禁海。”

  https://www.65ws.com/a/82/82304/306754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