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六百零七章 量身家物力,结魏公欢心

第六百零七章 量身家物力,结魏公欢心

        小田一个正步向前,变戏法似的手里多出两枚小红旗,然后原地一百八十度转弯,高举小红旗,向着运河边交叉一挥。

        动作,干净利落,如行云流水般。

        标准!

        要西!

        魏公公轻拍椅把,甚为满意,数日来的调教总算没有白费他的心血。

        架子花不花的不打紧,反正只要能唬住陈增这个外行就行。

        魏公公可打听的明白,这位山东大佬自入宫起就没跟御马监打过交道,也没跟京营有过接触,所以啊,这位大佬是个实实在在的“文官”呢。

        因而,对付这位大佬,就得帝国主义,坚船利炮,亮出胸肌来,叫他知道眼面前这位不是小兔崽子,而是猛龙过江来了,这才能量身家物力,结魏公欢心。

        总之一句话,今儿这银子,你陈增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以史明鉴,可以知兴衰。

        历史告诉魏公公,想要做成大事,第一是钱,第二是钱,第三还是钱。

        他老人家千辛万苦南下为的啥,不就是为了钱么。

        所以,眼面前现成的钱,干嘛不要!

        有便宜不占,非君子所为。

        ………

        “小王八蛋,你想干什么!”

        陈公公真个被唬住了,却不是吓唬住了,而是叫那打出的小旗懵住了。

        “不干什么,就是请公公听个响。”魏公公嘴角抽了抽,露出请君大赏的目光。

        陈增气的直哆嗦,小王八蛋的样子真是贼他娘的气人。可真是一头雾水,不知这小王八蛋说的听个响是啥意思,但浑然不惧。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想他老人家在山东替皇爷办了十多年差,什么场面没见过,刁民也好,士绅也好,官府也好,哪次不是他亲自带人摆平的。

        想当初他老人家跟着那程屠夫来到山东时,地方上有几个把他放在眼里的?

        可如今,这山东地界又有几个敢不把他老人家放在眼里的?

        没二话,就一个字,拼!

        从德州砍到济南,从济南砍到登莱,从登莱砍到青州…

        无数场架打下来,方才有他陈公公名震山东、名震京师、名动天下的今天!

        现如今,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兔崽子也想骑到他头上拉屎,真他娘的当陈公公是和尚庙里的假尼姑不成!

        陈增心中冷笑,狠甩袖角,横眉冷对,倒要看看小崽子给他玩什么把戏。

        这会功夫,却见数十丈外有人同样在交叉挥动小旗,再一看,数十人列成一条线,正将那旗势不住往下传呢。

        一个传一个,直到数里地外的大运河。

        小王八蛋闹哪样?

        陈增愣在那里,大约沉寂了不到数个呼吸,耳畔却传来“轰”的一声巨响。

        声音是从河边传来的。

        炮声!

        陈增骇住,眉心直跳。

        架打过不少,人也不是没有砍过,可这打炮的声音却真是头回听。

        众随从也被这炮声吓住,可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运河边“轰轰轰”的就是一连串巨响,紧接着黑烟腾空而起。

        连续的炮声震得运河两岸嗡嗡直响,林中飞出无数鸟雀来,也把那河中正行驶的船只给吓住了。

        有几个船上伙计都叫吓的掉进河了。

        “我的妈呀!”

        陈增的一个随从可能没听过这么响的炮声,竟然从马上扑通跳下,撅着屁股趴在地上,把耳朵捂得死死的。

        其余众人也是慌乱,胯下座骑都被炮声惊住,人喊马嘶的乱成一团。

        天可怜见,自打国朝开国以来,这山东地界上可是承平的很,有几人能听过那开炮声。

        这陡不丁的打响了,跟那晴天霹雳般,真的吓死人。

        ………

        “陈公,这炮声还响吧?”

        魏公公坐在太师椅上洋洋得意,目光却是咄咄逼人。

        别人是狗仗人势,他这是人仗炮势,眼前这帮人慌乱模样叫他老人家看的特别愉悦。

        所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也。

        陈增似聋了般久久未语,等四周归于寂静之后,方才长长的吐了口气,先是扫视了四周,发现没有炮子落下,随从全都安然无痒,心中这才稍定。

        尔后,却狠狠“呸”了一声,脱口就骂道:“小王八蛋,你道咱家是被吓大的么!…有本事,你叫那炮子往咱家身上打,咱家若退一步就不是爹生娘养的!”

        嗓音无比尖利,说完,竟然猛的一撸袖子,一手往腰上一叉,一手指着魏公公。

        众随从一看陈公公这么有血性,又见对方放的是空炮,纷纷明白对方是在吓他们,根本不敢对他们如何,顿时也是胆气复涌,纷纷喝骂起来。

        “有种你就朝老子这儿打!”

        “娘的,你倒是放炮啊,放炮啊!”

        “……”

        一帮随从们争先恐后“表白”,显得忠心耿耿。

        这也是有底气啊,陈公公是何人,钦差山东矿监,岂能是能随便杀的!

        这一幕让魏公公有点失神。

        他“咦”了一声,山东大佬这造型挺别致啊,看样子入宫前有可能跟二叔一样——道上混过的。

        甭管干得过干不过,架子不能丢。

        输人不输阵嘛。

        看来,吓不住啊。

        放炮是不可能放炮的,因为,一来炮子无眼,二来兵次郎那帮倭呆子操炮手艺太糙,真把炮口放下来,万一一哆嗦,指不定能把他魏公公给报销了。

        再说了,魏公公也不是傻子,他可学不来《英雄儿女》的王成,直呼朝我开炮。

        他是来当国士的,不是来当烈士的。

        见先声夺人不起效果,魏公公心中不免遗憾。

        但不泄气,人陈公公毕竟是大内的老员工,董事长的心腹嫡系,没几把刷子能坐镇山东这么久?

        君不见“四大天王”现在就他和马堂最活跃么。

        第一招失败,便用第二招,大不了费些手脚便是。

        魏公公正寻思着动用第二招时,却见陈增突然转身就走。

        “小王八蛋,咱家现在就从这里走出去,如果咱家有事,小兔崽子,咱家担保你人头落地!”

        陈增一边说,一边旁若无人走向座骑,看样子是真要走,谈都不与魏公公谈了。

        树要皮,人要脸,姓魏的小王八蛋这么羞辱他,陈公公再是胸襟宽阔也是受不得的。

  https://www.65ws.com/a/82/82304/306753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