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不入棺材不落泪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不入棺材不落泪

        深夜,起了风,冷的很,县城家家户户都早早关门上床躺着了。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西城,却有一间院子亮着火外。

        这院子从前很不起眼,现在却十分出名。

        因为,这院子白天有个寡妇上了吊。

        如今,那寡妇的尸体依旧在屋中摆着。

        仵作验了尸,肯定是自杀。

        按规矩,死尸要么由家属收敛,要么由县里雇人送到义庄安置。

        良臣在看过受伤的大哥后,却来到了这院子,要求县里暂不要动许寡妇的尸体。

        他发了话,县里自是不敢不从。

        于是,许寡妇的尸体就一直摆在地上。

        良臣特意让人雇了两个胆大的婆子替许寡妇擦拭了身上的污秽,换上新衣,看着,如生前一般整洁。

        只是,身体上已经没有一点温度,从面容到肢节,都是那么的僵硬。

        独自对着许寡妇尸体时,良臣想过很多,他能够理解大哥对许寡妇的爱。

        这世上,不是所有爱情都是那么美妙,那么洁白,那么纯真,得到所有人祝福的。

        小人物的爱情,很多是充满了无奈和悲苦的。

        他们的爱情,被人用世俗的眼光打量,不屑、鄙视,甚至厌恶。

        然而,他们的爱情却又是最纯最纯的情爱,比之王子和公主的爱情都要纯真。

        只可惜,世俗容不下他们。

        良臣向来不以世俗眼光看人,所以他理解这段爱情。

        许寡妇很可怜,实质上她就是个妓女。可是大哥良卿却爱上了她,愿意娶她为妻,不得不说,良卿真是实在人。

        历史上二叔没发迹前,良卿就是个普通农民,成天到晚地里刨食的庄稼汉,那会他没钱娶老婆。可是当了国公后,他依旧没有娶妻,单从这点来看,要么大哥那方面无能,要么就是他受过情伤。

        很显然,原因可能是后者。

        或许,自己这个本该死去的弟弟撞上了大哥的这桩伤心事。

        良臣有些遗憾,自己来晚了一步,知道的迟了,哪怕早半天知道,许寡妇都不会死。大哥心里也不会落下一生的痛。

        现在,他这亲弟弟要为大哥做些事。

        拍了拍手后,一个瘦子被带进了这间屋子。

        良臣看了这瘦子一眼,没有说话,只让小田将他扔在自己面前,紧挨着许寡妇的尸体。

        瘦子有些恐惧,恐惧的不是抓他来的那些人,也不是面前这个比自己小的太监,而是地上躺在木板上的许寡妇。

        他清楚的记得,就是三天前他还抱着这个女人温存过,事后给了对方七个大子。

        而现在,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然没有了呼吸,冷冰冰的躺在自己身边。

        他打了个寒颤。

        良臣就那么看着瘦子,打量着他,目光很平和。

        瘦子被良臣看的头皮发麻,下意识的将头往下低了低,眼角余光却瞥见墙角摆着一堆刑具。

        夹棍、钉指、鞭子…

        各式各样令人触目惊心的刑具摆了一地,不知是火光的照映还是原本就是那种颜色,这些刑具看起来好像都是红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屋内的蜡烛被风吹得忽明忽暗。

        瘦子内心煎熬,却不敢动弹,更不敢开口说话。

        终于,他感受到前面那人动了下。

        良臣起身了,径直走到被绑住手脚的赵明前面,和声说道:“你可以告诉咱家你朋友的下落么?”

        赵明是谭千牛的死党,打小就在一块玩,长大之后一起在西城混。刑房走访后得知,谭千牛是和赵明一起出城的,尔后赵明回了住所,谭千牛却不知下落。良臣知道此事后,直接派人将赵明抓了过来,他要从对方口中知道谭千牛的下落。

        从外表看,这赵明就是个市井无赖,这种人欺软怕硬,属于一打就招那种类型。可是让良臣有些意外的是,这赵明却是不肯说,他竟然是个讲义气的无赖。

        “公公,出卖朋友的事情,我一向是做不来的。”赵明心中固然害怕,可是却没有因为害怕就出卖朋友,因为那样会让他觉得自己不配做人。

        “不错,出卖朋友确是叫人不耻,不过,你认为谭千牛这人配做你朋友么?”良臣笑着摇了摇头,“如果谭千牛真当你是朋友,就不会让你陪他一起出城。”

        闻言,赵明没有说话,只脸颊抽了抽。

        “你还是说了吧,没有必要为了谭千牛把自己性命给丢了。”说完,良臣拿出袖帕擦了擦鼻涕,因为赶着回县城,他又受了风凉。

        听了这话,赵明一惊,失声道:“人又不是我打死的,官府大不了告我个知情不报,做上几年牢,如何就要了命?”

