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六百八十七章 魏公公的家当

第六百八十七章 魏公公的家当

        感谢新贵公子大佬的200元打赏,今天保底更新六章。

        ……

        魏公公花了钱,想要知道自个弄了多少家当,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管怎么说,二十万两银子砸了进去,魏公公说不肉疼肯定是假的。

        现在,他老人家也没别的想法,就是要听个响。

        撒泡尿还有个嘘嘘声咧,这物啊,要有所值才对得住魏公公这些天来的呕心沥血。

        在王大力等人的配合之下,郑铎奉命对吴淞水营的船只、军械和人员进行了统一清点。

        花名册显示,吴淞水营有官兵4652人,经实际清点,在营人员为3265人,其中外出126人,余者只在册中显示,实际并不存在。

        魏公公对此有数,大明朝到了如今,陆师也好,水师也好,吃空饷算是将领的基本操作。就是朝廷每年砸了大银子的九边,吃空饷、喝兵血现象也是常态。

        好在,如今这个现象还没有发展到后期,也就是天启、崇祯年间的极致——即将领养兵均为私兵家丁,一营之中,只百分之五左右的家丁可战,余者皆为炮灰。

        崇祯年间,一营兵在额五千,实有两千便是难得。而这两千之中,能有两百能战,就是精兵强将了。

        亲兵家丁成了将领赖以保命及升官的根本,其余的兵不过是当乞丐养,战时驱为炮灰使用而矣。

        而其时,不管名臣还是能将,对此状态也都麻木。

        皇帝也没办法,因为,没钱。

        不管哪支兵马,能战与否,不能战与否,上下养兵也都是此例。那不是家丁的兵装备差也就罢了,连吃饱都成问题,又如何能战,最后,也就兵不如匪了,甚至直接就是匪了。

        崇祯年间的各路“大王”麾下能打仗的,大半其实就是从前的官兵。

        毕竟,当兵的也是人,是人就得直面最起码的温饱问题,温饱问题不解决,就指着人卖命打仗,当官的也不把兵当人看,那这兵自也就不是兵了。

        最有名的当属左良玉等人,号数十万大军,实能堪用的不到两万。左良玉之子左梦庚降清之后,清廷点算他的兵马,最终驱用的不过万余人,其余根本看不上。

        独例外的就是五省总理卢象升练的天雄军了,这支军队也就是魏公公模仿的榜样,本质上和后世的湘军团练如出一撤。

        可惜的是,一个卢象升,几千天雄军,难以回天。

        魏公公应该庆幸,他是来到了万历年间,哪怕是万历末期,也是盛世的尾巴。这个尾巴的好处就是,一切还像个样子。

        刚刚经历三大征的大明军队,在一个重视军事武功的皇帝监督下,烂是烂了些,但并没有烂透。

        水师这边,情况明显比陆师好。

        说起来,吴淞水营历任总兵和管营还算是地道的了,不过吃了百分之二十的空饷兵员,换作其它地方,吃一半才是正常。

        这可能和吴淞水营是嘉靖末年才正式组建有关,并且大部分将士都参加了十几年前的抗倭援朝之役,又是镇守江南这个天下最富之地,不管上面再如何漂没,再如何虚报空额,吴淞水营的基本钱粮还是能保证的。

        要不然,就算总兵和管营们再清廉,也不可能就只吃了百分之二下的空额。

        三千多水营官兵,大半是有过大规模海战经历的水师将士,无疑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大明朝重塞防而轻海防,除国朝初始对水师投入巨大,十分重视之外,其后水师地位就一直处于弱势,甚至是漠视、忽视,直到嘉靖年间倭寇肆虐才让朝中有识之士认识到海防的重要性,如今沿海不少水营和防倭卫所就是那时候建立的。

        但,也仅仅是亡羊补牢,塞防依旧重于海防。很多时候,水师官兵充当的是陆地卫所兵使用。

        整个大明朝,当下可以说没有人有魏公公这般清楚知道海防的重用性。

        人员方面,魏公公很满意,非常满意。

        船只方面,却不是太满意了。

        经清点,水营现有战船134艘,听着倒是不少,可问题是这些船只种类繁多,有福船、楼船、栢槽、沙船、苍船、铜绞艄、海舫、八喇虎等各种名目的战船。船只规模有大有小,总体而言,大船不及小船多,而小船又不及烂船多。

