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七章 咱家宫中也有人

第七章 咱家宫中也有人

        本书首发起点中文网,请求收藏和推荐票支持!

        ………

        张家老幺有个名字叫张炳,不过因为人长得胖,再加上在家时经常偷鸡摸狗,所以十分的被村民瞧不起,被人起了个外号叫“猪头炳”。

        只是,现在可没人再敢呼张家老幺叫“猪头炳”了。就连当年起这外号的那村民,这会也是满脸堆笑的凑在张家人旁,唯恐发迹了的张家老幺会跟他算当年的旧账。那一脸忐忑不安的神情,知道的人见了都是好笑。

        当真是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梨树村的村民都知道张家老幺自阉到京城谋饭吃,然而谁都不曾想过,猪头炳竟然混得如此人模人样,还真在宫里出人头地了!

        不少张家老幺幼时玩伴看着曾经的“猪头炳”被县里的人和里正、乡老那般恭维着,一个个心里当真是不是滋味。

        这滋味之中,更多的是眼红。

        魏良臣足足在那呆了半刻钟,才算接受了眼前他看到的这一幕,并且深深理解村民们包括他大哥良卿为何对张家老幺如此羡慕。

        原因很简单,河间府这地离京师很近,可相较其它地方却很贫穷。为了生活,百姓们便各展神通,所谓活人不能被尿憋死。只要有口饭吃,又没有杀头的危险,大抵不论做什么,百姓们都是极其踊跃的。

        条条大道通温饱、达富贵。

        若干条大道之中,自阉入宫做太监,就是河间府百姓求存之路其中之一。

        自己把自己切了,然后进宫当太监,这是需要很大的狠心和毅力的。

        一般人是下不了这个狠心的,因为这事太不容易,一刀下去,那就是绝了后,上对不起列祖列宗,下则是被人瞧不起。

        不论前世今生,那方面不行的男人,还算是个男人么?在女人面前能摆得起谱?

        任你白日再如何英雄了得,晚上衣服一脱,那都是霜打的茄子——蔫得不行。

        只是,只要能下得了这狠心,真能被选入宫中,那就衣食无忧了。要是祖坟冒烟,在宫里谋了职司,活得可比当官的都快活。

        没见张家老幺在家的时候不过是个偷鸡摸狗辈,可把命根子一切,这才短短七八年光景,就衣锦还乡了嘛!

        没有当年那一刀,猪头炳能这么威风的回来?能叫县里的人和里正他们如此巴结?能使动得了卫所的大兵?能衣锦还乡?!

        不能!

        细细算起来,光是梨树村这二三十年,就前前后后有六七个人自阉去了京师谋生,不过可惜的是,这些人中也就张家老幺算是熬出来了。其他几个,默默无闻的很。

        听里正说,张家老幺现如今在宫里宝钞司做监丞,这可是有品级的职司,据说和县尊一样,都是七品。不过听着品级都一样,可张家老幺是在宫里当差,皇帝身边的人,这性质又不一样了。具体个怎么不一样,就不是只去过县里的里正能说得上来的。

        张家老幺回乡这两天,不但县里陆续有人来拜访,府里也来了人。一时间,小小的梨树村是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当然,张家的热闹和魏家没关系,自打前儿看了热闹后,魏家爷三就再没往张家那边凑过。

        相较人家的好事,自家那两亩八分地才是大事。

        人心就是如此奇怪,明知自家的地已经被朝廷征了,可魏进德就是不死心,还天天往田里跑。里正家也是一天去三趟,就想着福王说不定看不上梨树村的地,回头跟他老子说不要了。这么一来,就皆大欢喜了。

        良卿也存着他爹的心思,陪着往里正家奔了几次,烦得里正见到他爷儿俩就头疼。良臣倒是没去,因为他现在觉悟很高,明白小民不与官斗的道理。

        另一方面,良臣还在头疼科举的事,没心思陪他爹和大哥在外面瞎转悠。

        这天,良臣正躺在床上琢磨府试的事,院子外传来他爹和大哥的脚步声。

        良臣忙上床上坐起,刚迈出屋子,就见他爹和大哥坐在门坎上生闷气。

        “爹,出啥事了?”良臣有些奇怪,好好的生这么大气干什么。

        “刚听人说了,张家的地不用征了。”魏进德没吭声,良卿答的话。

        “张家的地怎么不用征了?不和我家的在一块么?”

        良臣有些糊涂,没明白什么意思,要不是他爹和大哥样子不对,八成还以为朝廷不征地了。

        良卿闷声将事情说了,原来就在先前他爷俩在村子里撞见张家的人到田里干活,于是觉得奇怪,这地都叫朝廷征了,还下地做什么?结果一问方才知道,人张家的地不用征了。

        “凭什么不征他家的?他家要不征,我家也不给征!”

        良臣十分不服气,张家在村东有六亩地,他家若是不征,官府凭什么征自家的地。不惠寡而惠不均。这家不征征那家,算什么?

        “别说浑话了,我家能和张家比么?人张家老幺可是宫里的老公。”良卿气归气,可不浑,跟官府对着干的事,他可不敢。

        一听这话,良臣更是不服气,嘟囔道:“在宫里当老公就能不征了?”

        “傻小子,朝中有人好办事,不知道么?张家老幺现在出息了,县里能不给他面子?”良卿摇摇头。

        良臣撇了撇嘴,没说什么,因为没法说。有明一代,内廷外朝并重,张家老幺真要往肃宁县打个招呼,这地方上怎么也要给个面子。左右不过几亩地的事,福王那边怕是更不会在意这种小事。

        兄弟俩谁都没说话,都觉憋屈的很。这时,他爹魏进德却在那喃喃一句:“其实,咱家也有人在宫中。”

        “啊?爹你说啥?”良卿听了一愣,没反应过来。

        良臣听清楚了,下意识问道:“谁啊?”

        魏进德看了眼两个儿子,慢吞吞的从门坎上站起来,一脸迟疑的模样,显是不想说。

        良卿反应过来了,有些激动道:“爹,你倒是说啊,咱家谁在宫中?”

        良臣也巴巴的看着他爹。

        魏进德显然是不愿意和两个儿子提这件事,可这话是他自个提的,两个儿子又都在看着他,人也都大了,这件事迟早也得告诉他们。

        于是,犹豫片刻后,他终是说道:“是你二叔。其实他没死,如今在宫里当老公,改了名字叫李进忠。”

        “二叔改了名字在宫里当老公?”良卿只觉不可思议,一直以来,他都以为二叔死在外面呢。

        良臣也很惊讶,正准备问个明白,突然“咯噔”一下,旋即就觉心跳得厉害。

        “爹…你说…你是说…咱二叔叫…现在叫李进忠?”

        良臣说这话的时候,牙齿都在发颤,眼珠子更是鼓得老圆。

  https://www.65ws.com/a/82/82304/248536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