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七百零二章 魏良臣杀官造反了!

第七百零二章 魏良臣杀官造反了!

        “这事咱可不知道,得问马公公啊,毕竟咱们在座的就马公公外放过矿监税使,这招人办差的事,他最在行。”刘吉祥皮笑肉不笑看着马堂。

        “刘吉祥,你什么意思!”

        马堂的脸色十分难看,刘吉祥这话分明是撕破脸皮和他马公公对上了。

        “咱没什么意思,咱就是想为自个讨个公道。”

        刘吉祥从椅子站起,也不理马堂,只朝孙暹俯身一拜,很是愤愤不平道:“老祖宗,咱御马监上下本本份份着,咱这人更是不惹事,现在却无端端的叫人说护短,把个脏水朝咱身上泼,咱心里可憋屈的很,老祖宗你怎么也得替咱做这个主,要不然咱也没脸回御马监去,监里要问起来,你叫咱怎么说?咱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可受不得这腌臜事……”

        “老刘,你先消消气,没人往你身上泼脏水,这不事情跟你老刘沾上了,大伙也不知到底怎么回事,便把你找来问问嘛,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孙暹打个哈哈。

        刘吉祥这话听着是诉苦喊冤,可隐然就把御马监给抬了出来,历来这内廷兵部和司礼内阁可是不对付的。莫说他孙暹刚刚接任的司礼掌印,就是从前冯保、张鲸他们权势滔天时,那御马监也是块铁板,水泼不进的很。

        提督禁兵的衙门头头脑脑有什么话想要上达天听的,司礼监也拦不住。须得知道,御马监那帮人都是皇爷信得着的,这要信不着能把着皇城的兵权?

        所以外面人看内廷,都道司礼上差,个个衙门管着,可实际上,御马监这块,司礼监就插不上手。非要硬干涉的话,指不定出什么乱子。

        孙暹上任未有多久,可不想来个“文武”争斗,把官司打到皇爷那。因而他是希望低调办事,大家和和气气的把事情了了,既给外朝一个交待,也给皇爷省心。那魏良臣左右一个小监丞,宫里没必要为了这人得罪外朝,平白担个污名。

        所马,这就必须刘吉祥配合,先把魏良臣手下的兵召回来,尔后事情就好办的多。几个缇骑就把事平了。

        可现在瞧刘吉祥架势,跟吃了牛欢喜似的,把事情推得干干净净,口口声声说不关他御马监的事,这就让孙暹很难办了。

        应天巡抚曹时聘的上书说的明白,苏州城外运河上的禁兵有一千余众,装备精良,更是配了不少火器,举止有度,很是精锐。

        这等精锐兵马握在那魏良臣手中,你叫曹时聘如何敢动?

        就算这位应天抚臣有胆量抓人,也得有兵马在手在行。这样一来,要调的兵就多了,必须得南京镇守中官刘朝用配合调度。

        可刘朝用这老狐狸自事发以来,是一份题本都没往宫中递过,这说明什么?

        说明刘朝用在观望,再结合此人曾和金忠一块在尚宝监共事数年,这位南京镇守中官在此事所持的立场便一目了然了。

        马堂那边也是太想当然了,手下有强兵,几个缇骑就能把人拿了?皇爷那边没发上谕呢!

        不把兵弄走,就没法抓人,除非皇爷下圣旨,可皇爷最近不知怎么回事,一天到晚就在贵妃娘娘那呆着,莫说见外官了,就是内臣也是一个不见,弄的孙暹这位掌印也摸不透皇爷到底什么意思。

        他这压力也大,外有叶向高催逼,科道鼓噪,内有太后过问,这事要不能妥善解决,肯定会落个两头不是人。

        这金忠也真是的,不过是名下人而矣,至于为了这么个人和自己硬顶么。

        孙暹很是头疼,却没注意刘吉祥已经走到了中间。

        “当着老祖宗面,咱把话得说明白,莫说那魏良臣的事咱不知道,咱也没参合,就是知道,那魏良臣也是内官监的人!”

        刘吉祥说到这,哼哼一声,看向马堂身后的内官监掌印曹聚奎:“内官监的人在外面犯了事,怎么都当内官监兜着,却不知干咱御马监何事?”

        闻言,曹聚奎色变。

        “对对,内官监的事怎么能要御马监给个说法呢,我看要办的话,先把内官监管事的给办了,那魏良臣惹出这么大祸事来,他内官监就能置身是外了?”金忠抓住机会,也将矛头对准了曹聚奎。

        “金公公,刘公公,奴婢冤枉,奴婢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曹聚奎吓的不轻,情急之下一指张诚,“魏良臣到咱内官监这事当初是张公公安排的,从头到尾奴婢都不曾和那魏良臣见过一面,他在外惹了事,可不干奴婢的事啊。”

        梁栋听了这话,很是惊讶道:“这么说,魏良臣是张公公的人?”

        “胡说八道,魏良臣可不是我的人…”

        张诚大急,天地良心,他只是收钱办事而矣,绝没有把那魏良臣认在名下。莫说这人在外惹了大祸,就是没惹祸,借他张公公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收在名下啊。

        那小子,可是有吊的啊!

        他张公公为何要在皇爷面前对魏良臣喊打喊杀,一是因为这事闹的太大,他怕担干系。

        二就是那小子身下吊着的玩意是个坑啊,一天不割了那玩意,他张公公就要担一天的干系。

        不说别的,就将来要是事发,他张公公能跑得了?

        你看,这不曹聚奎就捅出来了么,这往后假太监的事发,一句你张公公给安排的,就能把他噎的哑口无言。

        往小了说,是欺君罔上。往大了说,淫乱后宫都能给你扣上呢。

        皇爷要是有担当还好,没担当,他张诚就得跟着掉脑袋!

        先前,张诚倒能定得住,寻思着皇爷现在要用这魏良臣办事,出海真要发了大财,他张公公也能沾光。

        可如今,他张公公必须要为自个的脑袋掂量掂量这“保人”还能不能做了。

        无锡之前还有桩滕县的乱子呢,虽说滕县平乱魏良臣是办了好事,有功无过,曲阜孔家上书也提了两句内监魏某及时平乱的好,但在张公公看来,那魏良臣有个屁的功劳,他那纯属是没事找事。

        换言之,皇爷和咱家是让你出海办事发财去的,你怎的一天到晚老是干些闲事呢!

        惹祸精!

        这回好了,江南捅破了天,咱家就是再没脑子,也不能跟你一块玩了。

        “张公公,这魏良臣到底是怎么进的宫?原先我听说皇爷赏了他个杂流舍人出身,这莫名其妙的怎么就成了咱内廷的人了?”王顺对这事是真好奇。

        “这个…”

        张诚吱唔一声,这个事真不好说,正酝酿如何开口才能把自己摘清时,管文书房太监刘时敏捧着份急递匆匆走了进来,然后将急递交给了上司随堂太监齐勋。

        孙暹看了眼齐勋:“什么事?”

        刘勋扫了眼题本抬面:“回老祖宗话,是应天巡抚曹时聘的急递。”

        “事情都报了几回了,怎的还来急递。”孙暹苦笑一声,“这位抚臣是一刻都不让咱家安稳啊,打开看看吧,是不是还为这事上的本?”

        齐勋忙打开来看,不待看完,就吃了一惊,失声道:“老祖宗,急递上说魏良臣杀了吴淞水营管营游击姜良栋,夺了水营兵权,公然造反了!”

  https://www.65ws.com/a/82/82304/306754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