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做人,得有良心

第三百三十八章 做人,得有良心

        “天冷,你难得来一趟,有什么事上来再说,别冻着了。”

        良臣一脸的关怀,看的出,他真的很担心东哥格格会冻着。这屋内,眼下最暖和的地方无疑就是他的被窝。

        待人须真诚,招待朋友,当然要腾出最好的地方给人家了。不过,天地良心,良臣这会真是满满的好心,绝没有什么龌龊念头。

        他想,东哥大老远的从叶赫过来找自己,肯定是有事的。

        所以,有事说事。

        而且,都不是外人,两个女人不用拐弯也沾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这世上,有什么事,不能在床上说呢?有什么事,不能在床上解决呢?

        然而,在人格格眼里,魏舍人那热情洋溢的样子,真的很猥琐,也很贱。

        拍床单的动作,太像此地无银三百两,非奸即盗了。

        只是,格格还没来得及表态,瓜尔佳氏不干了。

        “她不能上来!”

        洛洛儿一把扯下被良臣掀起的被角,紧紧拽在手里。脸很红,不是羞红,而是怒红。

        整个人也趴在良臣身上,软软的,让他好不舒服。

        “为什么?”

        舍人和格格不约而同的问了起来,尔后,舍人倒没怎么,格格脸倒红了起来。

        这声问,听着怎么像格格很想上去呢。

        “因为…”

        洛洛儿自个也愣了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拽被子,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叶赫的那个贱女人突然冒出来,对她构成了威胁。

        什么威胁,洛洛儿暂时还想不到。

        她可不知道,打小就高高在上,总压她一头的东哥比她先睡了这个小她们很多的小男人。

        如果知道了,刚才也不会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哎,不要这样,你俩既认识,也算是姐妹了,你就让她上来嘛,咱们又不是没地方。”

        舍人一心想要调和二女,化干戈为玉帛,从洛洛儿手中抢下被角,然后将她往里面顶了顶。

        “不可以,不要,不行…”

        瓜尔佳氏身子是比舍人大了些,可毕竟是个女流之辈,力气可不及舍人,愣是被舍人挤到了里面。外面空出一块好大的地方,别说一个东哥了,再来一个东哥,也能挤得下。

        “东哥,你要不要脸了!”

        瓜尔佳氏眼见阻止不了身边的小男人,生怕东哥不要脸的也上来,不由使出激将法,冲东哥冷笑起来,“你刚才还骂我睡个小男人,怎么着,你现在也想睡我的小男人不成?”

        小男人这个称呼,让舍人很是不自在。

        人小,可鬼大噢。

        他是伟大的伟大的魏大人,不是什么小男人。

        东哥可不管舍人想什么,她存心剌激洛洛儿,在那笑了起来:“没羞没臊,这个男人怎么就是你洛洛儿的了?你说这话,对得起你丈夫和孩子么?”

        “你!”

        瓜尔佳氏胀红着脸,恨恨的瞪着东哥,胸口气得上下波不平。她是说不出话来,可也一百个不愿意东哥爬上这张床。

        女真的女人,从生下来那天,就认命。

        她们知道自己的命运,如果不顺从,得到的也许就是生不如死。

        几天下来,瓜尔佳氏已经摆正了心态,她现在只想一心一意跟着这个汉人的小男人过,只要这个小男人不抛弃她,不将她转手送给别人,她就愿意好好伺候他。

        这份心,甚至连她的丈夫舒尔哈齐都淡忘了。

        瓜尔佳氏没脸再奢望自己的丈夫还能重新接受她,她太了解自己的丈夫了,如果他知道了自己做了什么,下场可能比那些生女真的女人还要凄凉。

        因此,落在这个小男人手里,或许是她最好的归宿。

        瓜尔佳氏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什么名份,这个小男人不会将她的身份公之于众,她顶多只能是个侍妾。

        可是,即便如此,瓜尔佳氏也不愿别的女人分享这个男人,尤其是,这个女人还是她打小就讨厌的东哥。

        她知道,东哥和魏良臣也是认识的,而以东哥的性子,半夜三更摸到人家屋内,她想做什么?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为了阻止东哥这条狼,瓜尔佳氏低声抽泣起来,看着让人十分怜爱。

        “别这样,别这样…”

        果然,舍人心疼了。

        他拍了拍瓜尔佳氏的后背,轻揉的抚摸。同时给了东哥一个眼神,一夜夫妻百日恩,姑娘你就别在这给我添乱了,让一让不成吗,非要针尖对麦芒的。

        其实,洛洛儿的柔弱模样让东哥多少心软了下,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可是良臣那道眼神却不知拨动了她哪根神经,竟气的一屁股坐到床上,然后甩掉鞋子,“骨碌”钻进了被窝。

        东哥的动作幅度太大,冷气嗖嗖的往被窝里钻,把良臣冻的都起鸡皮疙瘩了。尤其是刚进被窝的东哥衣服也没脱,身体触及那刻,良臣忍不住打了个颤。

        好在,未过多久,被窝里重新暖和了起来。

        洛洛儿愣愣的看着一言不合就上床的东哥,眼神就一个意思:你到底要不要脸!

        东哥见状,哼了一声:“这个男人是你的么?就算是,我睡了又怎样?”

        好!

        良臣心头一喜:放心,我没有意见,也不会反抗的,格格你快来折磨我吧。

        “骚狐狸!”

        洛洛儿气的把头扭过去,她不想再看东哥那张发贱的脸。

        良臣微微摇头,看来以后还是要先睡服瓜尔佳氏才行,不然后宅不宁啊。

        “东哥姑娘找我有事?”

        良臣不安分的将手放在了东哥的肚子上,她的衣服可没脱,外面穿的貂皮白袄,摸起来可舒服。

        “你说呢?”

        东哥侧着脸,一只手捧着下巴,凝视着良臣,并不介意他的手搭在自己肚子上。

        良臣干笑两声:“你嘱咐我的事情,我都办妥了,你就放一万个心吧。”

        “办妥了?”东哥嘴角翘了起来,“真的么?我怎么看,你像是被睡妥了啊。我可是听说了,你在建州过得可快活了,和广略大贝勒称兄道弟,奴尔哈赤也对你赞赏有加呢。”

        “东哥,你这是什么话!”

        良臣不高兴了,气的将手按在了对方的胸口,“你摸摸自己的良心,我哪件事没替你办到?”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61654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