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考个秀才行不行?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考个秀才行不行?

        “你傻站着干什么,快上来啊!”吴秀芝见良臣站在那光看她,却不上车,有些着急。

        “你真要搭我?”良臣还是问清楚的好,上次他可是受过一次伤。

        “哪这么多话,叫你上来就上来呗!”吴秀芝有点不耐烦了。

        “你到底上不上?”车夫也问良臣到底上不上来。

        “上,我上!”

        良臣觉得不像假的,便不再犹豫,管这小娘皮安的什么好心,先上车再说。

        有车不上,那是傻子。

        上车之后,果然只吴秀芝一个。良臣冲她笑笑,大包小包往边上一摆,然后坐在了对面。

        车夫在外面喊了声要他们坐好,鞭子一甩,马车便跑了起来。

        见良臣坐的有些近,吴秀芝没好气的往边上挪了挪,然后问他:“这些天你哪去了,怎么老不见你?”

        “我爹让我走趟亲戚,今天刚回来。”良臣含糊过去,有些奇怪的问吴秀芝道:“这么晚了,你还要回去的?”

        “村里来人捎信说我爹病了,我得赶紧把这些药送回去。”想到爹的病,吴秀芝顿时担心起来。

        良臣“噢”了一声,道:“你一个姑娘家的走夜路不怕么,怎的不叫你哥送回去的。”

        “我哥忙呢,哪有空。”吴秀芝说着将帘子放下,马车跑的快,外面灰大。

        闻言,良臣心中一动,很想问问吴德正是不是在忙开矿的事,但不知如何开口,正思索着,吴秀芝却用脚尖轻轻点了他一下,然后低声道:“这车夫我不认识,有点害怕,所以拉上你一起的。”

        “放心,有我在。”良臣一拍胸脯,一脸你尽管放心的样子,心里却在暗骂,我说你这小娘皮这么好心的,原来是拉小爷来做保镖的。

        吴秀芝“嗯”了一声,没再说话。虽然讨厌魏良臣这个无赖子,但怎么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肯定比陌生人值得相信。

        良臣随口问了吴秀芝他老爹和大哥的近况,吴秀芝说她最近一直在县城,也没怎么回家,村里的事不太清楚。

        不过吴秀芝倒是听他大哥说县里已经派人开始征地,这一次河间府总共征四千顷地给福王殿下做庄田,为了防止被征的百姓闹事,府里派了不少人下来。县里这阵也净是忙着征地的事,上到县尊,下到书办差役,个个都是忙的团团转。她大哥也是有几天没回家了。

        良臣听后,暗叹一声,祖田看来肯定是保不住了。他倒不担心老爹和大哥会闹事,因为这俩属于十个巴掌也拍不出一个响屁的厚道人。

        老爹还好,二叔发迹前就死了,大哥一直在乡里务农,结果一朝富贵,还没来得及享受,就被崇祯砍了脑袋,当真是何其冤矣。

        不为别的,就为大哥别死的那么冤,良臣也得打起十八分精神,助推二叔,保住他老魏一家老小的性命。

        吴秀芝只是拉良臣上车做“保镖”,二人也没什么感情,有的只是相互讨厌,这一路上自是没有太多话说。

        梨树村离县城好几十里地,白天步行的话,也得走一天。晚上视线不好,路不好走,马车也快不到哪里去,算算时间,恐怕得子时才能赶到。

        两人没什么话好说,便各自闭目靠在车厢上。随着马车的颠簸,两人渐渐都有了困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正睡得香时,良臣忽的感到自己被什么捅了一下,一惊,睁眼一开,却是吴秀芝拿脚捅了他一下。

        见良臣醒了,吴秀芝忙掀起帘子朝前面的车夫喊道:“车夫,麻烦停一下。”

        “吁!”

        车夫闻言勒马,马车一点点的慢下,直到完全停止。

        “小姐,做什么?”车夫朝后问道。

        “你停一下就是。”吴秀芝说完,放下帘子。

        “你要干嘛?”

        良臣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吴秀芝,这地离梨树村还有三十来里呢,小娘皮让马车停下干什么。

        吴秀芝却不说,只要良臣陪她下去。

        “干嘛?”良臣不想下去。

        “我…”吴秀芝涨红脸,低声道:“我要去解个手。”

        “……”

        良臣想笑,终是忍住,道:“那你自己去就好了,叫我干嘛,我又不尿。”

        “我怕。”吴秀芝又羞又急。

        良臣朝外面看了眼,两边的林子黑漆漆的,看着真是蛮吓人的。

        “好吧。”

        毕竟是个姑娘家,良臣总不能“见死不救”吧,直起身伸了个懒腰,当先跳下马车。

        怕天太黑,吴秀芝不注意从车上摔下,良臣提醒她慢点。并要伸手去扶,可吴秀芝却不领情,挥手示意他别挡着,自己拎着裙子慢慢下了马车。

        前面的车夫知道这两个小客人是要解手,笑了笑,取出旱烟袋点上,在车箱前吞云吐雾起来。

        良臣领着吴秀芝走到离马车几丈远的地方,指了指前面林子,示意吴秀芝过去。

        吴秀芝扭头朝马车那边看了眼,发现车夫没有看这边,松了口气,转头却要良臣到一边去。她胆子小,不敢进林子去,那里草太多,怕有蛇。

        “你放心,黑灯瞎火的,我就是想看,也看不到啊。”良臣嘟囔一句,老实的往远处走去。

        走了没几步,吴秀芝却要叫住他:“就站那里,别走远了,我怕。”

        就在这里?

        良臣估摸着这也三四米地啊,虽然看不到,可能听到啊。

        “就这里?”良臣得确认,免得小娘皮骂他。

        吴秀芝低声“嗯”了一下,然后让良臣背过身去,四下看看,咬牙提起裙子,摸索了一番,蹲了下去。

        女人,真麻烦。

        良臣才懒得回头偷看,不耐烦的站在那。很快,身后就传来了水流的声音。

        终于,吴秀芝方便完,提起裙子走了过来。良臣刚想开口和她说句话,吴秀芝却微哼一声,然后跟受惊的兔子般跑到了马车那里。

        这算什么?我又没偷看你!

        良臣挠挠头,莫名其妙的上了车。

        车箱里,吴秀芝端坐在那,等良臣上车后,便叫车夫继续赶车。

        气氛有些凝重。

        两人困意都没了,良臣不想理会吴秀芝,吴秀芝也不搭理他。

        过了一会,许是两人都觉无聊,又相互看向对方。

        吴秀芝迟疑了一番,打破沉静,问良臣:“你去哪走亲戚了?”

        “京城。”

        “京城?”吴秀芝很是诧异,不知道魏家有什么亲戚在京城。想到自己那未婚夫,不由说道:“我家潘郎也在京城,他是去国子监读书的!”言语很是自豪。

        良臣“噢”了一声,态度很冷淡,一点也没有惊讶和佩服,因为这和他没关系。

        吴秀芝有点恼火,潘郎不但是她的骄傲,更是肃宁的骄傲,魏良臣这不学好的家伙怎么能一点反应也没有呢。

        她气不过,微哼一声:“那你回来打算干什么?种地么?你家的水田不是都没了么?”

        良臣最是讨厌吴秀芝这种看不起他的眼神,回呛她一句:“我不种地,跟你家潘郎一样,也考个秀才行不行?”

        ……

        感谢hexid7890书友百元打赏!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48537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