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以弱胜强非难事

第二百九十七章 以弱胜强非难事

        客观来说,叶向高虽是东林党魁,但自为独相以来,也是办了几件大事的。如奏请减封福王田亩,催促福王早日就藩,平息湖广、云贵矿监税使事,又有督请恢复东宫太子讲学等事,无一不出于公心,为朝堂内外称颂。

        只是于这几桩公事以外,叶向高竭力奏请增补阁臣,而增补阁臣法又全偏于他东林李三才,这一条可是齐楚浙昆宣诸党所不能容的。各党出于自身利益,定是坚决予以反击的,导致数月以来,增补阁臣事一直没有下文。

        官应震官虽不大,但身为楚党首领,胸怀方面自是有其长处的。官场之上,小臣一说多为御史言官代称,他称小臣不及大臣万分之一,是谓公心,倒无其他念头,毕竟他官应震也是言官一员,其为户科给事中,乃科道中的“科”。说小臣不及大臣,官应震真是走心而言,全然不顾将自己也给贬低了。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真要将自己放在那大臣角度细想,也会觉小臣鼓噪坏事了。但位于小臣者而言,大臣事不平,理当铤身而出,否则国家岂非白养他们了么。

        “官兄此言确是精辟,我等听了无所谓,不过若是叫那东林辈听了,怕是要说官兄指桑骂槐了。”汤宾尹挼须轻笑,有些佩服楚党首领官应震的自贬。

        现时科道中,诸党势力夹杂,但论势大,还是东林党。都察院二分之一,科场三分之一都被东林所控,加上六部地方摇旗呐喊,这科道俨然就是东林的天下,否则何以新近东林要员那么多,为李三材量身打造的入阁办法能顺利通过呢。

        汤宾尹的宣党,眼下就有科道成员十多人,这些人皆可用“小臣”一言而括之,他却不恼官应震用词尖锐,事实确是如此,有什么不可说的呢。

        “东林诸君子,自有体会。”官应震哈哈一笑,他若怕了东林,也不会组建楚党和他们对着干了。

        “坏人事者自坏事,说人宵小者自宵小。”李朴冷言一句,他和东林可是有切肤之恨的。

        不过那东林党也确是气人的很,仗着势大有钱,朝内朝外霸道无比,动辄就指他人为宵小奸党,却不顾自身龙蛇混杂,污烟障气。听说江南各地那些土豪劣绅为了得个正人君子的名头,纷纷花重金加入东林。实在是入不了东林也要跟东林的人称兄道弟,相互吹捧,使得东林风气日况愈下。

        如此朋党,焉有面目说他人?

        “当年若非别人劝我,我恨不得打上他沈鲤门,拔了他的胡须!”李朴越想越是气,此间要是碰上沈相公,看他那架势,只怕立马就能起袖子上前干上一架。

        “沈相公今年八十,只怕不敢叫你拔胡须喽。”黄彦士打趣一句,李朴听后嘿嘿一笑,气话归气话,他还真不可能跟个八十岁快入土的老人寻仇。

        “家事国事天下事,怎能如风声雨声读书声般轻瞄淡写。有些人,明明是无能之辈,偏要逞口舌之利,把控了朝堂,祸害的可是国家。倘若任由这些人胡来,我等上对不住天子,下对不住黎民啊。”黄彦士略有深意的看了眼汤宾尹。

        汤宾尹听后,没说什么,只是眉头皱了一皱。

        李朴在一边附和道:“就是,明明是一帮废物,尽知道往脸上贴金,耍些嘴皮子,做些面上功夫,真正要做事,凭他们,只会越弄越坏。”说完,竟是回头看了眼李永贞:“李公公说是不是这个理?”

        “这个…哈哈…”

        李永贞是内廷中人,其他四人却是外朝的,且还有两个言官,他可不便多言,吱唔两声带了过去。

        黄彦士倒是还有些话要说,可官应震却突然插话道:“行了,说起来,咱们也是言官,偶说自己是小臣也就罢了,难道还真要把个科道都给否了不成。至于那些无能之辈,我们说的再多,能动他们半点?…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要君子践于行啊…”

        官应震笑了笑,示意众人往前走走。这一走,却是汤宾尹和李朴在前,官应震和黄彦士在中,李永贞落在了最后。

        官应震没问黄彦士今日目的,他知黄定会与自己说,便也不急,与他说了些旧事,又各自说了些为官之事。黄彦士不日许要高升,若是地方,自有苦处与难处,官应震曾为知县,有些经验,便说了与他听。

