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娘娘,是个千金

第三百五十五章 娘娘,是个千金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却未暖三人。

        今儿真是年三十,打明天起,就是万历三十八年了。

        耳畔的爆竹声还在响着,伴随着孩童拍手的欢笑声,草垛中的三位老公,却沉默了。

        赵进教流下了眼泪,他想起了小时候他爹抱着他放爆竹的场景。

        时光匆匆,一晃,就四十年了。

        他爹早已过逝,而他,却沦落至此。

        没有人想着他,没有人关心他。

        有的,只是身边的两位难兄。

        徐应元伤感的叹了口气,别人家忙着过年,热热闹闹,喜庆无比,他们三却躲在这草垛中忍饥挨饿,怎么想,这心都酸痛的很。

        “大过年的,倒是没有酒咧。”

        二叔拿手挠了挠耳旁根,耳朵叫冻着了,没事就痒,这再叫草叶子刮了刮的,更痒。

        “嗯哪。去年三十晚上,我们哥三可是喝得够劲,老三险些没喝过去。”徐应元舔了舔嘴唇,叫进忠老哥一说,酒瘾倒上来了。

        “二哥也没好到哪去,要说酒量好,我就服进忠老哥。”说话时,赵进教把手往棉衣里伸了伸,尽可能的贴着肚子。那里,暖和。

        “要说喝酒咧,你们都不行,我打小就偷我爹的酒喝,为此没少叫他揍,我记得有一回,我和我大哥又偷爹的酒喝,喝多了才发现酒快没了,我和大哥可愁坏了,后来…”二叔说着,突然嘎的止住了。

        徐应元一愣,道:“昨的,老哥?”

        “老哥想家了呗。”

        虽然看不见,可赵进教依旧听到边上的进忠老哥似乎抽泣了一下。

        二叔是想家了,离家二十多年,今儿又是除夕夜,合家团聚的日子,他能不想么。

        “谁个不想家噢,但凡是有个手艺,有个奔头,哪个愿意当老公。”徐应元苦笑一声,尔后宽慰二叔道:“进忠老哥,你还算好的了,你大哥都晓得叫你侄儿到京城来看你,我们呢?死了都没人知道。”

        良臣来京看自己的事,二叔可是跟两个把兄弟说过好几次,每回说到,都兴奋异常。

        “我那侄儿可是一表人才,以后若有机会,可得让你们认识下。”

        二叔平复了心情,忍不住在想这会大哥和两侄儿是不是正在拜祖宗,祖宗瞧着了,是不是会说昨老不见小二子的。他这些年都去哪了,到底在做什么啊。

        许久,二叔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对不起爹,对不起大哥,对不起老魏家的列祖列宗啊。

        院子里的爆竹声总算是停了,听声音那家人似乎进屋守岁去了,隐隐听着有孩童在要压岁钱。

        外面的雪好像停了,但风依旧很大,“呼呼”的吹着,从小孔和缝隙中往草垛子里灌,冻得哥三直哆嗦。

        “别人当老公,我们也当老公,可当老公当到这份上,进忠老哥,你说咱们的命是不是真孬的很,要不然,怎就没咱的福气呢?”徐应元嘟囔了句,他真是不甘心。

        “富贵有命,生死在天,想那么多做什么。活着,就挺好。”赵进教动了动腿,老屈着,难受。

        徐应元却幽幽道:“咱们还有活头么?”

        闻言,赵进教沉默了。

        是啊,他们身无分文,离目的地还有几百里路,真的还有活头么?

        “莫想那么多了,咱们不是还活着么,天塌下来高个顶着,先睡吧,等天亮了,总有办法。”二叔心里比两位拜把兄弟更愁,可嘴上却要这样说,他怕自己再丧气的话,哥三真的没活路了。

        “那倒也是,那些秀才们说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现在是没法子,说不得天亮就有贵人相助咧。”徐应元自我安慰。

        “成呢,睡吧。”

        赵进教的眼皮子已经在合了。

        这一夜,兄弟三人被冻醒了好几次。

        好在,有干草总比没有的好,他们没有被冻死。

        早上最先传来的动静是肚子的叫唤声。

        是徐应元的肚子叫的,他想忍着的,可忍不住。

        赵进教见状,也把肚子按了按。他也饿了,可却不想发出声音来。

        “出去瞅瞅吧,万一真有贵人路过,能搭咱们一程呢。”徐应元将身上的草往外推,在草垛里面睡了一夜,真是把他憋屈死了。

        赵进教见状忙也直起腰帮忙,二叔也没闲着。

        很快,洞口就出来了。

        徐应元探头朝外瞄了几眼,确认没人,赶紧招呼两兄弟出来。

        三人钻出来后,先在那里拍了拍身上的草叶,然后相互帮忙将头上收拾了一下。

        四下看去,可没什么贵人。

        “现在怎么办?”赵进教看着两位结拜兄长。

        徐应元也不知道怎么办是好,拿眼瞧着二叔。

        二叔在那想了想,道:“我想了一夜,丘公公那我们还是要去的,要不然,我们三个就完了。”

        “怎么去?”

        徐应元和赵进教不约而同问了起来。

        “这个…”

        二叔踌躇了一会,横下心来,对两位兄弟咬牙说道:“咱们要饭,做花子,一路讨着过去!”

        “行!”

        赵进教点了点头,除了要饭做花子,他们还有别的办法么?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中,老哥,听你的,咱们去要饭!”徐应元也豁出去了,鸟都净得,还要不得饭么。

        拿定主意后,三人却面临一个急迫的问题,那就是谁先要。

        话说的是好听,心也下的大,可真要哥三拉下脸跟人讨饭,那还真是为难的很。

        关键时候,还是二叔这老大做了表率,说他下去,就跟这户人家要点吃的,垫巴肚子后再上路。

        “我侄儿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屋子我就不扫了,就挨屋讨吧。”

        二叔横下了心,一步步缓缓的向那户人家走去,叩响了人家的屋门。

        此刻,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哪怕要饭,他也要活下去,活出个人样。

        与此同时,东宫,一声婴儿的啼哭让守侯忙肆了一夜的人们终是松了口气。

        累了一夜,几次险些脱力晕死过去的西李,迫不及待的让宫人将孩子抱给她看。

        “娘娘,是个千金!”

        ……

        作者注:三巨头南下入川为史实。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61655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