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二百八十章 奴尔哈赤,你出来啊!

第二百八十章 奴尔哈赤,你出来啊!

        这两天去南京办点事情,顺便带儿子去了趟孝陵,给他讲述太祖皇帝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故事。耽搁更新,还望诸位多包容。另叹孝陵内所悬太祖画像竟是伪作丑化之像,碑文题字也是伪清康熙所作,陵内文字充斥鞑清气象,不知何时才能正本清源。

        今日一更,明天持续几天两三更,过年前后一更,不断更。过完年算旧账,拼一个月。

        ……

        他要干什么?!

        熊明遇骇的脸都白了,魏良臣怎么能这样喊,他是嫌建州的事情还不够朝廷头疼的么!…他是真想逼反建州么!…他是想让我熊某人和你陪葬么!

        霎那间,熊明遇吃人的心都有,可那幸进少年此时已经打马奔出,拦都拦不住。左右随从也都是惊住,无一人反应过来,内中一二人此刻直觉大祸要临头,天要垮塌般。

        无知小儿,无知小儿!

        熊明遇气的手直哆嗦,看着边上建州都督子阿巴泰的目光满是无辜,只差张嘴就说此举非他授意,更非朝廷本意。

        阿巴泰的汉话没有死去的老八洪太主好,但还是能听懂那杀弟凶手叫喊的是什么。起初,他也怔住,没有反应过来,但清醒过来后,双手也在发抖,却是气的。

        阿巴泰无比愤怒,他不是气愤杀弟凶手诬陷他阿玛造反,而是气愤这小子竟敢在他建州的地盘上如此放肆,这分明就是不将他阿玛、不将建州上下放在眼里。

        自作孽,不可活!

        阿巴泰按刀的手虽在发抖,但只要阿玛一声令下,立时就能冲上前去,将那姓魏的小子砍成两大截。一截拖去给八弟上供,一截拖去喂海东青。

        至于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阿巴泰才不管!

        他爱新觉罗家凭什么要做姓朱的、姓李的奴才!

        四旗勇士数万,只要阿玛下定决心,这辽东的天就能给它变一变。

        曾祖和祖父的仇恨,是时候报了!

        阿巴泰的视线紧紧落在了远方阿玛所在的位置,他多么期盼耳畔传来阿玛如雷般的声音。

        李家那个千户也被魏良臣的那声喊吓了一跳,几乎是下意识的勒住了马缰,险些掉转马头就要跑。

        他没有跑的原因是他反应过来,他的身份可不仅仅是朝廷的将官,更是大帅的使者。

        所以,他怕什么?

        这里所有人都能被杀,独他不会死,因为,他代表着李成梁。

        少年人不知死活,不知天高地厚,想死也不必这么着急。

        千户冷笑一声,不动声色看着前方,却不是看那惹祸的魏舍人,而是在看远处无数尖顶盔甲簇拥着的人。

        他这次来建州,不单单是护送,更是监视。而后者,显然熊明遇和魏良臣不够这个资格。

        李成梁想知道的是,奴尔哈赤到底有没有反意,是不是真如他弟弟舒尔哈齐供称的那般,处心积虑想要率部谋反,替他当年被误杀的父祖报仇。

        如果真是如此,那这姓魏的小子就在劫难逃了。

        尚伯芝倒没有被惊住,但也有些难以想象,他的脸抽了几抽,哈了口好长的冷气。然后舌头在牙缝间舔了一圈,吐出一根缠在牙缝上的肉丝,尔后扬手制止了因为过于紧张下令全军戒备,将火药填充、做好战斗准备的部下们。

        尚伯芝是不信建州都督真敢造反的,不过却不能促成这件事,万一手下哪个士兵真的手抖点了铳,事情还真就坏了。

        这小子,倒是有点种。

        尚伯芝侧脸瞄了眼脸色发白的熊明遇和不动声色的李长河,无视队伍前头那些建州兵仇恨的目光。他现在对老经略的新门生有点刮目相看了,之前,他不是很喜欢这个少年新进。

        一刀一矛凭真本事做官的人,对于那种没有本事却仗着后台得意的家伙们从来就不会有好感。除非这个人真的有本事,有胆色。

        ……

        魏良臣的这一声喊实在是太过突兀,也太过惊人,惊呆了明军上下的同时,也把那些虎视眈眈的建州兵们给喊懵了。

        是愤怒还是没反应过来,又或是听不懂,或是在等侯大汗的命令,谁也说不淮,反正四周黑压压的辫子兵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魏良臣拍马扬鞭奔了过来。

        额亦都和何和理离的最近,也听的最清,二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张大了嘴巴,然后同时间向对方看去。彼此的目光除了惊骇就是不可。

        大汗万万不能被这少年激怒!

        何和理心头跳动,额亦都也万分不安,他们害怕汗王真的会失去理智。

        魏良臣的动作太过突然,郑铎和那些降倭们也没有反应过来,等明白过来时,郑铎的心在打鼓。

        他害怕,他真的是害怕,如果建州人真的造反,他和他的部下绝没有活路。然而,他却没有退缩,迟疑了数个呼吸后,他轻轻勒了勒马缰,座骑随即缓缓向前。

        和郑铎差不多同时动的就是那十个降倭,队长小田用倭语和同伴们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十人就一起无畏的踏步向前。

        他们要尽自己的使命与职责。

        这个明朝的少年官员不但但是他们的恩人,更是他们回家的希望。

        敌人、友军、部下们在想什么,当事人魏小舍人此时可顾不上,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声音不够大,人太多,地方也太空,奴尔哈赤未必听得见。所以,他纵马奔了上去,然后在列成一个个方阵的建州骑兵来回兜了一圈,连喊了三声。

        “奴尔哈赤,你是要造反么!”

        “……”

        许是真的勇敢无双,又许是过于激动,又许是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得更好,魏小舍人在万军之前展露了自己最大的本事——马术。

        他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世人,他的腿不是被白打断过的。

        如果二叔在这里,目睹侄儿的表现,一定会老泪纵横,进而感到老怀欣慰。

        老魏家,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太仆寺那帮龟孙子,就是狗眼看人低,但是他们无情的棍子永远敲不断我们叔侄间的传承。

        奴尔哈赤,你在哪里,出来啊。

        良臣叫够了,打马停在了最中央。

        那是一个足够显眼的地方,足够到黑图阿拉城头也能看到他英俊的身姿。

        四周,鸦雀无声。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61654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