        前面汤宾尹和李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二人不甚熟悉,都是黄彦士请来的,自不可能探讨那么深。几人就这么边走边说,不知不觉便来到一处石桥上,站在桥头放眼四望,东北有古观象台,西南有蟠桃宫,每年的三月,蟠桃宫的庙会热闹得很,民间花会古玩字画风味小吃应有尽有。北面则是天下读书人心目中的圣地贡院。

        “东鲜兄、汤兄、李兄快看,那便是贡院了!你们可还记得当年吗!”黄彦士有些兴奋。

        顺着黄彦士的手势,汤宾尹将目光投向了一里外的贡院。贡院大门坐北朝南,门前立着三个门坊,进了院便是“龙门”,贡院中路有明远楼,东西两路是一排排像鸽子窝般的考棚。远眺“龙门”,汤宾尹与李朴、官应震三人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各自在这里参加会试的情景,一时都是感慨不已。

        过了片刻,众人视线又不约而同移到了东岸一座青砖白墙的祠堂,此祠堂叫“吕公祠”,每当考试之年,参加会试的学子,便不约而同地云集于此,祈梦求愿问个吉利。据说十分灵验。因吕公祠供奉得是八仙之一——吕洞宾,吕又是八仙中唯一科举出身的,所以成了学子心目中的神灵。

        黄彦士笑着问汤宾尹:“汤兄,你在这吕公祠中梦塌上躺过吗?我可是足足睡了一觉,真梦见我高中了!”

        黄彦士的话让汤宾尹笑了,因这吕公祠与别处不同,无需求签问卜,只要在梦塌上一睡,自有神仙来托梦。当然,他知道黄彦士这是在说笑,世间岂能真有神仙托梦之举,圣人有云,子不语乱力鬼神,皆不可信也。

        “踏遍槐花黄满路,秋来乞梦吕公祠。”汤宾尹忽然有感而发,吟了一诗。

        “踏遍槐花黄满路,秋来乞梦吕公祠!”官应震感慨道:“会试之时,我们便在这鸽子笼里呆上了三场九天,这龙门跳入不易啊!”

        几人中,独李永贞不曾科举过,因而羡慕之余有些自惭形秽。

        汤宾尹心中一动,道:“龙门跳入不易,今我等成功而入,便不应辜负老天爷对我等的垂青啊。”说完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官应震。

        “是啊,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官应震微微一笑,看向汤宾尹:“汤兄可是有什么想法了?”

        汤宾尹抚须一乐:“倒是有些,但却想听听官兄的意思。”

        官应震微一点头,走到众人前头,说道:“其实当年中了进士后,我倒是曾动过心思要入东林,可惜,东林却并不看重于我,再说,我资历浅,只是给事中,在他们看来,这价值便是不大,属于可有可无之辈,自然不屑于我了。”

        黄彦士在边上道:“不入最好。”

        官应震悠悠的望着远方,说道:“自古党争,最易祸国,所以这党人乃国家之大弊,但凡一心报效国家的仁人志士还是离这党人远些的好,轻易还是不要沾惹,否则祸患无穷…然而当下之国事,不结朋党便不能自保,庙堂再大,也无孤鹤之人立足之地,故而我不得已之下结了齐党。这一算,却有十一年了。”

        “是咧,我与官兄一样,宣党之建初衷亦在此。”听了官应震的真心话,汤宾尹忍不住也道了一句。

        “嗯。”

        官应震朝汤宾尹点了点头,二人目光交集,均是有些热切。

        “东鲜兄是不是要说,不在党内没地呆,身在党内不得闲啊?”李朴笑了起来,他加入齐党不也是因为被东林欺负的无以自保么。

        官应震亦呵呵一笑,旋即面露痛惜之色,不平道:“本朝近些年朝政一直把持在东林之手,而你我这些非他同党的,在他们眼里便是邪党,纵使你我再如何努力,也无法得到他们的认同…仅眼下局面而言,不须三五年,我楚党也好,你宣党齐党也好,终将不敌东林。”

        这话算说到李朴的心眼里了,若不是东林党的沈鲤对他有偏见,他何以为官多年,还只是小小光禄寺丞呢。这党人之祸对国家的弊端他明白,但对他自身的影响却真是切肤之痛。

        汤宾尹和李朴听后,神情都是有些凝重。

        “既然如此,诸位大人为何不行纵横之术呢?咱家曾听魏舍人说过一句话,这话说的实是世间无二之真理。今日便借花献佛说与诸位大人听。”久未说话的李永贞突然插口说道。

        “噢?什么话?”官应震大为惊奇。

        汤宾尹和李朴、黄彦士三人也露出好奇之色。

        李永贞轻笑一声,缓缓说道:“魏舍人曾言,以弱胜强非难事,难在团结否。若团结,则就是力量,这力量好比是钢,这力量好比是铁,世间任何事,不怕天不怕地,只怕团结二字。”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61654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