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十四章 不就一个丘八么

第十四章 不就一个丘八么

        许显纯?

        魏良臣扭过头,吃惊的望着那青年,不知这人是同名还是就是那位五彪之一的狠人。若是后者,那今天真是运气当头,出门遇贵人了。

        须知许显纯,可是他二叔日后的阉党骨干班底,“五彪”之一,官至锦衣卫都指挥佥事。

        东林党的领袖杨涟、左光斗、周顺昌等人尽皆栽于其手,可以说,许显纯为良臣他二叔扫清东林党势力立下了汗马功劳。

        当然,和良臣二叔一样,许显纯的结局也悲惨。

        仔细一打量,良臣有些不确定,潜意识觉得眼前这位自称许显纯的青年不可能真是那位,因为这青年长得可是十分高大英俊,并且骨子里透着一股儒雅,和史书所记的那位以阴毒狠辣出名的许显纯完全不沾边。

        或许,真是同名罢了。

        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自己这亲侄前脚出门找二叔,后脚就碰见二叔的小弟。

        又不是拍电视剧,良臣腹诽一声。

        都是出门在外,大车上的一众旅客哪里真有怪那青年迟来的意思,况且发车时间也没误。

        大伙都面带微笑的和那青年客套两句,车夫在前面也笑着摆摆手,示意青年坐下。大车马上就要出发了。

        青年点了点头,却没有立即坐下,而是有些为难。

        车上的空间本就不大,又搭乘了12个人,加上大包小包,留给那青年的空间着实有限。并且,青年边上坐着的是个胖子,占的位子颇大,如此一来,留给青年的位置更是有限。

        众人都看出了青年的为难之处,那胖子也有些尴尬,努力往里面挤了挤,可和没动没什么区别。

        “我和你换下吧。”

        这时,良臣起身让那胖子坐他那边,他坐胖子这位置,这样子就勉强能让青年坐下。

        此举倒是能解决问题,不过良臣边上的人却有些不乐意,那胖子若是过来,他们可就要挨挤了。

        但这也是唯一的解决办法,碍于面子,良臣边上那两人都没吭声。胖子也没拒绝,起身和良臣换了。

        “多谢,多谢!”

        青年忙谢过那胖子,又朝良臣笑了笑。二人坐下后,车夫便扬鞭赶车,几辆马车陆续驶出车行。

        这一路,车上的人互相认识着,有两人是去过京城的,其余的都是头一次去,因此对京城很是有些好奇。

        于是,众人就听那两个去过京城的人说些京城的繁华和趣事,又相互说起些各地发生的奇事,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这大车没有车棚,烈日当空,良臣可没精神和大伙聊天,听了一会,就顶了件衣服在头上,靠在车栏上闭目。

        论天下大事,良臣知道的可比他们多。至于这些人口中的奇闻,他更是见的多了。

        要不是没法说,良臣还真想和他们显摆一下,说说皇帝老儿和郑贵妃的八卦。

        车轱辘一颠一颠的,初时叫人十分不适应,时间久了,竟有点催眠的意思,搞得良臣都开始打盹了。

        自称许显纯的青年除了起先和大伙说了几句,后面便没再说话,而是取了一本书在那看。

        马车如此颠簸,真不知他是如何看得下的。

        经过一个凹坑时,马车颠的幅度有些大,一下把良臣惊醒,困意全无。车上的人也都被颠得厉害,不过这样一来,车上又热闹起来。

        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后,良臣这才注意边上的许显纯看的是一本地理书,书名似乎叫什么《地理参赞玄机集》,上面还有不少插图。

        这个发现让良臣很是困惑,因为在他印象中,古代似乎对地理舆图十分重视,朝廷严禁民间私藏,除了官府以外,一般人很难看到地理方面的书籍和图册。

        某种程度上,和地理有关的书籍和地图,对于朝廷的重要性可不下于军国重器。

        历代农民起义之所以大多失败,除了组织力度和装备士气问题,缺少地图,对地理地形无知也是原因之一。

        没有地图,不通地理,便如一瞎子般。

        起事之后不知道占领要隘,军事交通要地,做到进可攻,退可守,反而只知攻打毫无防备的州县,初时成果是大,但最终结果肯定是被知道地理的官军重重围困,届时插翅难飞,自是失败。

        有此念头,良臣自是怀疑,这青年不怕犯禁,难不成是官府中人?

        但又觉不像,若这位许显纯是官府中人,他便没理由坐这车马行的大车进京,直接坐驿站的车不就行了。

        带着一肚子困惑,良臣不由问青年道:“许大哥,这书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噢,这书是我在府里买的。”许显纯也有些看得倦了,主要是马车太颠,他看得有些吃劲。

        “买的?”

        良臣怔了下,这答案出乎他的意料,想不到自己根深蒂固的历史知识竟然都是骗人的。

        见状,许显纯也奇怪了:“怎么,小哥?”

        良臣忙道:“没,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书不错,我也想买一本看看。”

        闻言,许显纯也不由来了兴致,问良臣道:“小哥也想考武举?”

        “武举?”

        良臣又愣了下,买本地理书和考武举有什么关系?

        “小哥若是无意武举,这书买来无益。若非武科要考山川地形,我也懒得看这书。”许显纯摇了摇头,知道眼前这少年并非和他一个志向。

        对面正和边上人说笑的胖子听了许显纯这话,转过身子看了他一眼,猜测道:“莫非许小哥是进京考武进士的?”

        许显纯点了点头:“正是,我这次进京乃是应武进士试的。”

        “噢?那可要恭祝许小哥榜上题名了!”

        胖子是个生意人,连忙热情道,心底却在嘀咕这许小哥一身儒雅,怎的想起去考武进士的。

        车上众人听了这事,不管心里怎么想,这会都纷纷说些好话,许显纯笑着一一应付众人。

        不想,一个杂音却冒了出来:“娘,这武进士和文进士谁高谁低啊?将来谁的官大啊?”

        说话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女童,天真无邪,她真是好奇,却不知这个问题让当事人很是难堪,让车上的大人们也很是尴尬。

        因为,文贵武贱是这年头的“常识”。

        一百个武进士都不及一个文进士!

        什么武进士,不就是一个丘八么!

        那女童的母亲有些不好意思的捏了她女儿一下,对许显纯至以歉意。

        这个举动让许显纯更是不好受,妇人的举动完全没有做作,但越是如此,就越让人难过。

        难道我错了?这武进士真的就粗卑无比么?好男儿就不该为武臣么?

        许显纯有些心酸。

        “都好,都好,文进士也罢,武进士也罢,都是进士,都是官。”

        胖子八面玲珑,连忙打个哈哈圆场。

        另一边,良臣很想说句MMP,没想到,世事竟然真就这么巧,这许显纯真是那位许显纯!

        明天新的一周,请各位老哥助一臂之力!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48536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