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谁在朝廷支持谁

第三百一十九章 谁在朝廷支持谁

        “……可怜太子李建成,贤直公良,一心为国,最后却落得了身首异处的下场…这大唐的天下终叫那李世民得了去。弑兄杀弟囚父,史书却不敢直言,今人还称之一声太宗皇帝,谓之明君,所治之世亦称贞观盛世。”

        一段令人唏嘘的历史,在良臣的嘴中娓娓道出,最后以一声长叹落幕。这一声叹恰到好处,一下就击中了广略大贝勒那颗柔弱且傲娇的心。

        “这种人,怎配做皇帝的!父兄都敢犯上,天下人怎的就服他!还明君,我看就是一暴君!…”禇英很是不岔,他乃大阿哥,诸弟之长,若对了舍人所说,自个岂不就是被杀的李建成么。

        不读书的广略大贝勒,很不喜欢这种代入感,因而对杀了兄长登位的李世民自是厌恶。

        良臣直起身子,朝禇英摇了摇头,道:“大贝勒天真了,有些事不是服不服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我们汉人有句话说的好,叫刀把子出大佬,谁在朝廷支持谁…大贝勒不妨想想其中的道理。”

        “大佬?”禇英一头雾水。

        良臣轻咳两声,解释道:“大佬,是我家乡对天子的称呼。”

        禇英明白过来,微一点头,刀把子出大佬这道理,他能想的过来。谁在朝廷支持谁更不难理解。如他阿玛坐镇建州,把控四旗军权,二叔纵是自立,这建州上下亦未见有多少人支持他的。由此可见刀把子出大佬,谁在朝廷支持谁这话断然不假。

        广略大贝勒心下感激,魏舍人今天给吓成那样,狼狈不堪,可人家不仅不怪他这做主人的安排不周,反又给他说了番大道理,真是叫人无以为报啊。

        禇英这人天性其实很好学,爱结交,只是打小便过着生死不知的日子,稍稍大了就要跟着阿玛东征西讨,没一天安稳日子过,哪里来时间听人说教,又哪有闲与人结交呢。时日久了,性格自然变得怪癖,不愿与人交道,甚至亲弟弟都不愿多沟通。凡事也都按他性子来,不听别人言。如此一来,在外人眼里,大贝勒就是目中无人,欺负老臣和兄弟的跋扈形象了。

        二十多年来,能够如此交心交底与禇英谈论的,除了魏良臣外,真没第二个。哪怕奴尔哈赤也没时间和长子深入交流,每回父子在一起说的最多的也就是建州的事务。就算偶尔说及其它,也是蜻蜓点水,浮于表面。

        本质上,禇英其实就是个长大了的熊孩子,否则也不会和兄弟、大臣关系闹的那么僵,最后还来个焚香诅咒,希望所有和他作对的人都死光,自己把自己玩死的幼稚把戏了。

        禇英缺的就是良师益友,一个教他,帮他参谋的人。魏良臣的出现恰到时机的填补了这个位置。并且,良臣真是一心为禇英好,所说所教无一不是至理名言,汉人几千年传下的大道道。不说理解了,光是听听就能受益匪浅。

        更重要的是,良臣态度明确的向禇英提出了“嫡庶之分大于天”的原则,直指这原则就是朝廷的红线,谁敢逾越这红线,那就是勿谓言之不预了。

        换言之,魏舍人说了,大贝勒,朝廷是支持你的,谁都别想取代你!

        这话,敞亮!

        于公,于私,禇英深切的体会到魏舍人对自己的一片真情。

        二十多年了,他从未将一个人真正视为好友,视为知交,视为良师。

        今日,他为魏舍人折服,丝毫不因对方比自己小而看轻,丝毫不因对方杀了自己的八弟而恼恨。

        他只想回报魏舍人对自己的教导与帮助,因而在知道魏舍人的爱好后,毫不犹豫的献上了他自己都没来得及下手的瓜尔佳氏。

        内心里,广略大贝勒很欣赏,也很赞成魏舍人说的人生四大铁,他很想和魏舍人成为老铁。

        要不是莽古尔泰突然闹了过来,这会,只怕禇英已经在瓜尔佳氏身上探寻舍人的遗迹了。

        尔后,再与魏舍人把酒言欢的时候,可以道一声志同道合!

        想到莽古尔泰坏了自己的好事,让自己没法真正和魏舍人称兄道弟,禇英不由恨之入骨,同时也怀疑自己府内有兄弟们安插的眼线,不然莽古尔泰怎么知道自己把瓜尔佳氏送给魏舍人睡的。

        再想先前自己那些戈什哈畏畏诺诺不敢去绑莽古尔泰,禇英亦不由想到魏舍人所说的李世民天策府的事,几下一映照,对自己的处境倒是有了更深切的认知。

        如果建州真有玄武门之变,他禇英能依靠谁呢?

        禇英陷入沉思。

        良臣抚手,不打扰禇英想道理。

        现在,需要广略大贝勒自己挼一挼,顺一顺,只有他挼顺了,良臣这做老师的才能安心。

        过了一会,禇英脸色却是一变,目中闪过一道叫人发悸的光芒,起身看着良臣沉声说道:“舍人,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莽古尔泰会学那李世民对我不利!”

        “我绝无此意!”

        良臣心中暗赞大贝勒果然聪慧,但却坚决否认他有这个意思,慌忙说道:“大贝勒万不要误会我的意思,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在挑拨大贝勒兄弟情谊呢…我只是想告诉大贝勒,亲兄弟明算账而矣,有些时候,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

        “舍人的意思我明白,自家事自家清楚,舍人的提醒我禇英记在心头了。”

        禇英又坐了下去,面上虽没有表情,但看他那有些神游的样子,显是思维已经超脱魏舍人给的考题范围了。

        良臣希望禇英能举一反三,最好自个做了那李世民,尝一尝杀弟囚父的快感,但知道这希望很渺茫,也不现实。不过,只要禇英心里有剌,埋了这念头,将来谁又知道这位广略大贝勒会不会雄起一把呢。

        真有这一出,他魏舍人也可以含笑玩鸟了。

        朝屋内看了眼,发现瓜尔佳氏到现在还没动静,良臣有些担心这熟又贵别想不开自个寻了短见,正想进屋瞧瞧,禇英却突然起身,然后一声不吭的就朝院外走。

        “大贝勒做什么去?”

        “我去看看莽古尔泰。”

        禇英说完,头也不回便出了院子。

        这么快就先下手了?

        良臣一愣,顾不得瓜尔佳了,赶紧跟上去。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61654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