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六十章 有人要打小爷

第六十章 有人要打小爷

        去北安门的路上,良臣想到一事,觉得不对,那杨涟不过是个才任两年的知县,他凭什么可以出任户科给事中?

        虽然同样都是正七品,但一个是地方官,一个则是京官,前者可以说是百里侯,后者却是小臣之翘楚——给事中官品虽低,权力却大,有封驳之权,皇帝的旨意和内阁的票拟如果没有给事中的签名,那么就不能下发执行。

        可以说,给事中这个职位是极其要害的一个官职,杨涟前年中进士,外放知县,今年便被提进京城,这实在是件不可想象的事。

        满打满算,杨涟在任上做实事的时间也顶多一年。

        就做一年知县,便被举为廉吏第一,上调京城,他杨涟凭什么?

        再者,天下那么多知县,那么多在任上苦熬的官员,难道就没一个比杨涟更适合出任给事中的?

        这事,肯定有猫腻,先前司礼监的人说什么王公公同意了,而杨涟是东林党人,那么这位王公公是谁,良臣多少也能猜得出了。

        不是那个放着本份不做,和东林党勾结在一起,欺负孤儿寡妇的王安又是谁?

        这些个东林党人,成天骂人家结党营私,他们自己干的又是什么事?

        单就杨涟这件事来看,主持此事的东林党大佬们明显就是鲜廉寡耻了。

        良臣冷笑一声,又无奈摇头,二叔还在扫马圈,自己又倒霉的在皇宫中乱转,现在去想东林党的事,有点不切实际了。

        一路有惊无险的摸到北安门那里后,良臣才发现宫门没有开,不由很是焦急,可宫门没开,他就是飞也飞不过去。

        也不知离天亮开宫门还有多长时间,良臣不敢在那里瞎晃悠,便摸到了离宫门不到一里多地的一处建筑中。

        选择在此处藏身的原因是这地方一个人也没有,良臣没蠢到脑子一热,想要潜进宫城一探究竟,那跟找死没有区别。

        宫城位于皇城正中,四面都有护城河,只四座宫门通连内外,乃是皇帝和嫔妃所居之处,便是太子也不能轻易入内,况他魏良臣个冒牌小火者。

        人贵有自知之明,良臣对自己的家底很清楚,除了知道未来历史走向外,他不比这个时代的人多会什么。

        读书,他比不过那帮八股狂人;学武,他连自宫的刘若愚都干不过;做生意,没本钱;抢劫,没那个胆;造反,做梦去了,朗朗乾坤,盛世天下,他想造反?再等二十年差不多!

        赶紧帮二叔升级才是王道。

        在二叔没有成为九千岁前,良臣做梦也没有想过能进皇城,今日纯属冤枉,他真是恨死那刘若愚了,要是他能出去,日后定在二叔面前狠狠告这家伙一状,让他再切自己几刀去。

        这次,良臣不是从大门那过去的,而是从后墙翻进去的,他准备在这里一直藏到天亮。

        不知道怎么回事,良臣觉得自己藏身这地的建筑风格和刚才看到的皇城建筑格格不入,怎么瞅都像是座寺庙。

        皇宫里也有寺庙?

        良臣甚是糊涂,他没听说过。倒是伪清满州鞑子进关之后,在宫里养过一阵喇嘛。

        不管它了,一夜的逃亡加上提心吊胆,使得良臣精神十分的不济,他躲在院中的西南角落里,迷迷糊糊的就想打盹。

        “砰”的一声,脑袋叩在了身前的大缸上。

        揉了揉脑门,良臣想这可不行,不是疼的事,而是他若睡着了,有人过来他都不知道!

        于是,他狠狠掐了掐自己,疼的嘴都歪了,好在没有白疼,瞌睡虫真是不在了。

        又在缸后干坐了片刻后,良臣有点坐不住,他发现东北方向有一根好长的烟囱竖在那,高度大概和三层小楼差不多。

        摸了摸肚子,良臣很自然将烟囱跟厨房联系到了一起。

        难道是尚膳监?

        良臣心中一喜,踌躇片刻,大着胆子往内处走去,想找到厨房弄点吃的。

        途中,他不断的用鼻子去嗅空气,好捕捉食物的香味。

        只是,没有闻到什么肉香味,倒是闻到股淡淡的焦油味。

        这味道,初闻倒不觉什么,可时间久了,让人禁不住有想吐的感觉。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良臣越走越觉不对,别的地方都是挂着灯笼,独这地方是点的蜡烛,并且是沿着一个方向点的,看着甚是诡异。

        不知不觉,良臣已经停在了那里,他不敢再朝深处走,瞬间,他做了个决定,那就是马上回头。

        转身时,却是吸了口气,因为四周灰暗的墙壁满是夹格,而夹格上清一色摆着的都是骨灰坛。坛上都贴有人名。

        真晦气,我怎么躲这地方来了!

        良臣连连后退,如见鬼似的想远离此处,因为这里正是宫中专门焚化无权无势小太监和宫女的净乐堂。

        此堂设掌房官一员,凡宫中小火者有病都送安乐堂处医治,若病好了自是回原处供职,但若不幸病故,那么就由惜薪司给焚化赀、内官监给棺木,抬到这净乐堂来焚化。

        良臣没有看得清,在那三层楼高的烟囱不远处,还有一座塔,塔底下是眢井,里面堆积的都是骨灰,却是死前都没钱给净乐堂买骨灰坛的太监宫女葬身之处。

        这次良臣跑的速度绝对比上半夜从小刀刘刀下逃出的还要快,甚至因为响动太大,还惊动了净乐堂的太监。

        等那太监叫了两个火者过来查看时,良臣早已翻过院墙跑出老远。

        良臣这次是什么地方也不敢去了,找了个树丛钻了进去,老老实实躲到了天亮。

        可是当他来到北安门那时,却傻眼了,因为王曰乾正领着帮锦衣卫在那盘查出宫之人呢。

        良臣不敢将希望寄托在人家眼瞎上,只能掉头从别的宫门出去。

        可皇城这么大,他又没有地图,根本不知从哪还能出去。

        如一只无头苍蝇似的,良臣在皇城中转来转去,原先去过的司礼监那一块他没敢再去,就这么绕来绕去,来到了一座宫门前。

        让人意外的是,这座宫门并没有守卫。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良臣盘算大抵总有九点钟的样子,那王总旗带人在宫门堵他,宫中肯定还有人在搜查。眼下根本不是出宫的好时机,还是先寻个地方躲起来再说吧。

        虽然那宫门没有人守卫,可良臣起初无意进去,他只想找个太监的衙门躲一躲,摸到不远处的内承运库时,却发现承运库的太监都在门外集中,似是在检查什么。

        良臣心中一突,知道不妙,定是刘时敏找了那劳什子陈公公,现在内廷大小衙门都在找他了。无奈,他只能往那没人守卫的宫门躲去,一进去,就见是片广场。

        广场中间一个年老火者正在扫地,看到他后,那老火者愣了下,问道:“你是哪个衙门的,怎么进来的?”

        “我…”

        良臣怔住,不知如何回答,那老火者见状,面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那个…我是…”

        良臣脸上挤出笑容,寻思如何说法时,那老火者却一下叫了起来:“来人啊,有人要打小爷!”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48536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