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四百五十章 为夫守节

第四百五十章 为夫守节

        “啊!”

        院内先传来一声惊呼,尔全又传来“叭”的一声,好像是油灯掉地上碎了。

        良臣可以理解,小别胜新婚嘛。

        有些日子没见了,洛洛儿陡听情郎回来了,有些手足无措,可以理解,人之常情嘛。

        翠儿那里,不也是如此么。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门栓很快落下,门后出现瓜尔佳氏的身影。

        小田将灯笼往前挑了挑,以使天使公公能看的真切些。

        “大…大人…”

        瓜尔佳氏怔怔的看着消失了很长时间的良臣,忽的发现对方的衣服似乎变了。

        这个少年又升官了?

        “洛洛儿,我回来了!”

        良臣上前,拉过瓜尔佳氏,抚摸着对方的小手,很是自然的捏了捏对方的俏臀。

        “大人,有人…”

        瓜尔佳氏低呼一声,饶她孩子都生过俩,可当着外人面叫良臣这般戏弄,总是害羞的很。

        “噢!”

        良臣哈哈一笑,朝两眼比自己瞪的还要大的小田,摆了摆手:“带上门,你也去休息,换别的人过来守着。”

        “哈依,公公!”

        小田忙转身退下,不忘将灯笼留下。

        “公公?”

        瓜尔佳氏的俏脸变得很是惊讶,不解的看着良臣。

        “是啊,皇爷宠咱家,要咱家做海事太监呢。”

        良臣笑着说了句,准备回屋说这事。伸手拉瓜尔佳氏,却发现对方没动。再一细看,这才注意到对方竟然穿的一身白,像是素服。

        “你这身打扮是?”良臣也突了一下,自个可没死啊。

        瓜尔佳微微晃了下,低声道:“我是为先夫守节。”

        “先夫,哪个先夫?”良臣一怔,反应过来,“你知道舒尔哈齐的事了?谁告诉你的。”

        瓜尔佳氏迟疑片刻,告诉良臣她见过扎萨克图了。

        “什么时候的事?”

        良臣眉头微皱,扎萨克图被李永贞带回京后,一直关在锦衣卫,五党倒李风潮中,扎萨克图曾被不断提审,咬死李成梁勾结他大伯奴尔哈赤造反,加上舒尔哈齐状纸,万历终是下旨召回李成梁。

        从建州回来,知道舒尔哈齐死后,良臣曾想向杨镐进言,请奏扎萨克图继承舒尔哈齐的建州左卫都督一职,从而使建州左右卫在名义上并不归奴尔哈赤一人所有,为将来的建州内乱打下钉子。

        这也是补救阿尔通阿被杀的法子,法理和名义上,舒尔哈齐都是明朝册封的建州左卫都督,所以他的儿子比他的哥哥更有继承权。

        只要舒尔哈齐还有儿子在,只要明朝没有将建州左卫一起册封给奴尔哈赤,黑脸老汉名义上就不是建州的真正主人。

        在建州时,良臣刻意结好禇英,想扶持这个倒霉的大贝勒,也是希望将来奴尔哈赤起兵时,建州内部有不同的声音,从而可以让他利用。

        不过,杨镐并没有接纳良臣的请求,一来其忙于对付土蛮部,二来李成梁虽被召归京,但其在辽东旧部势力还很强大,杨镐暂时还不能对建州形成实际影响。三来,京中传来的消息,种种迹象表明朝廷似乎不愿建州方面多生枝节。

        三方面因素结合,纵然杨镐知道建州如今已经尾大不掉,迫切需要及时作出部署,也无法如良臣所愿。

        此后,扎萨克图的下落,良臣也不知道了。

        说实在的,良臣其实都快把扎萨克图给忘了,毕竟此人只是舒尔哈齐的三子,不是他大哥阿尔通阿,也不是二哥阿敏,于史书上默默无闻。因此,消失就消失了吧。然现在却又突然出现,还和瓜尔佳氏这个娘接上了头,就不能不让良臣引起重视了。

        他不是太喜欢当人便宜爹的。

        这种事,是有风险的。

        天知道扎萨克图会不会知道他小魏公公把自己名义上的娘给弄了,提着三尺杀猪刀为他爹抱不平呢。

        见良臣脸色难看,瓜尔佳氏有点害怕,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良臣。

        原来就是正月十五那天,当时良臣在张诚小院养伤,瓜尔佳氏初到京城,见什么都新鲜。元宵节的灯会更是看着稀奇,因而便和郑铎说要去看看。

        瓜尔佳氏是魏公公带来的女人,属于小半个女主人,郑铎不便关着她,于是叫了两人陪着瓜尔佳氏去看灯会。

        也就是在那夜,瓜尔佳氏遇见了刚刚从锦衣卫释放出来,却有家不能归的扎萨克图。

        “母子”二人相见,自是又惊又喜,彼此双方都以为对方已经被害。

        从扎萨克图那里,瓜尔佳氏知道了丈夫舒尔哈齐在铁岭病逝的消息,她是怎么也不信舒尔哈齐是病死的,扎萨克图也不信,二人都认定是李家害死了舒尔哈齐。

        可就算知道又能如何,一个成了汉人少年的禁脔,一个则是失去父兄,失去族人,赤手空拳,有仇也报不得。

        瓜尔佳氏没敢告诉扎萨克图自己被禇英送给明朝使者的事,对方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儿子,瓜尔佳氏总是要脸的,只说自己被明朝使者所救,眼下暂寄托在这使者府上。

        扎萨克图那会心情很是不好,父兄遇害的消息传来,他跟失了魂似的。对于瓜尔佳氏这个只比他大了十岁的“额娘”,其实也并不是太过牵挂。听说对方被明朝使者收留,也未多想,和瓜尔佳氏说了几句,便意兴阑珊的消失在人潮涌动的灯会之中。

        听完瓜尔佳所说后,良臣轻叹一声,一边拉着瓜尔佳氏进屋,一边道:“你眼下虽是我的女人,但毕竟曾是舒尔哈齐的福晋,我这人最是讲情理,你为他守节乃是好事,我断不会阻拦于你。只是,”

        说到这,良臣顿了下,颇是好奇的问瓜尔佳氏,“你打算怎么为他守节?难道只是不陪我睡了?”

        瓜尔佳氏脸一红,低声道:“还请大人体谅奴家。”

        良臣摇了摇头:“我当然体谅你,可我就是觉得怪啊,要说守节的话,东哥那头岂不是一年到头都不能睡?可她为何三天两头的出来浪呢。”

        “浪?”

        瓜尔佳氏有些不明白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72754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