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人生就像一场戏

第一百四十九章 人生就像一场戏

        诗毕,良臣油然自豪。

        考不上秀才而矣,多大的事,就算考个状元又如何,还能有我二叔是九千岁来的重要?

        考不上就考不上嘛,难道只上过九年业务教育的就不是中国好公民了?

        不学ABC,照当接班人。

        将来,我是要接收故宫那个门的,考秀才,大材小用了。

        良臣自我感觉良好,一点羞耻也没有。

        这幅嘴脸,跟未考之前截然不同。

        心态也是变了。

        他是想不起在村里是如何跟人家秀芝姑娘说的了。

        说的出,做不到,想想都丢人。

        可,他魏良臣连想都不想。

        这种心态,说起来倒也是好的,福人嘛。

        要想做福人,就得什么不想,一切,顺应天意。

        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鸟才相聚嘛。

        交卷时间一到,良臣就迫不及待的将卷子合起,准备交卷。

        这破考场,他是一刻也不愿意多呆。

        条件简陋还罢了,坏在通风不好,良臣的座位离茅厕不远,那股酸爽的味道可是伴随了他一天。

        卷子,可以说是一张白卷,不过良臣还是象模象样的将卷子卷好,和其他考生一样,用细绳扎起,小心翼翼拿在手上。

        之所以如此,却是害怕叫人发现他在卷子上乱写。

        他是打定主意出了考场就回家,到时候就算府尊大人对他魏良臣有一万句MMP要讲,也找不着他人了。

        卷子上其实是没有名字的,只有一个编号。

        但现在,不管谁看了这卷子,都知道这卷子是他魏良臣的了。因为那首打油首的头一句就是“我叫魏良臣”。此地无银三百两都比这句“我叫魏良臣”来的真实些。

        府尊大人看了这张卷子,会不会食言,气得大骂他个娘希匹、大牙痴什么的,良臣已是浑然不管了。

        起身,却发现,交卷还得排队。

        良臣甚为不满,仗着个高身大,将前面的考生全拨拉到一边,大喇喇的将卷子递到一个监考官手里。

        对于他的“横行霸道”,年幼的学童们敢怒不敢言。

        这个监考官年纪不大,看着不到三十,从官服上判断,当是个八九品的小吏。估摸多半是府学的什么人。

        卷子被考官拿去后,良臣正要走,那考官却突然叫住他,面带微笑道:“你是肃宁魏良臣?”

        “正是学生。”良臣看这考官也不觉眼熟,不知对方何以知道他。

        他不识得这考官,这考官却是识得他,因为这考官是知府大人的亲信,那日也曾陪知府大人去过肃宁,见过当时被枷在县衙外的魏良臣。

        身为亲信,考官自是知道魏良臣很得府尊看重,且还被省里的提督学政誉为神童。开考前,他便得了府尊吩咐,魏良臣一旦交卷,便立即将卷子呈进去。

        不谈别的,仅这一点,河间今年上千考生,哪一个能有此殊荣的?

        “你很好,不过不能骄傲,院试时还得努力方行。”

        这考官是坐考官,不是巡考官,故而不知道魏良臣打考试开始就一直睡到了考试结束。他从不以为提督学政和府尊大人会看走眼,因此认定本科甲等第一肯定是这魏良臣。笑着朝良臣点了点头,尔后跟身边的同僚低语一句,便拿着良臣的卷子走了。

        这种做法,是不合规矩的。但是,规矩是人定的。府尊大人要亲阅考生试卷,提前不提前的,有什么打紧?

        良臣见那考官兴冲冲的拿着自己卷子往不远处的公房走,心中一凛,知道不妙,赶紧混在人群中开溜。

        出了考场,却发现外面竟然人山人海。

        开考前固然送考的人不少,可却不像现在这般多,想来跟赌钱似的,下注时很是随意,开钟时却个个关心的不得了。

        结果是还没出来,但对于大多数考生而言,结果已经写在了他们的脸上。

        都做出来了,没有错的,肯定是心情轻松,脸上挂着笑容。

        没做出来的,那脸色铁定好不到哪里去。

        亲朋好友根据脸色判断,大致也不会错。这样也好,考的不好的也不用回头过来听发榜了。看人家高兴,自己失意,何必来着呢。

        看热闹的也不少,小贩也将考场外当成了集市,不住吆喝。考生们在里面考了一天,吃的都是干粮,闻到那散在广场上的香味,自是忍不住要去吃两碗。

        考的好,考的不好,都是爹娘的心头肉,不管考的怎样,先吃东西再说。

        良臣也去吃东西,到了一家面摊,要老板来份雪菜肉丝面。

        外面这么多人,就是府尊大人这会气呼呼的派人来抓他,一时半会也休想知道他魏良臣在哪。

        面摊上吃面的考生不少,很多都是一家子占张桌子,结果就一个人在吃。余下的都在问这问那,没一句离的开考的怎样的。

        良臣是一人过来的,自是没人围住他问东问西。

        一碗面,连汤带水下肚后,良臣拍了拍肚皮,社学统一安排的客栈他也不准备去了,免得丢人。

        起身时,因为人太多,无意中倒是撞到一人,良臣忙回头,要是个小家伙,自是不用理会,要是个比他高大的,便说上一句抱歉。

        这算不算欺软怕硬,良臣自己是没有这方面意识的。就算有,也视作理所当然。没有底气,没有资本,怕硬不叫认怂,而叫识时务,叫忍辱负重,叫能屈能伸嘛。

        他又不是有王八之气的主角,没有那么多不合理的底气。

        结果,却是四五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被良臣撞的是一个个子比较矮的少年,那少年见良臣比自己大,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坐了下去。

        嗯,不错,有前途,懂得知难而退。

        良臣赞了一声,就要走人。

        刚到棚子外,却听那几个少年中似乎有人在背着他偷偷讨论他的帅气和优秀。

        “我说,我睡觉碍你们什么事了?”

        良臣十分不满,走到那桌少年边上,他想起来了,其中一个少年正是坐在自己隔壁的考生。也正是这个少年偷笑着将自己在考场睡大觉的事情说给同伴们听。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48537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