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听话就有油水

第五百五十七章 听话就有油水

        魏公公看的眼直了,魂也没了。

        不是吓的,而是美的。

        因为,那两个靓丽身影,照民间的规矩,都是应当和他魏公公一起浸猪笼的。

        当然,要搞扩大化的话,公主殿下也得屈身进去。

        生当同一床,死当共一笼。

        大丈夫如此,死不瞑目。

        不过,她们进宫做什么?

        魏公公美滋滋的看着两个阔别已久的女伴,心里困惑她们怎么跟朱常洛父子一起进宫的,这小爷父子俩大清早的又来做什么。刚才王安急匆匆的去哪,是不是和这事有关系。

        因为情报来源太少,宫里也没有任何根基和眼线,使得魏公公就是抓耳挠腮也不可能知道发生什么事。

        西李最先感到异样,似乎远远有一道火辣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

        那目光,像是要将她整个人吞进去般。

        她本能和朝右手侧看去,这一看,也是一阵恍惚。

        待确定是那家伙后,西李的脸色明显变得异样,随之呼吸有些急促,她竭力迫使自己不要去看那个家伙,但还是忍不住看了又看。

        那家伙,微笑着,背着手,注视着她。

        君在长江头,我住长江尾…

        虽然彼此的距离是那么的近,可这短短的距离却像是隔着千山万水。

        西李的心狂跳,她害怕自己会叫出来。

        她压抑着要爆发的情绪,脚底却好像加了块石头般,有点迈不动。

        客印月是第一个察觉到李娘娘突然慢了下来的人,旋即她就注意到李娘娘有什么不对。

        很快,她也看到了那个人。

        但她只是扫了一眼,就将视线移回前方,与先前一样,略微低着头,轻轻的跟在李娘娘的身后。

        她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甚至于内心都没有任何波澜起伏,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然而,她的目光却有那么一丝冷冷的寒意在内。

        这寒意,只针对她身前那个突然慢下来的女人。

        “怎么?”

        后知后觉的朱常洛终于察觉到他的宠妃离他有些距离,他停了下来,牵着儿子朱由校的小手,关切的看着西李。

        “没什么,寿宁在那边。”

        西李的掩饰可以说是很仓促,也很狼狈,但朱常洛却是怎么也不会知道她的仓促和狼狈是为何。只道爱妃因为担心见到父皇和贵妃,有些紧张而矣。

        客印月在侧后方扫了李娘娘一眼,一脸坦然。

        朱常洛明显有些不自在,寿宁的出现让他的眉头轻皱了下。

        他不喜欢这个妹妹,甚至他不喜欢所有的弟弟妹妹。

        因为,他(她)们让他体会不到任何亲情。

        只是,他习惯忍耐。

        他必须当好大哥,或者说,他必须演好这个太子哥哥。

        于是,一个呼吸的犹豫之后,朱常洛胖乎乎的脸上浮出了笑容,远远的挥手喊了一声:“寿宁!”尔后便牵着儿子校哥儿向着妹妹走去。

        校哥儿却回头向客印月招了招手,客印月见状忙跟了上去。

        “啊?是太子哥哥啊!”

        端坐在那表现得高冷无比的寿宁听到那声叫喊后,也有些不自在的站了起来,脸上的笑容看着很是僵硬。

        “你也进宫找父皇的么?”朱常洛笑呵呵的牵着儿子走到了妹妹面前,于对方脸上的僵硬笑容丝毫不介意。

        “嗯。”寿宁微一点头,“没想太子哥哥也进宫了。”说完,视线落在虎头虎脑的校哥儿脸上,轻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校哥儿长这么大了。”

        朱由校对摸他脑袋的这个女人一无所知,懵懂的看看她,又看看自己的父亲。

        “愣着做什么,叫人啊,这是你七姑。”朱常洛轻轻捏了捏儿子的小手。

        “七姑?”

        朱由校似乎不太理解这个称呼的含义,仍是怪怪的看着寿宁,不知道对方和自己、和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也不怪校哥儿,自他出生以来,他的姑姑们还从来没有看过他。以致,他并不知晓姑姑这个称呼的含义。

        “寿宁,谢谢你上次请魏公公送我的礼物。”西李突然出声,及时化解了有些快尴尬的场面。说这话时,她还笑着朝寿宁身后的魏公公点了点头。

        魏公公自是忙弯腰向李娘娘致以最崇致的问侯。

        朱常洛知道这事,西李与他说过,当时他还有些奇怪,从来不和东宫打交道的寿宁怎么会想起派人送礼物。

        “见过公主殿下!”

        客印月连同另外两个东宫的宫人一起给寿宁行了礼。

        礼毕之后,客印月同样微笑着朝魏公公点了点头,魏公公投桃报李,看着倒像是两家府上奴仆间的问侯。

        朱常洛不知道魏公公的身份,也没有问,只当对方是郑贵妃那边的。

        “对了,寿宁你找父皇有什么事么?”朱常洛随口问道。

        “我…”

        寿宁刚要开口,有内侍过来请她和太子一起入内。

        朱常洛忙牵着校哥儿由那内侍领着往宫中去,西李和客印月等人紧随其后。

        “殿下,我们也进去吧。”

        魏公公神态轻松,迫不及待要和公主殿下一起进宫,他现在除了想跟着公主殿下捞票大的外,也急于知道这位胖太子带着儿子来干嘛。

        公主殿下却把脸一沉,冷冷的盯着他:“你看才在看什么?”

        “看什么?”魏公公不解,“我没看什么啊!”

        “不要以为我没看到,我警告你,”寿宁一脸恼色,“你这刁奴不要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人心不足是没有好报的。”

        这话魏公公不爱听,一脸委屈:“殿下又不是我碗里的,明儿驸马回来,殿下就到驸马碗里了,奴碑连口汤水都喝不到。”

        这话说的是委屈,但也不假。

        这二人再如何狼狈为奸,正主回来,也不得不收敛。

        真要闹出丑闻来,这二人恐怕就得去买个猪笼了。

        魏公公的委屈样让公主殿下破渧为笑,然后意味深长的对他说了这么一句:“乖,只要你听话,碗里总有油水让你舔的。”

        “……”

        一股正气从魏公公的油脸上腾腾伸起:殿下未免太不要脸了吧…不过,奴婢喜欢。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94802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