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六百四十章 装神弄鬼

第六百四十章 装神弄鬼

        魏公公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帝国主义纸老虎,然而,他老人家现在成了百姓眼中的纸老虎。

        可能是几百年的代沟限制住了百姓对于信号弹的理解,导致魏公公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警告被当成了玩笑。

        当发现衙门里除了莫名其妙飞出支钻天龙来,压根就没动静后,百姓们开始哄笑起来。

        一个胆大的乡民举着扁担,冲到墙角,奋勇一跳,便将那插在上头的小红旗给扫倒,歪歪斜斜的,甚是没气势。

        见状,围观的百姓轰然叫好。

        “拿东西砸他们!”

        不知是谁叫唤了一声,很快,就有人往衙门里扔石块、砖头等物。

        数名衙役躲避不及,被砸得头破血流。

        随着衙门里扔进的石块、砖头越来越多,外面的人群情绪也高昂到了极点。

        这很危险,非常危险。

        场面注定失控,朝着魏公公最不希望的一面发展了。

        这个时候,真相已经变得不重要。

        于东林党人而言,不需要真相。

        于百姓而言,也不需要真相。

        他们需要的,就是一场狂欢。

        而狂欢的代价,则是北京来的狗太监脑袋。

        这场公义公理引发的浩荡运动,需要一个反面人物来证明它的合理性。

        魏公公轻叹一声,知道自己不可能束手待毙,有些事情,他再是不愿发生,也不得不去做。

        无奈之下,他老人家在仰天打出红色信号弹之后,匆匆插上第二枚小红旗,然后不得不抱头远离院墙。

        但即便到这种程度,魏公公依旧没有下令部下以弩箭射杀墙外百姓,而是命人去把茅房里的三位“请”过来。

        外面,魏公公的仁慈和忍耐换来的是加倍攻击和谩骂。

        大门,也开始有人在撞了。

        ………

        茅房中,依旧等级森严。

        知县坐在恭凳上。

        县丞蹲在便坑左手边,主薄则在右手边。

        三人的样子很有当官气质,处危不惊,闲淡风轻。

        然细看,寇知县一脸厌恶,林县丞和周主薄则是一脸晦气。

        外面的动静,三位不是没听见,奈何,却不敢出去。

        时间悄无声息过去,寇知县半捏着鼻子,他很痛苦,每次呼吸都宛若到地狱中走一遭。

        林县丞和周主薄没好到哪里去,二人是正宗的难兄难弟,唯一的区别是一个被人扔进去,一个则是自个跳进去。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此间此景,也唯这句能涤荡心灵,自我安慰了。

        “咳咳…”

        蹲的久了,主薄周铁心腿发麻,实在撑不得,索性一屁股坐下去。至于屁股下面有什么,却是不去想了。

        眼不见心净,鼻不闻不臭。

        见状,寇知县不由反胃,林县丞则是鼻子抽了抽,难得他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适应环境。

        “百姓们真要闹进来,如何是好?”寇知县一脸忧虑,他现在不怕那狗太监叫百姓打死,只怕百姓们见着他这县尊丑样。

        “打杀了那小太监才好!”周主薄恨声说道。

        话音刚落,就见对面的林县丞哆嗦了一下,本能的把屁股往墙边贴了贴。再见寇知县,险些吓的一屁股翻进粪坑中。

        周主薄心知不妙,都不敢扭头看。

        茅房外,真田嘿嘿看着这三位。

        ………

        高攀龙一行是在发现城中有蓝色烟火发出后进的城,他们一行格外引人注目,每到一处,必有书院弟子疾呼:“景逸先生来了!”

        景逸先生大名于这江南,于这无锡,乃仅次于东林先生的大儒,乃万千士子的表率。

        沿途市民纷纷为景逸先生一行让道,看向景逸先生一行的目光也满是敬佩。

        先生之呼不绝于道!

        来到县前街,在距离衙门口不到里许外的四叉路口,高攀龙站上一辆马车,一身正气的向四周百姓宣讲。

        宣讲宗旨只一个,东林先生为奸寺所害,今日大家便要那奸寺为先生偿命!

        “诛奸贼,伸公理,明正义!”

        高攀龙振臂疾呼。

        顿时,声声浪潮响起,百姓们争先恐后往那衙门而去,如潮水般集中。

        民心可用!

        听着四周慷慨激昂的叫唤,看着整个无锡城被自己鼓动起来,高攀龙胸怀大发,翘首看着县衙,心中荡漾,难以复平。

        恩师,你可曾听到此间的呼声!

        然,东林书院众人却有疑议之声。

        “奸寺藏于县衙,真叫百姓攻进去打杀了他,朝廷怪罪下来如何处置?”持有疑议的是前些日子方从江西回来的叶茂才,此君也是东林八君之一。

        “有何好怕,我等皆圣人子弟,今日之事乃为伸张大君公理正义,朝廷焉能怪罪!”说话的是顾宪成女婿王永图。

        “朝廷无虑,有福清相公在,区区一个内监之死算得什么。不过,这狗太监手下爪牙倒是麻烦。”

        说话的是安希范,他已知那小太监手下有数十军士,担心叫百姓硬攻县衙会致伤亡。

        “怕这些爪牙做什么!”

        高攀龙轻蔑看着大门紧闭的县衙,“我百姓有上万之众,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这帮鹰爪孙,根本不必怕他们!”

        “对!”

        书院另一先生刘元珍一脸无畏的向县衙走去,一边走,一边叫道:“攻进县衙,擒杀奸寺,还大君公道!”

        见有先生带头,立时就有上百东林书院的弟子激动跟上去。

        读书人带头,百姓自是更加起劲。

        要知,这东林书院的读书人,真个是无锡百姓最敬佩的所在呢。

        王永图看了眼安希范,道:“照我看,这狗太监真想活命,此刻必然出来跪求于我,焉有胆量纵人行凶。”

        “这倒也是。”

        安希范想着也是这理,正欲和高攀龙等一起上前,却见衙门上空突然又冒出一枚红色烟火来。

        “那奸寺倒是会装神弄鬼。”

        高攀龙冷笑一声,坚定向前走去。

        衙门内,魏公公在征询无锡县的意见。

        “东林书院那帮人裹挟百姓造反了,是否平乱是贵县的事,咱家不敢越俎代庖,不过贵县若向咱家求援,咱家自不能坐视不管,是吧?”

        魏公公一点也不嫌弃三位无锡主官身上的臭味,目光也同之前一样殷切万分,说话间将一块白布塞在了知县寇慎手中,然后叫小田丢了把匕首过去。

  https://www.65ws.com/a/82/82304/306753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