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夺人妻,杀人儿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夺人妻,杀人儿

        叶赫部毕竟是曾经的海西四部之首,如今虽然衰落,但是底蕴犹在,这一点从叶赫东哥能不断从建州搞到情报就能看出。

        不过,此事也侧面说明建州如今真是朝气蓬勃之时,对愿意归附的女真各族都持包容状态。而历史上的奴尔哈赤,也的确做到了海纳诸部,最终统一女真,建国称帝。

        固然限于民族情感,对建州无半分好感,但奴尔哈赤在统一女真过程中的表现,良臣是佩服的。换位思考,倘若他是奴尔哈赤,能做到的恐怕也就如此了。

        只是,叶赫的情报做的再好,终归受限于自身实力。所谓一力降十会,在绝对力量面前,情报及任何阴谋诡计只不过是个笑话而矣。

        东哥终其一生,用自己的美色长袖扇舞,组织了一次又一次针对奴尔哈赤的攻势。到头来,还是在明朝的介入下,才能远嫁蒙古,不致成为杀父仇人的妻子。

        力量,只有绝对的力量才能予以抗衡,其它都是白搭。

        东哥送来的情报说奴尔哈赤派其子洪太主联同大将费扬古,带了两百多旗兵经抚顺入边,此行目的就是截杀欲进关告状的札萨克图。

        与此同时,奴尔哈赤亲自带兵由抚顺关前往黑扯木,据叶赫在建州的眼线说,奴尔哈赤这一回是要将黑扯木连根拔掉的。

        毕竟,舒尔哈齐这一次把路走绝了,一旦他得逞,整个建州就要面临明朝的怒火。

        至于沈阳李成梁有什么动作,东哥没这个本事能在沈阳的伯府安插人手。若东哥连李成梁的情报都能搞来,魏良臣都得掂量下和她的友情炮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良臣可以肯定,奴尔哈赤一帮儿子中能和“洪太主”联系在一起的,除了皇太极不会是其他人。

        两者发音实在是相近,并且皇太极这个名字本就是伪清给祖上贴的金,在明朝这边的史料文典上,洪太主恐怕才是对方的真实名字。

        眼下的奴尔哈赤还不是天命汗,洪太主自然也不会是“大清”皇帝。良臣弄不死奴尔哈赤,却很乐意将洪太主掐死在成为“皇太极”的路上。

        不过,这种事情不能声张,因为弄得不好就是激起边衅的罪名,高淮的前车之鉴可不远。

        要是奴尔哈赤再冲冠一怒为儿报仇,良臣就得跟高淮一样成为倒霉鬼了。在求稳的朝廷眼里,主动跳起边衅那是给朝堂诸公添麻烦,是自寻死路。哪怕有皇帝罩着都不行,况皇帝都不知这事。

        魏良臣没跟任何人声张,那个叶赫部落的送信人在将信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到良臣手里后,便消失了。

        弄死洪太主的心情也越发迫切,甚至还有些剌激。毕竟,这位洪太主可是带领满州真正走向帝国辉煌的主。如果说奴尔哈赤为满州打了桩,那真正的奠基人就是洪太主。

        没有洪太主一改奴尔哈赤针对汉人的大屠杀政策,改变满州的极度仇汉心理,破天荒的在满八旗外又立汉八旗,从而使得大量明朝降官降兵为满州效力,就不会有什么紫气东来。

        满州,撑破天,依旧是明朝的边患而矣。一旦明朝内部稳定,换来一个强有力的边事主导者,等待满州的下场只会是灭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再者,夺人妻子,杀人儿子,不是大丈夫最快意事么。

        干掉洪太主的意义,对于良臣很重大。

        他现在什么也不想了,满脑门子就是在转,怎么干掉洪太主。

        这事情可不容易操作,一来洪太主他们入边用的是商队贸易的名义,有边墙明军开出的正规边条。二来,洪太主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两百多旗兵。

        前者,让魏良臣不可能在官方名义上对洪太主一行做出任何不利举动。后者,则是力量的对比了。

        良臣现在弄用的人手除了郑铎手下这五十个飞虎税兵,就是那两百五十个降倭。

        人数上,两方相近,但战斗力,良臣不敢高估己方,反而认为洪太主那边更强些。

        毕竟,一边是以打家动舍的马匪和税兵,以及十年没有拿过刀砍人的降倭组成。另一边,则是清一色的沙场精锐。

        单是抢人,良臣不怕,因为对方也得顾虑明朝插手。

        但现在已不仅仅是抢人的问题,而是要宰人。

        不能声张的前提就得是没有活口,全灭。

        死人才不会透露消息。

        全歼一支力量不比自己弱的人马,并且还可能有第三方人马插手,困难指数,五颗星。

        这不是小打小闹,也不是仗着皇帝的势装腔作势,更不是知道历史在那装逼,而是实打实的要砍人。

        装逼,良臣行。

        砍人,他不行。

        良臣的眉头深皱着,在马上一路都没什么精神的样子,让李永贞他们看着,都莫名有些忐忑起来。

        这支队伍一路过来,给沿途百姓的观感也是十分的“震骇”,尤其是那些把刀剑扛在肩榜上的降倭,造型十分诡异,令得不少百姓惊恐。要不是前面的是大明朝的官兵,百姓们恐怕都要举家逃难去了。

        山本不知从哪搞来一把扇子,很是郑重的交到魏良臣手里。良臣纳闷,大冬天的你给我把扇子做什么。

        山本解释,这不是扇子,而是军配,魏良臣需要他们效死时,只需挥扇,他们便奉令冲杀,绝不后退。

        如此解释,让良臣不由撇了撇嘴,脑海中浮现一出画面——他躲在一块大石头下面,拉风的将扇子打开,向前一指,大吼一声:“啊西巴!…杀鸡给给!”

        这真是,不是一般人,不走寻常道啊。

        画面有点不和谐,但良臣对于众降倭还是很信任的。

        郑铎给出的建议是在长胜堡“守株待兔”,因为札萨克图不走沈阳那条路,只能从这里过。

        田刚私下问过沈炼,后者也说长胜堡是铁岭那边入关的一条必经之道。从时间上算,札萨克图应该正在赶往长胜堡。那么,在长胜堡守人,应该是错不了的。

        良臣准备到长胜堡后再做进一步打算,但是当他率众赶到后,却发现长胜堡的驻军正在紧急集合。

        卡文,想砸键盘,不想码字,感觉很痛苦。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61653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