        “嗯,官府是不会要你的命,可咱家会要你命。”良臣抽了抽鼻子,将帕子慢慢叠上,然后看向赵明,面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赵明被对方的笑容惊住,片刻之后却是把心一横,咬牙道:“公公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说。”他这是不信这太监敢杀自己,县衙那边可是知道他被带到这里来的,这太监真敢乱杀人,可过不了衙门的关。

        “是么?你不说,咱家总有办法让你说的。”

        良臣不喜欢别人质疑自己,因为他一直以来都不说空话的。言毕,轻拍两掌,小田和真田立时拿着夹棍就给赵明上了刑。

        因为疼痛,赵明紧紧咬住嘴唇,额头也是皱得紧紧的,米粒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滴落。

        “十指连心,想必你现在很疼吧?如果你痛得受不了,可以叫出来,咱家不会笑话你的。不过,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要知道,不管你受了多大的苦,你那好朋友都是不会知道的。”

        在良臣说话的瞬间,赵明左手的第二片指甲再一次被竹签硬生生的剥开,和他的大拇指一样,鲜血顿时涌了出来,红通通的。

        “你们除了对我用刑,还能做什么?”

        赵明极力使自己不要叫出来,虽然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左手的筋脉因为巨痛在使劲的跳动,但他还是咬牙撑了下来。是,他是个无赖,可无赖也讲道义,讲兄弟情。

        不管谭千牛做了什么,只要对方一天当他是朋友,他赵明就绝不会做对不起朋友的事。所以,莫说对方给自己用刑,就是打死他,他也绝不出卖朋友。

        “咱家也不知道,且慢慢来吧。”

        将赵明的两片新剥开的指甲捏在手中仔细看了一眼后,发现这小子还硬气,良臣摇了摇头,轻轻的一抖,顿时,两片沾血的指甲掉落在地面。

        “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的。”赵明咬牙说了句。

        良臣叹口气,诱道:“说出来,咱家给你五百两,这钱你拿着,呆在肃宁也好,去府城也好,随便去哪,这辈子总是不愁的。”

        听了良臣的话,赵明“哈哈”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为了钱就会出卖朋友吗?你错了,我赵明这辈子虽然没干多少好事,但至少,我还从没有干过出卖朋友的事。”

        笑声突然止住,斩钉截铁道:“你还是杀了我吧,因为,我是不可能出卖弟兄的!”

        “人死可就不能复生了。”

        良臣有些敬佩起赵明来,他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如此硬气,但是,这不是他想要的。

        “要杀便杀,多说无益。”

        说完这八个字后,赵明的嘴巴再也不张了,眼睛也闭了起来,一幅求死的样子,意志之坚决,让用刑的小田他们都有些佩服起来。

        “你知道吗,我兄长知道许寡妇自杀后,想陪着她一起死。咱家把他劝住了,对他说许寡妇黄泉路上不会一个人的,总有人陪她。当时,说真的,咱家只想让谭千牛陪他嫂嫂一起上路,现在看来,你这人也不错。”良臣幽幽说了一番,赵明的硬气激怒他了,冷冷吩咐一声:“把东西抬进来。”

        门轰的被打开,赵明眼前一怔,竟是一具棺材被几个大汉抬了进来。

        “砰”的一声,棺材重重落地,单看重量,明显就是一具上等的好棺,值不少钱。

        良臣没有理会吃惊的赵明,围着棺材打量了一圈,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吩咐将许寡妇的尸体抬进棺中。

        待许寡妇入棺之后,他对着无比平静的许寡妇道:“我大哥让我厚葬你,这具棺材已是城中最好的棺木了,另外,我让这个人给你陪葬,希望你不要嫌弃。”

        “你们要做什么?”

        惊恐中,赵明被抬起丢进了棺材中。旋即棺盖就压了上来,顿时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耳畔只传来闷沉的锤子钉声。

        十二根长钉锤入后,良臣一动不动的看着棺材,他很有耐心。

        棺中,迟迟没有动静。

        “是个汉子。”

        良臣觉得世事真是奇怪,似赵明这种市井无赖都能视死如归,可他要拿出这份胆气来做什么不能富贵呢,何以非要油手好闲做混混儿呢。

        也许,这就是人与人的差别吧。

        有时候,不怕死并不是做大事的前提。

        可惜了。

        良臣有些遗憾没能撬开这无赖的嘴巴,想要找到谭千牛恐怕得从他家人下手了,这时棺中却传来声音,是拍打棺盖的声音,隐约伴有“我说”的呼喊。

        唔

        良臣笑了起来,前后大概不到一分钟吧,真是不入棺材不落泪。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79346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