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幸好你无能

第三百九十一章 幸好你无能

        “八嘎!”

        小田护主心切,又是倭兵出身,见那少年人敢对自家主人不敬,目光中更有杀机,毫不犹豫就铤身而出,横在了良臣前面。

        良臣暗自称许小田的忠心,同时脚底稍稍小动作,往后面退了两步。

        魏公公不是害怕,而是预防为主。

        不知为何,良臣总觉这白衣少年似真与太监有不共戴天之仇,稍微激动,对方就会突然对他小魏公公发难般。

        再看那少年身板,也比他小魏公公强了一截,浑身透着一股凶悍劲,或者说是英气,一看就是练家子。

        要是这小子跟个愣头青似的真的不管不顾对他魏公公动手,良臣最乐观的估计,自己顶多挨三下,第四下必倒无疑。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所谓一力降十会,大概就是这情景了。

        做好戒备同时,良臣不禁思忖,这娘俩莫非是武林中哪个大派的,要不然何以如此英气勃发的。不过大明朝到底有没有武林呢,良臣反复思索,觉得大概是不存在的吧。

        侠以武犯禁,武林即绿林,历朝历代都是打压的。所谓的大侠们,多半是中的人物。现实中,无他们生存土壤。所谓的各大派,多半就是教些拳脚功夫骗骗学费。真正的杀人技,还是在军中。

        唯有沙场,方有绝技。

        不是武林中人,那多半就是将门子弟了。

        良臣很快做出自己的判断,做娘的一身肃杀,做儿子的一身英气,娘儿俩往朝阳大街上一放,个顶个的鹤立鸡群。那气质,绝非寻常人能压得住的。人的气质也绝非一日可养成,放眼天下,也就将门世家有这底蕴可以造就这一对与众不同的母子了。

        正如术业有专攻,常年马上征战,刀头舔血的人,气质上肯定与常人不同。便是那杀猪的发起狠来,寻常百姓也不敢惹他。有些地方的百姓家里碰到什么疑神疑鬼的事,多是请杀猪的过来镇一镇。很多屠夫也兼着挖坟开棺的差事,原因便是他们身上有杀气,能镇得住鬼魂。

        良臣是杀过人,可只洪太主一人。人还不是他亲手抓的,当时也是硬着头皮为将来计割了洪太主,这属于被动杀人。所以单论气质,白衣少年稳压他一头。

        小田也感受到了白衣少年身上的凶气,因而他虽然横在主人前面,但也不敢轻举妄动。

        战场上摸爬滚打过的人,对于危险都极其敏锐。

        良臣心里打鼓,眼下大明,称得上将门的只有两家,要不东李,要不西麻。不知道这娘俩跟这两家有没有关系。若是有的话,那对方的背景也能排进大明前十了。

        那白衣少年见小田挡在了魏良臣前面,一脸忠心护主的模样,却是冷笑一声,不屑道:“好好的人不做,反替阉人做狗,你这人也太不堪了些。”

        小田却无动于衷,因为他听的不是太明白。

        良臣不乐意了,这少年跟他年龄差不多,小小的年纪哪来这么大火气,又哪来对公公们这么大偏见的。不过考虑这小子可能家世深厚,不是他魏公公现在能招惹的,所以便装聋作哑,只当没听着。

        可他魏公公想息事宁人,那白衣少年却跟吃了火药似的不罢休,竟朝小田说了句:“好狗不挡道,你放心,今日小爷不跟你主人计较,还不滚一边去!”

        “混蛋!”

        小田对滚字还是理解的,便是不理解,白衣少年咄咄逼人的架势他又不是瞎子,如何看不出。

        良臣也有些不快,白衣少年纵然是世家子弟,但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遂冷冷朝那白衣少年道:“小兄弟,这里可是天子脚下,你未免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说完,良臣不动声色的看了少年他娘一眼,发现那女人脸上毫无表情,若说有,也是冷漠而矣,似乎根本不在意儿子跟什么人说话,又说了些什么。

        这模样,让良臣越发不安。

        那少年丝毫不在意什么天子脚下,见小田不肯让路,竟然上前就去推他。小田见状,自是不肯示弱,右腿朝前一步,不假思索挥拳向那少年打去。

        那少年脸色一变,微哼一声,右手一提,出拳直击小田手肘。小田纵是有所准备,可未料少年出手太快,竟是被结实打在手肘,顿时疼的抱臂痛呼一声。

        “自找的。”

        少年一击得手,好不得意,朝魏良臣看了眼,又回头看他母亲。那女子脸上依旧平静,不过却对儿子淡淡的笑了笑。得了母亲笑容,少年更是精神大振,如受鼓励般。

        这笑容,却让良臣如受奇耻大辱,再加上那女人进来之后到现在,都没有拿正眼看过他魏公公一眼,这实在是让良臣有些火大。

        边上小田被打之后,很是不甘,脸先是通红一片,继而成铁青色,恼羞成怒跳将起来就要向那少年扑去。

        良臣都没怎么看的清,想阻止都来不及,就见小田胸口被白衣少年一记重击,一下蹲在地上,一手撑着地,一手捂着胸,大口喘气,疼的脸都扭曲了。

        “服不服!”

        白衣少年挑衅的扭了扭手腕,拿眼看着魏良臣,似用眼神对他小魏公公说,你这狗太监要是不服,大可自己来试试。

        试你娘个球!

        小田都不是这白衣少年对手,良臣那市井无赖的身手更不可能把比分扳平。脸色讪讪,既不好意思退,又不敢上前。

        “好了,别闹了,正事要紧。”那女子显是看出魏良臣心中所想,出声叫住儿子,然后吩咐掌柜烧几道菜,用食盒打包,她自带走。

        掌柜的不敢怠慢,忙叫伙计到后厨通知。

        良臣和小田很是尴尬的站在那,既不敢催掌柜,又不敢撒腿走人,反正很别扭。一帮食客见他二人吃憋,好像大仇得报似的解气。

        良臣将这众人神情看在眼里,感到很无辜,他魏公公上岗以来可从没有狗仗人势欺负过人啊。

        后厨做好饭菜后,伙计小心翼翼的将食盒递到那白衣少年手中,白衣少年看也不看就从袖中摸出一锭银子扔给伙计,说了声:“多了的赏你。”

        “多谢公子!”伙计大喜,打心眼的欢喜。

        “娘,我们走吧,舅舅他们还在外面等着呢。”白衣少年拉着自己的母亲便往楼外走去。

        小田恨恨的看着母子俩走出酒楼,一脸羞红的对良臣道:“大人,是小的无能!”

        “幸好你无能,”良臣摇了摇头,朝酒楼外噘噘嘴,“你朝外面看看。”

        小田愣了下,扭头朝街上看去,眼前所见让他很是骇然。

        酒楼外,十几个劲装大汉挎刀骑在马上,正冷漠的看着楼里的良臣二人。

        小田心惊,对方竟然还有这么多帮手,幸好自己刚才没冲动。

        良臣也是庆幸,没有做出愚蠢举动。

        那母子二人出了酒楼后,立时有人牵来座骑,白衣少年先上的马,随后那女子也纵身上马,身手极其娴熟,尔后一勒缰绳,座骑便缓缓朝前。

        果然是将门家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就是不知道是女儿还是媳妇。

        明末哪家有女英杰的?

        良臣不禁回想起来,视线中,突然有上百根白杆浮现。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67795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