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六百九十一章 大佬在等什么

第六百九十一章 大佬在等什么

        京师这几日议论最甚的就是江南文变。

        顾宪成之死及东林书院被焚这两桩事,眼下倒压过了京察,也压过了党争,成了当下京城最热门的大事。

        之后内臣魏某又将东林书院弟子全部绑了,指为凶手的消息传来,更是火上浇油,使这一事态达到了鼎峰,成了近些年来头等大事。京中文武百官,达官贵人,甚至是市井走卒都在议论此事。

        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首辅叶向高,也看着深居宫中不出的皇帝。人人均在猜测,身为东林魁首的叶向高如何惩治那胆大包天的内臣魏某,宫中那位不出的皇帝陛下又是否会出面制止。

        一些关于内臣魏某的情报源源不断叫百官得知,很多人头一次知道这内臣魏某竟是那原先皇帝中旨册为舍人的魏良臣,一时间倒也惊讶于此人是如何从外官变成内臣的。又是如何把个东林先生顾宪成给气死,跋扈至火烧东林书院,铳杀无锡绅民的。

        有关福清相公气冲冲进宫,“逼迫”皇帝陛下一定要处置魏监的小道消息也漫天飞舞,甚至有传言说司礼监诸位秉笔一致判了那魏良臣死刑,只待缇骑将他锁拿至京便行明正典刑。

        这个消息可是吓到不少人,其中就有皇帝陛下的亲闺女寿宁公主。

        据说,公主殿下当时闻知此消息时,是勃然变色,当场就颤抖起来。

        勃然变色的不止是公主殿下,还有很多皇亲国戚。

        寿宁公主府这几天来人不断,七大姑八大姨,皇亲国戚来了不少,就是没有亲自来的也派了管事过来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众多亲戚们找公主殿下打探的目的无非是一个——他们的债券还有没有用了,他们的银子还能不能回头了。

        不得不说,寿宁殿下真是女强人,即便自身也毫不知情,也惊惧连连,但在一众亲戚面前,却是应对得体,浑然不将此事放在心中。

        只是,来问情况的亲戚们是回云了,但府内下人还是能从公主殿下忧心的脸色、以及屋中摔得稀巴烂的物件猜测家里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要不然,向来夫妻恩爱的公主殿下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打了驸马爷一耳光呢。

        文书房写字太监李永贞这两日也多与浙、齐、楚、宣等党联络,因与魏良臣关系甚近,李永贞欲借几党之力认定无锡县上报为事实,和东林党那边打口水仗,将无锡士变定性为东林闹事,这样能最大程度减缓魏良臣的罪责。

        但因涉事之人是内臣,所焚又是东林书院,被绑的东林书院众人中还有名声很大的儒生,这些东林党眼中的“奸小”们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没有人愿意上书,就连对魏良臣赞赏甚多的楚党也不愿出面,这让李永贞颇是失望。

        内外终是有别,涉及内外之别时,正党靠不住,奸党也同样靠不住。

        东林党那边,可谓是群情激愤。

        上至重臣,下至小臣,一个个都密切关注着事态动向,上书请求皇帝诛杀内臣魏某的奏疏不下百道。一些激进的科道官联同国子监的士子更是相约要去叩宫门,要不是叶向高及时派人制止,恐怕深宫中的皇帝都能听到宫门传来的哭泣之声。

        身为党内魁首,福清相公给党内同僚们肯定是做了保证的。

        首辅的保证比什么都有用,东林党人一个个都在眼巴巴的看着出京缇骑何时出发,将那胆大包天的魏阉锁拿归京。然而,几天过去,厂卫那边却是没有任何异动。

        这下子,前阵秘密来京主持京察外计的赵南星和邹元标二公坐不住了,他们在傍晚时分坐着马车来到了福清相公的府邸。

        赵、邹二公最近心情很不好受,好友顾宪成之死于他二人是个沉重打击,东林书院被一内臣阉贼所焚,高攀龙等东林书院弟子被掳更使二公怒不可遏。

        叶向高亲自出来迎二公,三人坐下后,先是一阵沉默,继而叶向高略带悲痛的询问赵南星碑文可曾写好。

        “数日前听到消息时就写好了。”赵南星从袖中取出碑文,递于叶向高看。

        叶向高接过,文中如此写道:“东林先生于名教是非社稷安危之计,无不挺身力争,竟至罢官;其居家非孔孟之道不谈也,善无巨细无不为也!……顾公不死可也,然死可也!”

        “叔时之死虽是我党一大损失,但其功成名就,虽死犹荣。”叶向高肯定了赵南星碑文所写。

        邹元标点了点头,他也为好友写了《墓志铭》。

        铭文大致意思是世运昌明,顾公扬名于朝廷;世不我与,顾公投身于东林。我公如玉如金,品行功业不可泯灭,美好如神云云。

        仅此碑文和铭文,足慰老友九泉之下了。

        “算起来,今日是叔时头七了。”叶向高长叹一声,顾宪成的死太过突然,他到现在也有些接受不了。

        邹元标悲愤道:“进卿,外界传闻是那魏良臣气死了叔时,此事可确实?”

        “叔时何等人物,岂会叫一内臣小阉气死?”赵南星果断摇头否定邹元标的说法。凭借对好友一生的认知,他相信好友断然不可能是被人气死的。

        “叔时之死非魏某所致,此事万不能再谬传,否则,于叔时名节不好。”

        叶向高身为首辅,消息肯定更加灵通,也更加确实。尽管无锡县上报的事变和他得到的消息截然不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东林先生顾宪成并非被那魏良臣气死,两人之间甚至都不曾对话过。

        “我想也不会。”

        邹元标松了口气,他倒是真担心叔时是叫个小太监气死,那样的话于好友真是面上无光,于他东林党名声也是甚坏。

        但转念却是更恨,怒声道:“叔时不是魏某气死,无锡城的绅民总是他杀的吧,东林书院总是他烧的吧!”

        “是。”

        叶向高微一点头,脸上也有无形之怒气。

        邹元标恨声道:“那进卿还等什么?”

        叶向高知这位脾气暴躁,性子急,苦笑一声:“我在等陛下。”

        “陛下重内臣,远外朝,值得信么?”邹元标直言不讳。

        赵南星亦道:“当年高淮引私兵入京,罪同谋逆,陛下是如何做的,进卿忘了么?”

        “不曾忘,也不敢忘。”叶向高摇了摇头。

        “那还等什么?”邹元标见状颇是急燥,“进卿迟迟不动,莫非真是要我党内丧气,要我弟子受难,要我东林为天下所耻笑么!”

  https://www.65ws.com/a/82/82304/306754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