        王大力这几年是“堕落”的很,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但于水营的活计却还是门清的。他明白无误的告诉魏公公,这134艘战船其实只有103艘能用,其余31艘都必须大修。

        而能用的这103艘船又只有55艘可以出海,余者只能在江上和海口使用,别说出海千里远征了,就是在海岸线上驶个百八十里地,恐怕就能漏水。

        说句难点听的,水营如今一半船只都可以改成在运河上运粮的漕船了。

        这让魏公公巡视各船时,脸上有黑色浮现。

        好在,让魏公公稍感欣慰的是,船上的武器倒是精良,不仅配备了弓、弩、刀枪、矛等冷兵器外,还有大量火器,如佛郎机、虎蹲炮等。

        诸多火器的保养肯定是不行的,但数量之多足以让魏公公脸色舒缓。

        质不行,以量凑。

        不能用的船上拆下能用的,东拼西凑,几十艘装备精良的战船,还是能让他老人家暂时在海上快活一阵的。

        至少,碰到红毛鬼他们,妥妥的以大欺小,以多胜少。

        要说魏公公也真是好运气,最后他竟然看到眼前有三艘三桅炮船。这三艘三桅炮船,让魏公公觉得特别的眼熟,似乎在哪看见过。

        经询问,魏公公印证了自己的记忆,这三艘三桅炮船果然是仿制红毛鬼战船的。

        “公公,这三艘船是七年前福建澎湖巡检司见着红毛鬼战船画的图形,后来福建水师造了几艘,我们这边分得三艘。”

        于看家本领,王大力还是在行的,他指着那三艘三桅炮船为魏公公介绍起来,“公公请看,这三桅船身十分巨大,首昂尾翘,在海上不惧风浪。船上树的3桅,主桅高4丈,船长共20丈,上下舱5层,船面设楼高如城,可容300人。另外,这船上能配大炮8门,千斤佛郎机40门左右,可以说是我们水营最好的三条船了。”

        魏公公听着不住点头,印象中万历二十九年,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船队曾在澳门与葡萄牙人打过一场。三年后,也就是万历三十二年,一只荷兰船队往东摸到了台湾附近的澎湖列岛。

        由于澎湖列岛鲜有人烟,明朝在福建的水师只是定期巡视,岛上的巡检司也没有多少战船和兵员,所以没敢轻举妄动,而是将消息报到了福建布政使司。

        福建方面得知消息后,马上派人同荷兰人交涉。荷兰人希望能在澎湖取得立足基地,和广东的澳门一样。福建方面自是不许,主事官员十分强烈,调派水师前往澎湖,准备武力驱逐荷兰人。

        荷兰人那边给养带的不多,发现明朝不可能满足他们的要求,且有驱逐他们的迹象,无奈之下只能撤退。此后,荷兰人主要在印度洋和南洋等地进行攻略,包括占据了后来的荷属东印度首府巴达维亚。

        一直到天启年间,荷兰人才再次大规模北上,并且同明朝的水师发生大战,即料罗湾之战。此役,以明朝全胜结束。再以后数十年,就是国姓爷渡海打红毛鬼,收复台湾的故事了。

        魏公公于这三艘三桅炮船十分满意,总体下来,他做了个初步判断,即自家现在能马上组织一支由50艘战船、3000人左右的船队出海远征。

        不过远征对象是谁,他老人家就有点稀里糊涂了。

        稀里糊涂也不要紧,想打谁就打谁呗。

        但在此之前,水营改建和上下官兵体系的重新调整就是当务之急了。

        兵权,魏公公是夺过来了,家当也多少清晰了,现在,他就要进行最根本的皇家海军组建了。

        组建一支新的海军,不是叫那不心甘情愿的都司程某升个旗,上下官兵人人领个赏这么简单的事。

  https://www.65ws.com/a/82/82304/306754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