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四十四章 筑基丹

第四十四章 筑基丹

        凭着记忆摸到了客印月的住处后,院子里没有人,门上着锁。

        天已经黑了下来,巷子里没有人,只巷口挂着一盏灯笼。

        灯笼下是供总甲、更夫休息的更铺,里面配有水桶、藤斗、竹梯、斧等灭火工具。

        视线中,两个更夫坐在门前抽着旱烟。

        良臣站在门口,很是彷徨。

        早上出门的时候,客印月说让侯巴儿今天就走,却不知侯巴儿有没有离京。

        潜意识里,良臣是希望侯巴儿走的。

        将心彼心,亦或换位思考,侯巴儿这个正牌丈夫若是留下来,对良臣是个不小的挑战。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二哥妻,可欺。

        对客印月,良臣有着一种渴望,不是单纯的喜欢上某个人,要和她白头偕老那种感觉,而是这个人,他一定要得到手。若得不到,他会失落,会痛心,会无助。

        这感觉怪怪的,也不知当如何形容。

        良臣只知道这个女人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政治资源,拿下了她,便等于拿下了未来的天启帝朱由校。

        用句不太恰当的比方来说,客印月就是一枚筑基丹。吃了她,良臣就能踏上风云大道。

        二叔,则是金丹了,能否修成元婴,便看良臣有无这造化了。

        没有筑基,便无修成金丹机会。

        良臣昨天夜里就已经拿定主意,一定要拿下客印月,成功筑基。

        这事,他也是纠结了好久才决定的。

        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这侄儿拿下了二叔未来的对食,不是变相送了一顶帽子给二叔?

        身为亲侄,此事未免有些不地道,有违人伦啊。

        转念又一想,现在的二叔和客印月没有任何瓜葛,二人之间的距离用十万八千里形容都不为过。

        这意味着什么?

        无主之物!

        良臣给客奶妈下了如此定语,这四个字刻意忽视了他那位难兄难弟。

        可怜那侯巴儿,热情好客,却不曾想,自己乃是引狼入室。

        不过没有魏良臣这条狼,也会有其它的虎,总之,侯二哥的人生轨迹是不会改变了。

        无主之物,自然谁先下手,谁先得了。

        想通这节,良臣当然对二叔就没什么愧疚之情。

        再说,客印月的对食似乎也不止二叔一个,二叔也是从别人手中抢来的,他这亲侄现在提前下手,当然不必纠结是不是给二叔戴帽子的问题。

        真那样想了,才是杞人忧天,自寻烦恼呢。

        并且,良臣觉得自己这也是在做好人好事,二叔因为搭上了客印月,才开启九千岁的命运之门。自己这侄子搭上客印月,同样也能帮二叔上道,二者之间不存在任何冲突。

        唯一的区别就是客奶妈的床上换了个人而矣。

        不过,良臣敢肯定,自己做的一定会比二叔好,因为他比二叔多样东西。

        这东西,客奶妈应该很喜欢。

        对食那玩意,治标不治本啊。

        我魏良臣,号称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能吸能舔,还会马杀鸡……

        ………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从知道二叔现在不过是个洗马圈的那刻,良臣便开始有意识的考虑一个问题,那便是如何提前让二叔风光起来。

        客印月本身虽然也是个很重要的政治资源,但和二叔一样,她离风光的日子也很远。

        只要朱由校一天没有当上皇帝,客印月这个乳母就一天不可能搅动朝堂风云。

        眼下,良臣面对的处境很直白,就是手握大小王,可就是轮不到他出牌,原因是炸不出去。

        若是炸了,剩在手里的就都是烂牌了。

        怎么把烂牌变成好牌,让自己这个本不属于时代的小人物来搅动这场风云,良臣可谓是费尽心思。

        二叔那边,且走一步看一步,当务之急,是拿下客印月。

        这也算是提前投资。

        要论投资眼光,良臣敢说这世间,还没有超过他的。

        什么叫慧眼识人,这就叫慧眼识人!

        听到客印月的名字那刻起,良臣就自封天使投资人了。

        只是,拿什么投资呢?

        他身无分文,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一样东西了。

        唉!

        良臣坐在门坎上叹了口气,这事明明很是高大上,可怎么就觉得有些丢人呢。

        二叔啊,侄儿这也是为了你啊。

        牺牲小我,成全大家。

        却不知客印月愿不愿意接受我的投资,我又怎么才能将投资送到她身体…噢,不对,送到她手里呢。

        良臣双手搭着下巴,苦苦思索。

        远处,那灯笼一晃一晃的。

        青砖红墙古街,少年人,愁断肠啊。

        ………

        在门坎上坐了很久,客印月都没有回来,巷子里也是静悄悄的,没一个行人路过。

        两个蹲在那抽烟的更夫也不知何时拍拍屁股走了,巷子里,就只良臣孤单落寞的坐在那。

        陪伴他的只有蚊子,防不胜防,拍之不尽,着实要命。

        良臣的心已堕落谷底,因为看这情形,恐怕客印月是不会回来了。

        投资对象不在,他这天使也只能怏怏而回了。

        “叭”的一声,狠狠拍死一只不长眼的蚊子后,良臣烦燥的背起包袱准备离开。

        一个倩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面前。

        “你一直等在这里吗?”

        客印月很是惊讶的看着魏良臣,手上拿着一个食盒,外表看着很是精致。

        “嫂子。”

        方才还畅想了一番未来,人真来了,良臣却好像做错事的孩子般,脸变得通红,不知所措起来。

        因为天色黑,光线不太好,客印月没有注意到良臣的红脸,只是关心的问他:“找到你二叔了么?”

        “找到了。”良臣低头道。

        “没地方住?”客印月大概知道这少年为何出现在她家门外了。

        “嗯。”

        良臣心里跳得厉害,不敢看客印月,暗骂自己真是没用,银样蜡枪头,光会想不会说。

        他很忐忑,担心客印月不让他住在这里。

        好在,客印月点了点头,对他道:“那你今晚就住这里吧,”说完,顿了一顿,“我男人回去了,你还在外间睡吧。”说完,摸出钥匙开锁。

        “噢,多谢嫂嫂收留。”

        良臣心虚,什么也不敢多想,老实的跟在客印月身后进了院子。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48536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