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副使大人想去哪?

第三百二十二章 副使大人想去哪?

        兄弟不能阋于墙,外人只有看笑话。

        代善的出现使得禇英更恼,却使魏舍人感到高兴。

        他从地上站起,随手掸了掸膝盖上的灰尘,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绝对能拿个优秀男配。

        当然,要说刚才的表现是假的,魏舍人肯定是不答应的。因为,他的确是真心拦着禇英,要不然莽古尔泰现在哪还有力气瞪大眼啊,恐怕早吐舌头,泛泡泡玩了。

        广略大贝勒,真是一根筋啊。

        刚琢磨点意味出来,回手竟然就暴打莽古尔泰,那下手真是一个黑,看得良臣都直龇牙。鞭子,他娘的还是带剌的!

        不劝吧,真把莽古尔泰打死了,广略大贝勒恐怕就要提前玩焚香诅咒的把戏了。

        好不容易培养的感情,魏舍人不愿意投资打白漂,所以,哪怕莽古尔泰依旧在那咒骂他,他也毅然而然的上前做了大贝勒口中的厚道人。

        人,打得,却是不能打死噢,我的好贝勒爷!

        主角,配角的区分,魏舍人现在一清二楚。

        他绝不抢大贝勒的戏,但也要恰到好处的将自身展现给观众们看。

        他要保证禇英知道一点,那就是他魏舍人做什么都是为了大贝勒你好。

        观众,自然也包括代善和莽古尔泰,以及刚刚涌进来的几个新辫子。

        三阿哥阿拜和四阿哥汤古代瞠目结舌,二人呆在那里,一时不敢上前掺和老大和老二的事。

        后一脚到的老六塔拜还有老九巴布泰也是面面相觑:二哥怎么也和大哥掐起来了?

        “代善,你难道也目无尊卑吗!”

        出乎良臣意料的是,禇英竟然没有暴跳如雷,来一场狂风暴雨,仅是铁青着脸看着代善。

        “大哥,尊卑自是要讲,可兄弟情份同样要讲…兄弟们都来了,你让大家评评理,看看你这做大哥的做的对还是不对!”

        代善冷哼一声,骨子里他还是有些畏惧禇英的,但现在兄弟们都来了,他也没什么好怕的。难不成禇英还敢把他也绑了鞭打不成!

        “你们说我能不能教训目无尊卑的莽古尔泰!”

        禇英扭头扫视了一众弟弟,结果却是诸兄弟都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个个脸色难堪,没人敢答他。

        代善见了,不由微哼一声,关键时候这些弟弟们真是派不上用场。若老八洪太主还在,以他的性格,定站出来斥责禇英了。

        可惜,老八,英年早逝,唉…

        一想到老八,代善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了凶手魏良臣身上。

        良臣见了,管你二贝勒怎么想,脸上立时就现出“怎么会这样”的表情,同时往禇英边上靠了靠。

        痛苦、不安、焦虑、干着急…

        一个演员,就这么诞生了。

        那边莽古尔泰见众兄弟都被大哥震住,不由朝代善叫了起来:“二哥,你不要管我,你回去!我倒要看看他这个做大哥的,是不是真的要打死我这个弟弟!”

        真是牛皮身子,被打的这么惨,莽古尔泰叫起来却仍然中气十足,颇像法场上叫喊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的好汉们。

        早知道你这么能扛揍,刚才就应该迟些拦禇英的!

        良臣瞄了眼莽古尔泰,一肚子后悔。

        “老五,你瞎叫个什么!没大没小的!…”

        老三阿拜今年二十四岁,母亲是兆佳氏,平日和禇英、代善关系一般,有些我行我素。他本不愿掺和,可见莽古尔泰这么不知死活,只得站出来。

        他走到莽古尔泰前面,对他说道:“老五,快向大哥认个错,大哥消了气,你也少受点皮肉之苦。”说话时,阿拜可是不断跟莽古尔泰使眼色。

        莽古尔泰却恍若不见,愤然说道:“我没错,他就是打死我,我也没错!”

        “老五,你消停点行不行!”阿拜也是急了,莽古尔泰这是唯恐大哥打不死他啊。

        代善那里也是暗自着急,莽古尔泰不肯服软,禇英那里就没台阶下,这浑老五,真是想被打死不成!

        “那我倒看看你真没错还是假没错!”果然,莽古尔泰又激怒了禇英,他从地上捡起鞭子,寒着脸走向莽古尔泰,同时喝了一声:“谁也不要拦我!”

        这一声喊,让汤古代他们吓的不敢动同时,良臣也麻利的原地不动。莽古尔泰是五行缺德,命里欠揍,既然你还能扛,那就让禇英再抽一会吧。

        代善一看这可不行,慌忙上前双手死命拉住禇英,喊道:“大哥,不能再打了!”

        阿拜也上前帮着劝。

        莽古尔泰那边却跟个傻子似的竟然在喊你们让他来,你们让他来打死我吧!

        良臣听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嘴巴也成了“o”字形。

        “老二,老三,你们今天是不是一定要拦着我!”禇英怒盯着代善和阿拜。

        阿拜能说什么,只能喃喃说大哥消消气,老五不像话什么的。

        代善也劝,禇英却不答应,情急之下,气道:“老五真是错了,自有阿玛处置,轮不到大哥你!”

        “是么!”禇英胸中的火焰更盛。

        “是!”

        洪亮的声音从塔拜他们身后传来,禇英循声看去,何和理和额亦都竟一前一后走了过来。

        “你们来干什么,我没有请你们过来!”禇英将鞭子放下,沉着脸看着何和理和额亦都。

        代善见到这二人,心中大喜,却不动声色。

        阿拜和塔拜、汤古代他们见到两个老臣来了,都知道这下子老五不会有事了,均是松了口气。但同时却又想到这回怕大哥有麻烦了。

        禇英真是有麻烦了,因为何和理和额亦都是奉他阿玛奴尔哈赤的命令来的。

        大贝勒府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奴尔哈赤耳中。

        禇英微哼一声,没有说什么。

        “来人啊,把五阿哥解开!”何和理一挥手,顿时就有辫子兵上前替莽古尔泰松绑。

        “请大贝勒还有二贝勒,以及诸位阿哥们随奴才去趟大衙门。”额亦都说完,发现有个人正往院外挪,目中精光一闪,喝了一声:“副使大人这是要去哪!”

        “啊?噢,我回驿馆。”良臣停下脚步,一脸的坦荡。

        “都督有令,请副使大人也往大衙门去一趟。”

        额亦都冷冷的看着魏良臣,同时,几个辫子兵将良臣的去路给堵了。

        良臣叹了口气,这回麻烦了,不去不行啊。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61654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