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六百一十章 公公得做有意义的事

第六百一十章 公公得做有意义的事

        既叫百姓得了实惠,又叫皇爷听着高兴,于他魏公公名声也是大有益,魏公公能不高兴?

        只是,这年头的商业还是太不发达,物流除了漕运外,也低的可怜。

        又没有电视广告等可以飞速传播的手段,饶是魏公公走一路停一路,福利发放波及范围也仅限运河两岸,最多不超过五十里。

        如此一来,受众就极少了。

        买东西的少了,卖东西的收入也就能见得着。

        卖了几天,才堪堪腾空两艘船,这得卖到猴年马月?

        魏公公倒不是不想把这些货物当作他出海发财的第一批物资,初始,他还真是打的这个主意,索性空手套白狼,带着山东大佬的赎身资源、带着大明人民的友谊出海赚取贸易顺差。

        只是,在听取了南方商人的一些“报告”后,魏公公打消了此念。

        这么做的后果,是他会赔死。

        因为,山东大佬手下采购的这些货物基本上都是从南边运来的,价格远超成本。

        换言之,魏公公到了南方想要把这批货物脱手,必须价格大跳水,否则毫无竞争力。

        这样一来,既不挣钱还费事,做的个劳买卖。

        于是,不如就地销光,便宜百姓得了。

        可是,想法虽好,实际操作起来却难。

        卖了几天才销了两船货,得来的还大半是铜钱,就足以让魏公公为之销魂了。

        保守估计,这批货得一路卖到扬州去才能清仓,时间上最少要两个月。

        魏公公着急了,曾经亲自下船吆喝,半卖半送。

        结果,却惹了一肚子气。

        可能他魏公公大善人的名声传的太远,以致有的百姓将他这大善人看成大痴子了,竟然生出免费领取的念头来。

        魏大痴子要是不给,转眼就不是什么大善人,而是坏太监,京里来的奸贼了。

        这种人虽少,但严重影响魏公公的情绪。

        偏也不能和他们一般计较,总不至于大手一挥,给百姓也来个“猪突”吧。

        还好,有好的一面。

        据郑铎手下几个精明的老马贼分析,最近大集上明显有大宗货物成交,购买者是附近的商人。

        这些商人比百姓要懂事的多,他们没有自己出面采购,而是花钱请人替他们买,之后再付以酬劳。

        之所以如此,大概是这些商人晓得这魏公公是个善人不假,但再善良恐怕也不愿有人在他手下讨便宜吧。

        为免麻烦,躲在幕后才是妥当。

        魏公公寻思,这些商人是联手在薅他的羊毛啊。

        他老人家半卖半送,一路发卖,为的是百姓得个实利,自个搏个名声,可要叫商人们掺上一脚明显就违背初衷了。

        可是,这是市场经济的必然性。

        世上,可没有卖东西的不许人买的。

        郑铎深知魏公公本心,便提议明日多派人手访查,但要看到大宗购买的便扣下。

        “不妥不妥,商人亦是皇爷子民,咱家不能另眼看待。”

        魏公公否决这个提议,士农工商,阶级一体嘛。不能因为同情穷人、弱势群体,就对富人有偏见。

        一个愿卖,一个愿买,怎么能因为人家买的多就扣人呢。

        “要不就限制购买,定个量,一人只许买多少。”出主意的是秀芝姐,一脸精打细算的样子。

        魏公公摇了摇头:“那要卖到何时是个头?”

        “这不行,那不行,那你要怎样?”秀芝姐不乐意了。

        魏公公嘿嘿笑了笑,吩咐郑铎:“明日便按散客与批发出售。”

        散客是什么,郑铎明白,批发是什么,他不解。

        “寻常百姓来买,价格低些。大宗购买的,价格高些。”魏公公一反世间常态,做生意的都是散客买贵,批发买便宜。到他这,变了个。

        “这?”

        郑铎和秀芝姐都叫这法子弄得一头雾水,怎么想也不通啊。

        “且去办,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魏公公懒得解释,挥手要郑铎下去。

        这事,没什么逻辑不通的。

        因为,这买卖的基础并非是赢利,而是献爱心。

        故而,就能解释通了。

        百姓依旧实惠,但购买力小,不能帮他魏公公清仓。

        商人逐利,可以理解,却薅了他魏公公羊毛,叫公公气不顺。那索性给你们加些价,这样你们少薅点公公羊毛,公公这心气也能顺。

        最重要的是,商人们的大宗采买可以快速帮他魏公公减负。

        相较于这些货物的实际市场价格,便是提了些许价格,商人们仍是赚的大发。因此,不愁他们不买。

        魏公公做事雷厉风行,讲的是个信义。

        第二日码头上便有告示贴出,直言此间买卖规则。

        结果,好评如潮。

        原先躲在暗处的商人们全部浮到明面,拿着钱可劲的采购他们早就看上的货。

        真是不冒不知道,一冒吓一跳。

        经郑铎察访得知,内中竟然有一半商人是从济宁那边就一路跟过来的。

        可以说,魏公公到哪,他们就到哪。

        原先限于对方是个大太监,有兵马,商人们不敢浮浪,稳妥行事,慢慢撸。现在好了,魏公公自个开了盘,讲明了条件,虽然价格比之前高了一些,但扣除给中间采办的费用,算下来也没多少。关键是,省了时间,省了力气。

        当天,就一次清空了四艘船。

        在商人们的相互传播下,周边府县越来越多的买卖人向微山湖靠拢。

        世间这么便宜的好事,可是百年难得。

        魏公公见形势大好,加上此地风景不错,便索性多停留几天。

        此后数日都是天还未亮,码头上便挤满前来购买的商人。

        一艘、两艘…

        没几日功夫,就清空了一大半货物,魏公公到手的净利润是七万余两。有一艘清空的船仓中堆满了铜钱。

        依剩下货物价值计算,最后魏公公能到手十万两出头,连上先前陈增付的实银现钱,五十万两的赎身费用打了个六折,实到大概不到三十五两。

        另外二十两就是便宜百姓,叫商人们薅走了。

        诚然,魏公公看重钱,喜欢钱,但于这二十万两真是看的很开。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几天大规模倾销下来,市场接近饱合了。

        余下的十多船货物,魏公公准备带到徐州发售。

        好处,不能叫一个地方的都得去。

        运河是和微山湖相连的,船队进入微山湖后,魏公公倚坐在太师椅上,看着波光泛泛的湖水,百无聊赖,突然想到自己不当蹉跎人生,枉负皇爷信重,必须得做些有意义的事。

  https://www.65ws.com/a/82/82304/306753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