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二十一章 锦衣缇骑

第二十一章 锦衣缇骑

        荒郊野岭,漫天大雨,几个和东厂番子齐名的锦衣卫出现,让庙里众人都是惊呆。

        不少人从地上站起,愕然的看着那几个锦衣卫。

        刚刚摸了一手好牌,正暗自窃喜的胖子一个哆嗦,手中的马吊全掉到了地上。

        “哎,这可不行,牌臭你也不能扔了啊!”

        张差背对着门口,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急着就去帮胖子捡牌。他手中的牌不错,三家要是配合得好,保证打趴胖子这个庄家。

        边上有人忙捅了下张差,示意他别打了。

        张差又输了不少不少钱,正是急着翻本的时候,哪里肯不打,正要嘟囔几句,终是发现了门口的不对。

        “缇骑?”

        张差面色一变,手里的马吊也失手掉到了地上。

        饶是他赌瘾再大,也不敢当着和东厂番子齐名的锦衣卫缇骑面前耍钱。

        墙角边有个半大孩子正啃着香瓜,冷不丁见大人们都不动了,也吓得把瓜一扔,整个脸埋进了大人怀中,嘴角的瓜籽都顾不上擦了。

        带着女儿进京寻夫的陈氏下意识“呀”了一声,然后一把抱紧女儿,提心吊胆的缩在那里。

        一个正抽烟的老头没留神,吸的力大了,结果呛得他一口浓烟,眼泪都给咳出来了。

        咳嗽声后,屋中好像瞬间被冰封一般,空气都不流通了。

        大大小小几十双眼睛,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看着门口的锦衣卫。仿若这些锦衣卫不动的话,他们永远都不会动。

        日后的阉党狠人、当今皇帝的表侄儿许显纯,身子也僵硬的很。

        这一幕让魏良臣暗自心惊,东厂也罢,锦衣卫也罢,似乎怕他们的不应该是平民百姓,而是那些当官的。但为何,这百姓却对厂卫畏之如虎?

        要知道,昨天夜里那些番子给良臣的印象极好,简直就是于民无扰,秋毫无犯。

        若厂卫皆是如此,百姓何必害怕?

        或许,这便是三人成虎的道理吧。

        亦或,舆论如此。

        一众人中,最吃惊的还是张炳,身为宝钞司的监丞,东厂和锦衣卫的人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意味着什么,他是再清楚不过。

        难道临清那边真的出了什么大事?让陈公公和骆指挥使同时上了心?

        张炳心里打鼓,临清税关是天津税使马堂马公公的地盘,没有马公公同意,就算提督东厂的陈矩陈公公,也不能越过他插手。

        换言之,即便是临清的天塌了,要管的也是马公公,轮不着陈公公多一句话,哪怕后者还掌着司礼监大印,都不行!

        这是宫中的规矩,没有明文,但大家伙谁都不能犯的规矩。

        谁要是犯了,那就得罪了内廷所有人,包括派往各地的矿监税使、镇守太监们。

        任你一人再如何得皇爷宠信,再如何权势滔天,所有同僚都反对你,这日子也是长不了的。

        当年的陈洪、冯保不都是这般下场吗?

        况陈公公在宫中的地位,还达不到陈洪、冯保那般。

        至于锦衣卫那边,历任指挥使除了国初的纪纲和世宗年间的陆炳,哪个不是和宫里诸位大裆井水不犯河水,可没瞅见谁敢吃了熊心豹子胆和宫里过不去的。

        宝钞司监丞在宫里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消息也灵通的很。

        张炳知道马堂这十来年没少往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那里派钱,所以没道理骆指挥会插手临清的事,更没道理和东厂一起来趟混水。

        可现在两拨人同时出现,虽然一个是夜里,一个是白天,但说二者之间没有什么关系,张炳是打死也不信的。

        就是不知这件事背后到底牵涉到了几位宫中大裆,又是否牵涉到了自家头上那位。

        菩萨保佑,神仙打架,可别牵累无辜。

        张炳几乎没有多想,就将这几个锦衣卫的出现和昨天夜里那件事联系到了一起,要不然,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身正不怕影子斜,张炳对临清那边的事一无所知,也没有找死的去掺和,所以他不怕锦衣卫的人盘查。就算锦衣卫的人不给他面子,也总得给他头上那位面子。

        身边的少年郎更没有问题,身家清白的肃宁子弟,只消派人去肃宁问问潘家小郎,哪个不翘大拇指,夸上一声。

        那边,张炳正琢磨着是不是将凭贴取出供锦衣卫的人察看,那边,魏良臣也有这念头。他也以为这些锦衣卫是和东厂番子一样,要找临清过来的人。

        但不曾想,这几个锦衣卫进庙之后,只是扫视了眼众人,就站在门边躲雨了。时不时还低声说上几句,压根不理会庙里的人。

        这让庙中众人都是松了口气,张炳也是暗自好笑,自己还真是多心了,指不定这几位就是顺道来避雨的,他却想东想西,想到那些大人物身上去了。

        这几个锦衣卫身上都已湿透,但没人去火堆处烤火,若无其事的一手按着绣着刀和同僚说着话。

        外面,有几匹马,看样子是这几个锦衣卫的座骑。

        马是没办法牵到庙中的,只能在树林下被风雨吹打,时不时能听见一两声马叫。

        没人敢上前去偷听锦衣卫们在说些什么,张炳身边的潘姓少年倒是想听,可张炳都没敢凑上前,他又如何敢乱了分寸。

        这潘姓少年,若是良臣知道他的姓名,只怕要忍不住酸溜溜一阵。

        因为少年正是肃宁县这几十年来,首次被府县皆认为中举有望的天才少年潘学忠。

        他的未婚妻便是让良臣很受伤的吴秀芝。

        潘学忠此次随张炳进京是去国子监读书的,他是肃宁县今年举出的唯一贡生,既可在国子监学习,亦可回乡参加科举。

        贡生不但可以让学子增长见识和学问,广结人脉,还可以多条出仕的道路,是朝廷对优秀学子的一个优待。

        潘学忠能入国子监学习,一是其本身才学过人,二则是其父使了不少力气。

        得知宫中的宝钞司监丞张炳回乡探亲,潘父马上和儿子的未来大舅子吴德正打了招呼,这才使得儿子能和张炳一同进京。

        潘父这个算盘打得很精明,张炳是宫中的监丞,儿子将来若是入了仕途,能有宫中人的照应,那仕途肯定坦荡。便算不为将来着想,眼面前儿子孤身一人在京学习,有宫里的人照应着,也不会吃亏。

        张炳这边收了潘家的好处,又是同乡之人,自也乐意帮衬家乡这位少年天才。

        谢谢斐度、hexid7890两位书友100元打赏。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48536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