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十二章 矿监税使

第十二章 矿监税使

        比起前几天回乡的风光,今儿张家老幺的队伍明显冷清了许多。

        前面开道的还是那几个邻县卫所的兵,那天的帮闲则只剩三个人。

        魏良臣注意到,驶来的马车有两辆,前面那辆不用说肯定是张家老幺的马车,后面那辆却不知道是谁家的。

        良臣估摸着张炳这是探亲结束要回宫了,所以没有多想,他有着现成的金大腿可以抱,没理由去恭维一个宫中的无名小卒,于是转过头来喝茶。

        这茶真是凉的,但泡的不是茶叶,而是当地一种叫金花的草。这种草晒干之后拿来泡茶,和南方有人喜欢拿晒干的荷叶泡茶喝一个道理,都能解暑。

        铺子里其他几个客人也注意到了村道上的动静,他们张望了下就掉过头不理会。

        这些人只是路过此地歇脚的人,并非附近的人,自是不知道张家老幺是什么人物。

        良臣以为张炳会让马车直奔官道去县里,不会停下在这小茶铺歇脚。不想,那张炳竟是个随意的人,且还体贴人,见那几个借来撑门面的卫所兵走的都有些累,于是在车上招呼一声,让大伙到茶铺里喝碗茶再走。

        “谢张公公!”

        带队的卫所兵头目是个小旗,姓郑,很是高兴的接过张炳扔来的一块碎银子,拉着手下几个弟兄大咧咧的进了茶铺。喝茶是用不了一块碎银子的,这多下来的钱自是张公公的赏钱。

        后面那辆马车见前面停了,也跟着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人,这人良臣认得,正是在县里六房当书办的吴德正。

        “张公公,您慢点!”

        吴德正跳下马车时,张炳也正要下车,他连忙跑上前搭了把手。张炳笑了笑,微微点头。

        良臣见了这一幕,不由心中感慨,想这吴德正虽然没有考上秀才,但才学也不低,如今又在县里六房办事,怎么也算是个人物。其父吴夫子更是有名的秀才,按理,吴德正身上怎么也要有点风骨。不想,面对一个在宫中宝钞司做监丞的太监,吴德正就这般低声下气,若是他父亲知道了,却不知作何感想。

        转念一想,张炳在村子里几天,吴德正也在,吴夫子没理由不知道儿子在做什么。这么想着,多半吴夫子那清高模样当不得真。或许私下里,父子二人一个德性也说不定。

        趋炎附势,人之本性。

        良臣觉得自己仿佛比吴家父子高大许多,可很快他就泄了气,也有些好笑,因为他自己不就是这种人么?知道了自家二叔是魏忠贤,就急着去认亲,这和吴德正巴结一个太监有什么区别?

        大哥不说二哥,魏良臣真是没有什么资格嘲笑人家吴德正。

        茶铺的老妇见来了这么多客人,其中还有军爷,不由有些慌张,手忙脚乱的拿出一叠大碗放倒桌上,然后提了茶壶挨个倒水。

        那叠大碗肯定是不太干净的,郑小旗那帮人倒无所谓,吴德正眉头皱了皱,拿了两个碗到茶铺边上用桶里的水洗了,然后亲自替张炳倒茶。

        张炳从袖子中拿了块抹帕,在长凳子上擦了擦。举手投足间,十分的女性化。

        这模样,让良臣十分的倒胃,因为张炳和他二叔一样,是成年之后自阉入宫的,所以身材体形上,张炳可是壮实的很。

        试问,一个如此壮实的男人做出小女人般的举动,正常人见了,能没点反应?

        然而,茶铺里一众人等,却无一人敢在面上流露半点厌恶神情。

        有两个客人见来的有卫所的军爷,还有一个好像宫中老公,本着不惹麻烦的心思,起身出了铺子赶路。茶铺里只有魏良臣还有一个老头坐在那继续喝茶。

        不知是本性不扰民,还是因为有张炳这个公公在场的原因,郑小旗那帮人除了声音大了些,其它倒没什么。浑不像良臣前世电视剧中所表现那般,军爷们往哪一进,立时就有一场戏剧冲突。

        又或如他自己曾写的网络小说那样,没有冲突强行也要冲突,没有困难强行也要制造,反正变着法子让军爷们和主角冲突上。

        一切都很平静,各人喝各人的茶,河水不犯井水,一派祥和。

        吴德正陪着张炳喝茶说话,二人没注意到默默坐在边上的魏良臣。

        半碗茶下肚,肚中一片舒服,良臣急着赶到县里,便准备起身结账,刚要动,无意间却听张炳似乎说了“矿监”二字。

        这两个字让魏良臣心中一动,下意识的继续作出喝茶的样子,两耳却竖得高高,他很想知道张炳在说什么。

        只可惜,虽然张炳和吴德正根本没有在意铺子里的其他人,但二人所说的事却有很大干系,故而声音并不是很大。

        良臣勉强听清几句,大意是吴德正说他发现了个矿,想让张炳报上去请奏开矿,然后他们一起发财。

        万历皇帝开矿监,派税使增内库的事,良臣是知道的,不过具体情况却不清楚,如何个操作法也不太懂。

        他想多听几句,奈何人家说话声音不大,他也没法凑过去。索性,便起身丢下一枚小平钱,背起包袱出了茶铺。

        矿监税使是大事,可却是人家的大事,发的财也是人家的,和他魏良臣有何干系。

        良臣起身时,张炳倒是看了他一眼,不过也仅仅是看了一眼。

        从茶铺出来后,良臣继续往北走。此地离县城还有二十多里路,咬咬牙,走上一个多时辰,肯定能走到。

        官道上的人渐渐开始多了,不时有马车或牛车经过。太阳也是越来越高,晒得人身上发烫。没过多久,良臣就是一身汗水了。

        大概走了两三里路,张炳的马车从后面赶了上来。良臣避到路边的树下,看着那几个卫所兵气喘呼呼的跟着马车朝前。

        “魏良臣?”

        第二辆马车上却突然有人叫了一声。良臣愣了一下,发现叫他的竟然是吴秀芝。

        “这人是谁?瞅着有些眼熟的。”

        车厢里,吴德正叫车夫停下来,探出脑袋,疑惑的看着良臣。

        “大哥,他是爹以前的学生魏良臣。”

        “魏良臣?”

        听妹妹这么一说,吴德正顿时有了点印象,他朝良臣看了眼,微微摇了摇头。

        不用说,吴德正肯定知道魏良臣的过往,也知道他叫太仆寺马厂的人打断腿的事,所以对这老家的少年很是看不上。

        “你去哪?”

        吴秀芝一只手掀着布帘,一只手搭在车窗上。

        “我到县里。”

        人家大哥在这里,良臣可不敢瞎说。

        “噢。”

        吴秀芝点了点头,又朝良臣身上的包袱看了看。

        良臣心中一喜,以为这姑娘会看在同村人的份上请自己坐马车,这样可就省好多体力了,谁知吴秀芝直接把帘子放下了。

        “大哥,我们走吧。”

        车厢里,吴秀芝一点也不愿搭魏良臣一程。吴德正更不想顺捎村子里这个“不良”少年,于是拍了拍车门,示意车夫驾车跟上张公公的马车。

        车夫鞭子一甩,马车顿时向前驶去,留下一脸无奈的魏良臣。

        ………

        骨头没有花钱运营这本书,所以新书的成绩完全靠各位兄弟支持,故而还请大家能够多给点推荐票。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48536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