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大明必须给我交待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大明必须给我交待

        户前沟河畔,汗王奴尔哈赤已是整整坐了半天。

        远处的山顶夕阳已经落下,河上吹起的冷风隐隐听着已带有呼啸之声。

        没有人敢上前打扰奴尔哈赤,何和理和巴都礼等人就在不远处哀声叹气,黄旗的佐领安桂不时跺脚发狠,可又有什么用。没有汗王发话,他们谁敢轻举妄动。

        “大人,你还是去劝劝汗王吧,这天这么冷,汗王在这么坐下去,可是要染风寒的。”巴都礼自己不敢去劝,可汗王这个样子又不成,只好请何和理过去。

        “好吧,我去劝劝,你们在这里约束人马,暂时不要把消息传回黑图阿拉。”何和理考虑到刚被汗王立为太子的广略贝勒禇英性子急,万一知道八阿哥叫明军杀害,可能会起性子率兵过来。到时,只怕伤心的汗王会因此真的和明朝开战。

        建州眼下还没有和明朝开战的实力,何和理不但是五大臣,更是奴尔哈赤的女婿,他知道奴尔哈赤对明朝一直耿耿于怀,故而骨子里不愿亲近明朝,从而和主张与明亲近的三贝勒舒尔哈齐发生矛盾,最终导致舒尔哈齐脱离建州自立。

        但即便汗王心里一直想和明朝决裂,这些年也不得不隐忍,原因便是建州眼下尚未统一女真,虽有精兵四万,但仍不足以和明朝抗衡。须知,仅在辽东,明军就有八万余人。若真开战,建州胜算很小,且到时候不但要面临明朝的军事压力,还得面临乌拉、叶赫、科尔沁等部的袭拢,一个不慎,汗王好不容易开创的基业就会葬送。

        想要和明朝决裂,就得统一女真,这是何和理、费扬古、额亦都等人早就讨论过的一个先提条件。用汉人的话说,就是攘外必先安内。因而,何和理不能让性子暴躁的禇英火上加油。

        黄旗兵之前一直是五贝勒莽古尔泰执掌的,所以安桂和另外两个佐领是不可能越过他们的旗主直接跟禇英联络的。巴都礼倒是白旗的人,但也知道轻重,故而不敢私传消息回去。

        何和理心情沉重的走到河畔,视线里,汗王好像又变得老了,就那么坐在地上直直的看着河水。

        快要十月了,虽然大雪还没有落下,可气温已经很冷。河水中央没有结冰,但两侧已然有了薄冰。在河边,张嘴就能哈出白气。

        汗王毕竟是五十岁的人了,何和理虽然只比汗王小五岁,但却是他的女婿,因而真是不忍汗王在这挨冻。想到八阿哥洪太主和老伙计费扬古,他的心也难过的厉害。暗叹一声,他走到汗王边上,弯下了身子,轻轻叫了一声:“汗王!”

        “我不是叫你们不要过来的么。”奴尔哈赤身子动了动,有些不快的看着何和理。

        “奴才们不放心。”何和理欲言又止。

        “有什么不放心的,难道本汗还能跳河不成?”奴尔哈赤闷声说道,右手边的泥土竟是叫他砸陷进去很深。

        何和理不敢说话,站在那里。奴尔哈赤没有理他,仍就是默默的看着河中央。既是翁婿、又是主奴的二人就这么静悄悄的呆在那里,直到何和理的两耳冻得僵硬时,耳畔才传来奴尔哈赤的吩咐:“去叫巴都礼过来。”

        何和理忙说好,回头向正看着这边的巴都礼挥了挥手。巴都礼见状,忙一路小跑奔了过来。

        “奴才给汗王磕头!”巴都礼“扑通”一声跪在了奴尔哈赤身边。

        “起来吧。”

        奴尔哈赤缓缓从地上站起,轻轻的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然后冷冷问巴都礼:“八阿哥和费扬古是怎么被明军杀害的,你仔细说给我听。”

        “是,汗王!”巴都礼赶紧起身,将事情说了出来。

        “奴才是昨儿得的抚顺将军李永芳递的消息,他们那边说八阿哥和费扬古在一个叫长胜堡的地方被明军伏击,自八阿哥以下一个都没逃出来。李永芳还说,”巴都礼突然停下来,显是不知道后面的话应该不应该说给汗王听。

        “还说什么!”奴尔哈赤的神情很是难看。

        “李永芳还说八阿哥和费扬古将军的首级现在沈阳。”巴都礼不敢不报,说完脑袋已经深深的垂了下去。

        何和理也是面色大变,不敢看自己的丈人,心里对明朝也是恨透,杀人不说,还将首级割下,这是欺人太甚!

        二人都以为汗王定会暴跳如雷,破口大骂,不想汗王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何和理和巴都礼心中惶恐,大着胆子抬起头来,发现汗王虽然脸色铁青,但却像是在考虑什么。片刻之后,奴尔哈赤沉声问巴都礼:“明军为何要伏击八阿哥他们?”

        “奴才不知道。”巴都礼摇了摇头,“奴才得到信后便立即赶来向汗王报讯了。”

        奴尔哈赤目光闪动:“明军是谁领的人马?”

        巴都礼忙道:“李永芳说,杀害八阿哥和费扬古的是一个叫魏良臣的副使。”

        “魏良臣?”奴尔哈赤对个名字似有熟悉,旋即精目一睁:“就是那个皇帝派来要还我钱的小子?”

        “是他!”

        何和理也记起来了,月前沈阳都司曾给建州发过一份公文,上面说朝廷派了一个钦差副使要来抚顺关调查高淮欠款的事。那个副使就是魏良臣。

        奴尔哈赤面无表情,缓缓向前踱出几步,忽的发作起来,痛骂道:“明朝小使魏良臣杀我爱子,斩我大将,此我生平大恨,我与他誓不两立!”

        何和理和巴都礼闻言吓的都是跪了下去。何和理感到不妙,汗王莫不会因此事而向明朝开战?

        正想寻机劝说,此事从长计议,却又见汗王指着巴都礼,吩咐他道:“你去抚顺,对李永芳说,我奴尔哈赤三十年来忠心大明,自受封建州都督、龙虎将军以来对大明视若君父,从无任何地方怠慢大明,此心苍天可鉴!…然今日,我爱子大将却被小使所杀,大明若不给我一个交待,我奴尔哈赤便亲自领兵请朝廷还我一个公道!”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61654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