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舍人的白牌再用用

第二百二十六章 舍人的白牌再用用

        辽东明军,每卫即有一铁场,铁场大多位于邻近铁矿山。

        不过因为并不是每个地方都有铁矿,或者说有,暂时没能发现。所以有的卫不得不采取“飞地”形式,在其它卫所内设立自己的铁场。

        长宁堡铁场便是海州卫的“飞地”,其归定辽左卫管。

        每处铁场,都常年驻有炒铁军士,大致每场有六十人。这六十名军士主要就是负责铁场的安全,以及生产出的铁矿和兵器保管。因此,这些炒铁军士大多是各卫的老弱病残。

        一般,一处铁场规模稍大些的,都会雇佣矿工数百人,而较小的铁场,矿工一般不会超过百人。长宁堡这处铁场是嘉靖年间设立的,铁矿资源很丰富。万历二十九年的时候,辽东矿监高淮想将此处铁场吞下,结果没能如愿,为此和李成梁曾大吵过一次。

        只是,和其它地方铁场雇佣的矿工都是汉人不同,长宁堡铁场的矿工是倭人。这些倭人都是十多年前明军得胜班师时,从朝鲜带回的,大约有七百多人。十多年下来,如今只剩不到四百人。

        刚开始时,这些倭人连汉话都不会说,什么都要靠汉人通事,现在,这些倭人却是大多数都能会说些汉话了。

        当年,明军从朝鲜带回很多倭兵俘虏,前后两次出征带回的降倭人数恐怕近万。因此,为了防止这些降倭在明朝境内居心叵测,为害一方,万历皇帝特意下旨命令整编。整编的结果就是至少一半降倭被安置在九边重地,抵御北虏。余下这一半,运气好的被刘綎带到西南,余下的尽数在辽东。

        在辽东的降倭总人数究竟有多少,恐怕现在谁也说不清。这些降倭有被安置在军中的,也有在矿中被当成苦力,有的则被将领当作家丁使用。

        不是每个明军将领都如刘綎一般,对部下一视同仁。所以,这些年,辽东降倭逃亡之风很盛。而逃亡的倭人又以矿场苦力为主,郑铎手下那个叫大岛由加利的就是长宁堡铁场的逃倭。

        大岛从长宁堡铁场逃出来后当了马匪,有的降倭则是逃到海边想找船回日本,结果被当地渔民发现捆绑送官,下场自然苦不堪言。也有一些则是跑到了女真人那里,被女真人收留下来。

        眼下,建州就有百多名逃亡降倭,其它各部也或多或少存在一些。蒙古人那边说不定也有。究竟怎么个情况,也没有人知晓。毕竟,明朝是不可能为这些降倭的生存境况做个统计调查,然后发给日本的。

        日本方面,其实早就将这些降倭视为死人了。不管是被明军俘虏也好,还是主动投降逃亡过去,这些降倭都丢尽了日本国的脸面。虽然国内这些年也有过呼声,想从明朝和朝鲜那里赎回一些降倭,但因为现在日本国内德川家康正在和丰臣家内战,这一呼声并没有得到什么回应。

        郑铎之所以提出降倭可用,原因便是长宁堡就在二十多里外,若是现在赶去,完全可以将人弄来,然后稍加武装,便能成为一支不弱的劲旅。

        只要李成梁或者奴尔哈赤不是派出大军追杀札萨克图,那么凭借郑铎手下这些飞虎军及降倭,魏良臣有很大的机率将札萨克图弄到手。

        至于怎么弄人,就不是郑铎关心的事了。他已经告诉魏良臣哪里有人手可用,他魏良臣若是弄不出人来,就是自己没本事了。

        良臣承认,郑铎的提议很好,因为那些矿场的降倭从前都是日本军队的精兵,在国内打过仗,在朝鲜也打过仗,比起没有上过战场杀人过的普通矿工要强的多。

        天时地利人和,天时,良臣知道历史走向;地利,他卡在了札萨克图入关的必经之路;人和,就是李成梁和奴尔哈赤都不知道有他这么一股第三方力量存在。

        只要给这些降倭武器,他们立即就能投入战场使用。良臣很心动,但是,这些降倭属辽东都司的铁场,他魏良臣不过一个两殿舍人,凭什么把人弄出来。

        “事有轻急缓重,舍人白牌可斩城隍,自也可谕令铁场方面。”李永贞看了眼不远处的沈炼等人,低声道:“李家的威风,舍人用用也无妨。”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魏良臣轻笑一声,要田刚过去叫沈炼他们出发。

        “去长宁铁场?”

        沈炼愣在那里,不是说好去沈阳的么,怎么又变了主意去长宁铁场了。

        李永贞道:“魏舍人去那有事要办,沈小旗跟着就是了。”

        “这…好吧。”

        沈炼无奈,这魏舍人如今名头可响亮的很,自打白牌斩城隍逼得城隍不得不下雨后,魏良臣三字就如刮风般传遍了辽东大地。所过之处,百姓均视他为神明,甚至有愚昧之人,都为魏良臣修起生祠来了。

        好在,那生祠不过修了几处,看着跟土地庙一样,否则,真修成跟城隍庙那般,这魏舍人恐怕也无福消受。

        原先,沈炼或多或少对魏良臣这个小舍人很看不上,一路护送听命只是碍于李如梅将令。现在,对这个能斩神的小舍人,沈炼心里多少也是有点畏惧的。

        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郑铎唤来大岛,叫他带两人先行赶到铁场,和里面的降倭联系上。田刚也和他们一起去,却是去跟铁场的官员提前打个招呼,告诉他们中书舍人魏良臣大人即将过来巡视。并且,随行的还有内廷李公公。

        这一招是李维想出来的,既然要借势,就多借一点。锦衣卫的够不够,不够不要紧,还有内廷的公公呢。

        这些都不够,李家人的面子给不给?还不够,那只好请魏舍人如斩城隍般再斩你这小小铁场官了。

        铁场,也是有钱粮开支的。

        魏舍人代天子出关,身为协办钱粮欠款副使来你铁场公干,就看你这铁场官长不长眼了。

        动身时,良臣觉得自己现在越来越别扭了。官,做的是杂流,用的人,也他娘的都是杂流。

        但愿,那些降倭能为己所用吧。

        ………

        二十多外的长宁堡铁场,刚刚过午饭的点。一众降倭矿工领了馒头,就着咸菜汤在那咕嘟咕嘟的喝。

        这些食物,可比不上家乡的生鱼片和米团啊。

        但是,累了半天的降倭们却是吃的很香,一口一口咽着,恨不得再能吃上几个才好。

        铁场还算有人性,吃完饭后给倭工们小半个时辰休息时间,一是让他们方便一下,二是则是消下食。不然急赶着进矿干活,难免要伤身。

        这倭工可是好力气,干活实在,工钱也少,可不能平白损失了。

        有一个九州岛的降倭每天这个点都会唱一首家乡的曲子,但今天他却没有唱,而是很惆怅的看着海的方向。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61653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