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六百九十六章 你侄昨和人家好的?

第六百九十六章 你侄昨和人家好的?

        一声“老李头”把地上的老泼皮喊的一愣,撅着的屁股瞬间反了过来,然后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

        油灯照映下,这老泼皮不是二叔他老人家又是谁呢。

        “我高起潜啊,直殿监和您老一块搭伙的小高啊。”

        高起潜直愣愣瞧着脑袋上有血正流着的李进忠,他被眼前这幕搞糊涂了,听说李进忠不是去了东宫么,怎么跑这里做这丢人的事了。

        “小高啊!…”

        二叔也瞧出眼面前这年轻人是以前直殿监的同事了,瞬间老脸一红,十分羞愧,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钻进去才好。另外,他老人家至今还欠人小高几十铜板没还呢。

        “这事怎么说的…唉,先擦擦,擦擦…”

        高起潜见自己把老李头打这么惨,心下真是过意不去,急忙摸出自己的手帕递给老李头。

        二叔难为情的接过手帕在额头上擦拭了几下,头上的伤倒是小事,不过破些皮而矣,但这场面真是叫他受不了。

        要知道他老人家也是有自尊心的。

        被人打了不打紧,被人骂也不打紧,可这落魄的样子叫人看去,真是怪难受的。

        “老李头,你不是去了东宫么,在这做什么?”高起潜将手的中的砖头丢到一边,这会是一脑门子问号。

        “我…”

        二叔吞吞吐吐,这事叫他老人家怎么说,真是难以开口的很。

        “出什么事了?”

        高起潜这人也算是仗义的人,虽和李进忠并不是交情太好,但怎么也是一块共过事的,所以见李进忠这样,自是想着问明白,如果能帮一手就帮一手,毕竟这人不坏。就那会他刚进宫叫人欺负时,李进忠还帮他出过头呢。

        这事说来话就长了,二叔也不知当不当和高起潜说,踌躇片刻,却问高起潜:“小高身上可有钱没?”

        高起潜怔了下,忙道:“有。”说完摸出几个铜板。

        二叔一把抓过那几个铜板,很是不好意思道:“今儿都没吃东西咧,饿的慌。”

        高起潜刚想说带二叔去吃点东西,边上的思姐儿却说了句:“要不,我给你下碗面。”

        二叔哪好意思啊,这阵他可没少讹人家思姐儿。

        高起潜见附近有人在观望这边,便拉过二叔:“先进去,在这叫人看笑话。”

        “是咧,是咧。”

        二叔也要面子,见有不少脑袋朝这边张望,脸上也烫。不迭点头,刚想进去,想起自个的弓还落在地上,忙弯腰捡了起来。

        高起潜瞧这弓,实在是想笑。也不知这李进忠从哪弄的柳枝,硬是用麻绳给弄了个弓状模样的玩意出来。

        这弓,也能把树上的鸟窝射下来?

        二叔见高起潜盯着自己这张破弓,尴尬道:“弄了玩的,防身,防身。”

        高起潜自不会让二叔太过没脸,拉着他就进了院子。思姐儿将门带上后,便到厨房去下面了。

        二叔那边则是叫高起潜拉着说话。

        忙活了小半个时辰左右,思姐儿做了两碗面盛了过来,面里还滴了几滴菜油。

        这菜油如今可是稀罕物,是油菜花籽榨的油。不过油菜花如今只在江南和岭南地区有长,产量不多,故而菜油很少。

        北方这一边,一般只逢年过节才打上那么点菜油。思姐儿这人节俭,菜油是过年时剩下的。其实这面里放荤油才香,可思姐儿没有,便只能滴了些菜油。

        二叔饿的正慌,见着面来了,忙端过来就狼吞虎咽,把个面条吸得“嘘嘘”响。高起潜在边上看着,真不知这李进忠是遭了什么罪,饿成这惨样。

        “谢谢。”

        高起潜到底是识几个字的,比李进忠懂礼的多。

        思姐儿轻声一笑,坐到床边,看着埋头吃面的老泼皮。

        一碗面下肚,二叔踏实许多,在高起潜的询问下,将自个的遭遇给说了出来。

        “…不想到了石柱后,才晓得那丘乘云不是好东西,他那掌家徐贵更不是东西…徐贵知道不?就是你刚进宫那会要你钱的那小子。”

        “记得,记得,这家伙坏的冒油。”

        高起潜对这徐贵印象深刻的很,当年李进忠替他出头打的就是那徐贵,不想这小子如今倒是抱上矿监的大腿,在四川快活了。

        “那徐贵不是个玩意,从前叫我们打过,就记恨着咱……这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我那两兄弟徐应元和赵进教好不容易给我凑了点钱让我回京…小高啊,你不知道,我这一路可是遭了大罪,可好不容易回了京,宫里头却不让我进了。”

        二叔说到这,眼泪都差掉下来了。

        “为何不让你回宫?”高起潜也很惊讶,“你离京时单子都报备了么?”

        二叔一拍大腿,气急道:“就是坏在这咧!他们说东宫把我的单子调回御马监了,我就去御马监,可理单的人却说我的单子都叫上面派丘乘云那去了,所以没有丘乘云的回单,他们不能收我。”

        后面的事不用李进忠说,高起潜也想到大半。

        一个阉人,还是个老头,不能回宫便是没了内监的差事,剩下的只能是和京里那些自宫白一样混吃等死了。只是他没想到李进忠却会做这欺负女人的事情,但想换作是他,怕也没什么好路子可走。

        二叔也知自己干这事不地道,丢人,有些羞愧的看了眼坐在边上的思姐儿,欲言又止,终是轻叹一声,闷头不再说。

        高起潜想了想,道:“老李头,既然原先你调东宫去了,那你就直接去东宫好了,回头单子叫东宫再给你补便是了。”

        不说这事还好,一说这事二叔更气,愤愤不平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啊,可去了东宫,魏朝那驴日的连门都不让我进,说我要再敢进东宫,就把我腿打断咧。”

        高起潜不过是个直殿监扫街的小伙者,对别的衙门,东宫那边了解的甚少,不知这魏朝是什么人,但听李进忠说话,估计那魏朝多半是东宫能做主的,李进忠得罪了他,这魏朝自然不可能再让他回去。

        “那你以后怎么办,这样可不行啊?”高起潜摇了摇头。

        “肯定不行啊,我这都五十的人了,哪能再这样混…我那两兄弟还等我信呢。”二叔一脸哭丧,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哀求高起潜:“要不小高帮我说说去?”

        “我什么身份,哪里能帮你说得了话。”高起潜苦笑一声,“这宫里你就没有相识的,能替你说上话的?”

        “倒是有个咧,可我不好意思找人家啊。”二叔一脸无奈。

        “谁啊?”高起潜问了声。

        “校哥儿…就是皇长孙的乳母客氏。”

        “客氏和你关系还近?”

        “和我关系倒说不得近,”二叔迟疑一下,“可跟我侄关系不错。”

        “你侄?”

        高起潜想起去年去通州见妻女时碰到的那个少年,当时他以为对方是个小骗子,不想真是李进忠的侄儿。

        “你侄昨和客氏关系不错的?”高起潜颇是纳闷,老李头的侄子怎么和皇长孙的乳母好的?

        “这个…”

        二叔又吱唔起来,这事也没法说啊。

  https://www.65ws.com/a/82/82304/306754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