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再访公主殿下

第五百三十九章 再访公主殿下

        贵妃之疾,长在她身,痛在我心。

        良臣满口答应,顺便想到一事,忙跟张诚提了。

        “小的缺些人手,不知公公可否将张进忠和郝汉拨给小的使唤。”

        张进忠是张诚的私臣,宫里担着个奉御的职司。因刘吉祥插手出海的事,张诚本就想往良臣这塞些人看着,现在他自个提出来更好不过。

        当下就应了,让良臣自去领人。

        至于郝汉,张公公更无所谓。

        那孩子伯父倒是他早年间得用的人,可却无福病死了。也是看在这点,才要张进忠照应着这孩子。

        从张诚私宅一出来,良臣就把郑铎叫来了,交给对方一个紧急任务,那就是马上去定州找一个叫马明堂的人。

        要是良臣没记错的话,这个马明堂手里有一个治眼药,嗯,很有疗效。不过如果把这个药不用在上眼,而是用在下眼的话,那就会有奇效。

        四百多年后,这药叫马应龙麝香痔疮膏。

        而马明堂,就是此药创始人,河北定州人。

        定州离京师不远,属保定府管辖,快马来回也就几天功夫。

        难得能为贵妃娘娘做点事,良臣觉得一定要全心全意才行。

        娘娘哪,不方便,身为奴婢的他,就得让娘娘方便才行。

        找到马明堂,弄来灵药,娘娘好,他也好。

        自打领了这出海差事后,良臣可是连宫城都进不去了。

        不能和贵妃娘娘心连心,不能和皇爷一点通,在外面做事总是放不开手脚。

        三元观那笔浮财送入甲字库后,也不知万历知不知道。

        良臣怀疑张诚是不是飘没了,要不然怎么就回了个收条,没个上谕嘉奖一二的。

        有感自己南下后很有可能会长时期和宫里失去联系,良臣越发觉得有必要在走前把上下疏通一下。

        而最有效的法子自是让贵妃娘娘愉悦。

        吩咐这件十万火急的大事后,良臣就去了自己养伤期间暂住的张诚私院。

        小田在前头领路,到地后就看到半大小子郝汉懒洋洋的坐在门槛上晒太阳。

        听到马蹄声,郝汉抬头一看,“呀”了一声,赶紧拍拍屁股迎了上来,小心翼翼的弯腰道:“魏公公回来了。”

        良臣看着这小子总觉没吃饱的样子,笑着点了点头,问郝汉张进忠在哪。

        “张公公在睡觉呢。”

        郝汉朝里一指,如实说道。这就是不机灵了,要换个脑子灵活的,这会铁定大着声音说张公公在里间忙着,哪能直说张公公在睡觉呢。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觉?”良臣有点羡慕张进忠,这家伙很闲啊。

        进院子就奔张进忠的屋子,猛的推开门,吓的正熟睡的张进忠一个激灵直起腰,以为是郝汉那傻小子,刚要张嘴骂,却发现门口站着的是小魏公公。

        发愣之后,满脸羞红,赶紧从床上翻身下来,一边急急穿衣,一边喃喃道:“魏公公几时回来的,怎么不提前派人回来说一声,小的也好收拾一二…”说着,还拿眼瞪郝汉,显是怪这傻小子怎么不给自己通报一声,害他在魏公公面前出丑。

        良臣摆了摆手,吩咐张进忠:“收拾下东西,跟咱家走。”

        “走,去哪?”张进忠系扣子的手停在那里。

        “问这么多做什么,让你走就走呗。咱家和张公公说过了,往后你就跟咱家。”说话间,良臣已经到了院子中央。

        屋内,张进忠心花怒放,赶紧跟出来给良臣行了一礼:“多谢魏公公提携!”

        郝汉冒出一句:“那我呢?”

        张进忠也想到了这一点,他走了郝汉昨办。

        “你也跟咱家走。”

        良臣说完就出了院子,上马前给二人摞下一句话:“你们自去左安门找内官监办事处的陈公公,陈公公自会安排。”

        之所以要张进忠和郝汉,是因为良臣觉得张进忠办事麻利,是个合适的管家。

        如今,他魏公公不是没有家的,秀芝姐和洛洛儿的存在,已然是一个家了。

        于当下人而言,除了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便都有内外宅之分。

        良臣是太监不假,但照样可以有内宅。

        所以,内宅之中又必须有管事的替他操办,要不然油盐酱醋的岂能让娘子们忙活。

        内宅管事嘛,太监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盗亦有道,良臣做贼心虚,可不想有人撬自己的墙角。

        张进忠,就是他了。

        对郝汉,则是看中这小子天生神力,稍加调教,定堪大用。

        ………

        良臣让张进忠和郝汉去左安门,自个却是去了寿宁公主府。

        他是要上门推销的,怀里可是放着十张债券。

        寿宁公主是他推销债券的第一家,没法子,除了这位公主殿下,其它达官贵人他不认识啊。

        推销这东西,刚开始就得杀熟。

        良臣可是把寿宁公主当成自己的第一个下线的,指着这位公主殿下把他送上金字塔的顶端呢。

        也是没法子,最近南苑营地那边用度太大,开支吃紧,已经入不敷出了。如果不能马上有新的款项到位,这摊子撑不了几天。

        所以,这几天良臣把南苑操练的事交给了曹文耀和伍福铭,专门在京中推销了。

        到了寿宁公主府,良臣肯定不能直接说来找公主殿下,便报上名号说来拜访驸马爷。

        因梁姑婆的事,寿宁公主府的下人们对魏小公公可不陌生,甚至有点畏惧。

        原因是梁姑婆被贵妃娘娘召入宫后,被发到了浣衣局,听说很惨。而梁姑婆的相好赵进朝也叫发到安乐堂去了,听说这事除了和他殴打驸马有关外,还参合了什么事。具体什么,公主府的人就不知道了。

        但归根结底,要不是魏公公,梁姑婆和赵进朝哪会落的那样下场,这样一来,对魏公公肯定是心存畏惧了。

        “好叫魏公公知道,我家驸马爷尚在国子监未回呢。”一个守门的小心翼翼道。

        “还没回来啊?”

        良臣想起来了,万历把他女婿发到国子监反省三月,算日期,还真是没到时间。不过再有几天也能放出来了。

        “驸马爷不在,那替咱家通报公主殿下吧。”

        不想,守门的却一脸为难。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91981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