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四百零五章 南城兵马司

第四百零五章 南城兵马司

        到了门房那看到魏朝的时候,良臣方想起没问西李是不是把朱由校弄到跟前抚养的事。现在回头肯定是不行了,便想着下次有机会再说。左右二叔现在跑四川去了,没个一年半载估计回不来。

        魏朝正百无聊赖的拿着《春秋》在看,抬头见先前进去的魏公公出来了,不由挤出些笑容,心里却纳闷李娘娘怎么跟对方说了这么久。

        寻思着从不上门的寿宁公门突然派人来看望李娘娘,是不是贵妃娘娘的授意,那头想跟小爷亲近些?要是这样的话,回头倒得听听王公公怎么说,要贵妃娘娘真对小爷转了性子,那可是天大的好事。

        因小爷的事,魏朝这等东宫的太监愣是比别的衙门矮一截,稍有个职事的就能对他们喝五喝六,要不是王安公公顶着司礼随堂太监的身份,已去世的老祖宗陈公公在世时对东宫这边也颇多照应,还不知东宫这边叫人欺成什么样呢。

        “魏公公在看书么?”不管心里对魏朝多么不待见,良臣面上还是十分客气的。

        “可不敢当公公这一声称呼,小的就是无事瞎看看。”魏朝说话时,特地将手里的《春秋》掀到后面,看着好像他已经要读完似的。

        “读书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良臣哈哈一笑,摞下句魏朝没听过的名言,告辞而去。

        出了东宫,良臣没瞎转,老老实实的从东华门出宫。然后叫上一直侯在皇城外的小田和真田,直奔左安门外他魏公公的“钦差行辕”。

        郑铎手脚很快,办事很麻利,良臣交待他的两面长幡已然插在了院中。长幡足有七八米高,矗立在院中,隔老院就能看到,十分的显眼。

        良臣在门口心情愉悦的看着大大的匾额,很有成就感。不管怎么说,打今天起,他魏良臣算是有了正式的工作,也是体制内正儿八经的公务员了。要搁前世,就他这监丞,怎么也是中央秘书局的处级干部。干上二十年,不愁升不了副部,外出放出,赫然就是地方督抚的待遇。

        二十年太久,只争朝夕。

        副部不是良臣的最终目标,他给自己定了个国级公务员的小目标。

        地位越高,能干的事才越多,也能干成事。

        内官监驻外办事处,一切,就从这里开始了。

        “回头叫人来把匾额刷遍金漆,昨家要金光闪闪,要有气势,有档次。”良臣对普通的白底黑漆有些不满意。

        “刷金漆?”郑铎有点肉疼,“公公,咱们的钱快不够了。”

        “噢?”

        良臣摸了摸头,经费开支是个问题。

        如今架子搭起来了,办公经费和人员工资这一块,得马上有进项,要不然就手头那点余款,还真不好维持。

        “先刷起来,钱的事,咱家想办法。”

        良臣说着进了院子,几个降倭和郑铎的那些手下正在忙活着,看到良臣进来,众人都放下手头活计,齐致过来拜见。

        良臣从关外带回来十个降倭,郑铎手下有三十四人,总共四十四个。为了安置这些人,良臣让郑铎在这院子周围又租了几家民宅,使得开支又多了不少。如果杨镐那边把良臣要的人送来,地方肯定不够,还得再租房子。要是良臣不能尽快搞到一笔大钱,光是人员安排这一块,就能马上宣告他魏公公破产。

        已经快傍晚了,良臣让人都下去歇着,伙食这一块郑铎先前就安排了,请了两个附近的老妇人帮着做饭,一月给开一两三钱银。说多不多,说少却也不少了。菜金方面,良臣倒是信得过郑铎,基本上黑脸老汉余下的钱都交他管账了。

        郑铎这也是赶鸭子上架,他一杀人越火的马匪转而做管家性质的事,起先还真是不适应,也算摸着石头过河,能把良臣交待下来的事办得大差不差,已是难得了。再强求他做的更好,也是难为人。

        “公公要不要住处看看?”郑铎将最近的开支做了个账目,他识字有限,这账目还是手下们帮忙弄的。

        良臣把账目接了,再是信任郑铎,这应该他过目的东西还是要过目的。用人固然不疑,但也不能当撒手掌柜。

        “你们且先下去,我这写点东西再去住处。”

        良臣让人散了,独自在自己的公房中开始写出海计划。

        这份计划是准备递给张诚过目,再转呈万历的。

        自己磨了磨,然后凭借脑海中的印象画了个东亚和东南亚的海图后,良臣手里的笔提了又放,放了又提,实在是不知道从哪处先落手。

        最后,他的毛笔尖在大员这块地上画了个圈。

        大员,即台湾。

        在没有强大水师护卫的情况下,良臣可不敢冒然就到吕宋等地发洋财,所以他选择先从台湾下手。

        就如打游戏般,先易后难。

        现在的台湾尚未开发,明朝只在澎湖设有巡检司,台湾岛上却无明朝势力,荷兰红毛鬼也没有摸过来,可以说是一块处女地。不过福建、浙江沿海却和台湾岛上的土著有密切交往,且经转台湾的海上贸易很是发达。

        这个海上贸易说白了就是海盗,台湾眼下没有红毛鬼海盗,却有倭寇和明朝海盗存在。那些浙江和福建与台湾有密切联系的海商们,便是海盗。

        一般说起台湾,总会想到郑家。

        如果自己晚来十几二十年,良臣或许会打郑芝龙的主意,但算时间,眼下的郑芝龙顶多十岁小娃娃,就跟李自成一般,打无可打。

        所以,良臣决定自己来当这个东亚海霸王。

        明朝本土的那些海盗,他魏公公纵横之下,总能利诱入伙。利诱不成,也能搞掉他们。至于那些倭寇,更是没有什么可虑的——良臣手里的可是正牌的日军,东亚共荣就靠他们当先锋呢。

        等解决了经费和人员及武装这一块,良臣就立即带人南下去福建探探情况。他独自在屋内写起海事计划,将台湾本岛及来往贸易说的天花乱坠,很是肯定的给万历定了一个目标——三年之内,至少上解内库五十万两白银。

        这个数字是良臣自己摸石头瞎估的,按他本心,报个十万两就算对得起万历了。可想十万两就让万历为他的大张旗鼓买单,皇帝未免有点太便宜,所以多报一些。反正三年时间摆在那,总有办法解决。

        写完之后,准备叫郑铎派人送到张诚在宫外的私宅,外面却传来喧哗声,闹哄哄的。

        “没有户贴,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一个个连话都说不利索,怎么瞅都不像是我们大明的人,莫不是蛮子来的?来啊,都锁了,带到南城兵马司再说。”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68666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