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寿宁公主

第三百八十三章 寿宁公主

        “公公,今日的事你都看到了,若非公公,我这驸马可就活活被他们打死了!…我就算回去,那梁姑婆也不会放过我,还请公公替我作主,无论如何帮我鸣冤,待使宫里知道我和公主的委屈,我冉兴让做牛做马都要报公公大恩!”病急乱投医,冉兴让哭哭啼啼的竟是将魏良臣当成了救命稻草。

        驸马爷现在真是怕的很,宫门这里赵进朝都敢带人揍他,回到公主府,那梁姑婆还不定如何对付他呢。

        眼面前这内官监的魏公公年纪虽小,可也是个公正仗义的人,若无他相救,只怕自己这会早已被打的不省人事。走投无路之人,见着一点希望都是好的,冉兴让这会只将魏良臣视作救世主了,怎么也不肯松手的。

        世上从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什么神仙菩萨,但是,有我魏公公啊。

        良臣当然不能见死不救,不然他刚才何必多管闲事。他寻思着寿宁公主和冉兴让都进宫三次也没见着郑贵妃,可见郑贵妃身边的人都看驸马不爽,没人替公主夫妻说话。

        倒应了刚才赵进朝说的那话,吃里扒外可是宫里的大忌,也就他魏公公敢于铤身而出主持正义,换别人多半要思量三分。

        毕竟,内廷一体,公主驸马对于宫人太监而言,是外人。大小太监们没理由帮外人不帮自家人的。并且,梁姑婆的所作所为,名义上也是管教公主夫妇,手段虽是糙了些,可人家占理啊。

        有理,怕什么?

        七阿哥阿巴泰不就最喜欢干这事么。

        换梁姑婆也一样,有理,她怕什么?

        你公主驸马有什么理?

        净想着男女那事,羞不羞?

        你公主不怕伤身,驸马爷不怕了?

        妈妈我是为公主好,要驸马节制一些,总不是错事吧?

        所以,这事从礼法上说,冉兴让想要梁姑婆完蛋,还真是难。再加上他根本见不到丈母娘,就是有天大的委屈,也只能和泪咽了。

        正面不行,就从侧面,良臣正寻思着有什么好办法能帮一帮驸马爷,冉兴让却又开口说了一通。驸马爷的意思很明显,他想让魏良臣进宫替他在丈人、丈母娘那里陈清事实,洗刷不白之冤。

        在驸马爷眼里,魏公公是内廷的人,说出来的话丈母娘肯定信,就算不完全信,也会对之前听到的事情表示怀疑,那样一来肯定会召女儿女婿问个明白。如此一来,真相就大白于天下了。

        只不过,良臣不能这么做。因为,他不可能见到万历和郑贵妃的,除非这两口子主动找他。要不然他魏公公真敢迈进宫城一步,恐怕立时就能到净事房去补办“转正”手续。

        不能进宫,未必就没有别的法子可想。

        这件事办好了,肯定能让郑贵妃念情,毕竟她只是被身边的人蒙在鼓里,不知道女儿女婿的委屈。真知道了,还能容帮奴婢往死里欺女儿女婿不成?

        届时,贵妃娘娘念小魏子的情,公主夫妇同样也要承魏公公的义。公主混得再差,驸马再不被当人看,总是勋戚,搭上这条线,眼下用不着,将来未必用不着了。

        不管是移宫案那会,还是朱由校死的那晚,充当打手头马的固然是东林党人,但如果没有皇亲国戚参与,东林党未必就能成事,崇祯也未必就能如愿登基。

        这帮子皇亲国戚,除了世袭的国公以外,最多的就是帮驸马爷了。这些个驸马爷平日无权无势,可每在关键时候总会集体出现。而他们的出现,通常意味着是皇室的统一意见。谁让驸马们的是大舅哥、小舅哥统统不在京城,这帮姐夫妹夫能够堂而皇之的代表朱明皇室呢。

        所以,不能小看了驸马爷,他们的存在是有着巨大潜力价值的。

        为将来计,良臣也要和驸马们搞好关系,更不提他还想着把驸马们也拉进他的统一战线,一起发洋财呢。

        驸马是不可以做官,但是,可以发财。

        良臣寻思着可以找张诚或者金忠,这也是为他自己买个保险,那赵进朝如此嚣张,又是曹公公,又是马爷的,要是这小子到那两位跟前再编排他魏公公一顿,指不定有多麻烦呢。

        官大一级压死人,金忠是侯补掌印,张诚是秉笔大珰,曹公公不过内官监太监,马爷就算是马堂,只怕也要卖金忠和张诚面子。

        这样一能帮寿宁公主夫妻,二来也帮自己解决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念及此处,良臣便又安慰了冉兴让几句,说此事既被他撞见,肯定要如实奏禀。冉兴让听了自是激动,就差抱着良臣教他如何说如何说呢。

        寿宁公主府在恭子厂东段,越临近家门,冉兴让心里越慌,他年纪也不大,十八岁被皇帝看中选为驸马,如今也不到二十。心理年龄上,可能比魏良臣还要小一轮。

        良臣对冉兴让也有几分亲切,因为对方是安徽淮南人,口音类似江淮方言,听对方说话倒有几分老乡的感觉。

        马车驶到寿宁公主府后,良臣叫郑铎去叩门,然后扶着驸马爷从马车上下来。

        郑铎叩门后,公主府的二门里闪出两个小脑袋来,却是两个十几岁的小火者,前头那个准备问郑铎何事,却看到自家驸马爷浑身上下破破烂烂,满脸淤青和血印,正在一个公公的搀扶下迈上台阶。

        冉兴让的鞋子刚才逃跑挣扎时甩脱了一只,赤着一只脚回家,脸上说不出的悲愤。

        两个小火者目瞪口呆,半个时辰前驸马爷出去时可不是这样。

        二人吓的大气也不敢吱一声,哪敢问驸马发生了什么事。

        冉兴让走到门前,探头朝里张望了一眼,小声问二火者:“梁姑婆在公主那里么?”

        “不在,梁妈妈大早就出去了。”一个火者答道。

        闻言,冉兴让松了口气,朝魏良臣苦笑一声,然后请魏良臣入府一坐,又要一个火者去公主那里知会一声,说他回来了。

        良臣要郑铎他们留在门房,扶着冉兴让入内。公主府内的下人都是宫中派来的,看到驸马爷带着一个公公进来,驸马还浑身是伤,顿时个个惊讶,旋即就传遍了府内。

        寿宁公主得了通传,急急的就赶到了前厅,看到丈夫的模样,当场就哭了起来:“驸马,谁把你打成这样!”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67795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