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一国之基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一国之基

        对屋内教授建州文字一事,熊明遇不以为然。

        创文字,立教化,确是立国之基,他熊大人正经进士出身,如何不知呢。

        只那建州不过数万人丁,说那建州都督所图甚大,在熊明遇看来,完全是荒诞可笑之事,就好比说三岁小儿将来能做天子般荒谬。

        联想到这魏良臣为求边功,擅杀建州都督子,以致建州都督愤然引兵,现在又对建州文字小题大做,暗指建州有不臣之心,熊明遇对此子观感不由更差。所谓语出惊人者,必为奸小之辈。

        李永芳和那卫学教谕都是听出魏良臣对屋内教授建州文字一事颇为不满,也看出察访使熊大人和魏良臣态度不同。他二人肯定是站在察访使一边的,因为事情正是在他们手中做起来的。要是叫这魏小舍人区区一言就给说的一无是处,甚至有资敌之嫌,这无论如何都是六月飞雪,比窦娥还冤了。

        凭良心讲,抚顺卫学开授建州文字,主要考虑的还真是便于和建州女真打交道。建州方面对此也表示万分欢迎,自十年前建州都督创文字,抚顺卫学开设相应课程后,建州就不断派出老师前来卫学教授那些住在明朝境内的女真子弟,一来可以使这些子弟不忘根本,二来则是便于明朝和建州交道联络。

        通译这种人,放在哪朝哪代都是十分重要的,哪怕建州其时上下多说汉语、蒙语,无有几人会那才创十年的建州文。话说回来,也正是因为没多少人会建州文,这建州文字的教授才显得那么重要。

        说一千道一万,建州并非大明的敌人,而是大明的臣属,故而教授建州文字不是什么通敌之事,更不是犯禁。如魏良臣这般毛都没长全就在那大放厥词,才是真的可恶。

        建州为何对大明恭顺,还不是因为大明重视他们,给予息身繁衍之处,给予羁押女真各部之名义么。自古以来,对边荒蛮夷之辈,怀柔最是有效,以夷制夷更是良策。倘若连其文字也不予承认,算什么怀柔,又如何指望建州以夷制夷平定女生野女真。

        当然,李永芳是不会告诉察访使熊明遇,当初卫学决定开授建州文字课时,不少汉族老师表示反对,认为这些女真子弟早已汉化,向往汉家圣贤之道这才进学求道。只消认真对待这些女真子弟,不消两三代,境内便再无女真一说。而不是教授他们所谓建州文字,强行将本已汉化的他们重新推向异族。

        秀才老师们的反对当然没有效果,收受了建州方面好处的李永芳一意推行建州文字授课,为此甚至开除了数名秀才,方使卫学课程如他所愿。

        在李永芳看来,他是办好事,通过此举使建州上下对大明感恩戴德,如此自会更加忠诚于大明。他这也是有压力的,毕竟建州都督征战三十余载,已辖精兵数万。若建州有事,首当其冲的就是抚顺。

        身为抚顺守将,李永芳自是不希望建州有事,那么,便不难理解他这些年极力和建州亲近,在境内推行种种利于建州之事的政策了。

        有关这魏小舍人所做的事,李永贞心里其实也一清二楚,知道姓魏的小子这次随熊察访去建州乃是赔罪去,少年人性子,肯定有所不服气,想着法子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如此一来,鸡蛋里挑骨头也再正常不过。

        李永贞才懒的和这黄毛小子计较,因为无须他计较什么,这小子去了黑图阿拉还能全身而还,要看他家祖坟冒没冒青烟,祖上积了多少德。

        当知道建州都督子洪太主被杀消息时,李永芳当时的反应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且第一时间想到的动手的会不会是叶赫部。因为洪太主的母亲孟古哲哲当年就是奴尔哈赤从叶赫部抢去的,故而对于这个外甥,叶赫部的当家贝勒金台吉、布扬古等人其实是有耻辱感的。

        那个接连挑动女真部落围攻建州的叶赫东哥,更是多次对族人强调奴尔哈赤与她的杀父之仇,此女为了诛杀奴尔哈赤可谓是费尽心机,自然更不会承认洪太主是她叶赫家的血脉。

        可是洪太主的存在却使一部分叶赫人对建州抱有希望和好感,原因在于这么一个有叶赫血脉的阿哥在建州,将来叶赫即便不敌被建州吞并,建州也定会善待他们。毕竟,八阿哥的母家是叶赫,而有叶赫的支持,他八阿哥才能在建州地位牢固。

        所以,李永芳认为叶赫部的一些强硬分子有除掉洪太主,断绝族人对建州幻想的可能。因而,当知道杀害洪太主的其实是朝廷派来的协办钱粮欠款事的副使后,他还真有点懵,且有点害怕。

        发懵的原因是他想不到那个魏副使有什么理由杀害洪太主,害怕的原因则是洪太主一行入边的边条是从他李永芳手中开出来的。为此,他收了奴尔哈赤的一大笔好处。

        李永芳贪图好处开出边条是财迷心窍,却可以说天地良心,他对洪太主一行的真正目的并不知晓。要知道这个八阿哥竟然胆人潜入两百多里,摸到长胜堡那一带,他是怎么也不敢开出这个边条的。

        如果洪太主一行真有袭扰地方、剌探情报之嫌,顺藤摸瓜追究下来,他李永芳断然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还好,沈阳的李大帅替他做了主,将此事定性为误杀,并为洪太主一行背书,都司府的公文明白无误的说清洪太主一行乃是入边互市贸易的。有这个公文背书,李永芳自是不担心会追究到自己头上。

        当然,这些话李永贞和那教谕肯定是不好和魏良臣说的,再怎么着,这小子都顶着个钦差副使的衔头,有些话还真不方便说。

        对建州的危害,在场众人自是没有人能有良臣这般知晓,故而熊明遇不高兴归不高兴,此事的危害性他还是要一针见血指出来的。

        “建州恭顺,我大明自是要尊重其习俗。”说到这,良臣话锋一转,“然熊大人饱读经书,当知书同文、车同轨乃大一统之基。今建州为我大明管辖,焉能另造文字?同为一国,岂有两种文字的道理?若建州习建州文,试问大人,这建州还是我大明的建州么?”

        辽东共有二十五卫,二十三卫为汉人卫所,只建州左右卫为女真卫所。但不管是建州卫的由来还是朝廷对建州的管辖册封,无一不表明建州左右卫就是明朝领土。既然如此,魏良臣这问题就问得着了。既属大明,为何却要自造文字?自古以来,私造文字这种行为哪一件不是和离心离德、蓄意谋反挂钩的。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61654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